拒绝债权人新救助方案 希腊纾困案7月5日公投

Francois Hollande, France's president, left, speaks with Alexis Tsipras, Greece's prime minister, right, as Angela Merkel, Germany's chancellor, center right, sits and listens as Greek debt talks continue during a European leaders summit in Brussels, Belgium, on Friday, June 26, 2015. Merkel and her fellow European Union leaders told their finance ministers to unblock Greece talks once and for all as positions hardened around conditions the country must meet to secure aid. Photographer: Andrea Bonetti/Greek Government via Bloomberg *** Local Caption *** Angela Merkel; Alexis Tsipras; Francois Hollande  EDITOR'S NOTE: EDITORIAL USE ONLY. NO SALES.

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右起)、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奥朗德(左),在布鲁塞尔欧盟领导人峰会上,讨论希腊债务课题,气氛严肃。

(布鲁塞尔、雅典27日讯)希腊昨晚拒绝债权人新提出的救助方案,称金额太少且可能导致经济衰退,总理齐普拉斯宣布,将在下月5日举办公投,由选民决定是否接受希腊政府与债权人就希腊纾困谈判的结果。

这项谈判将在今天稍晚于布鲁塞尔举行。

英国广播公司(BBC)新闻网报导,债权人在希腊同意改革的前提下提出的新方案,今后5个月提供155亿欧元(654.1亿令吉),其中18亿欧元(75.96亿令吉)可立即提供,避免希腊债务违约。

但希腊政府声明表示,不能接受这一方案,因为方案的条件是希腊必须实施将会导致经济严重衰退的改革。

希腊向国际货币基金(IMF)偿还债务的期限将于本月30日到期,恐造成希腊退出欧元。但希腊与债权人之间仍无法达成协议。

“极为慷慨”的提议。

不接受欧盟最后通牒

齐普拉斯随后在雅典的总理官邸内,直接在摄影机机头前发表5分钟的演说,宣布将针对希腊和国际债权人协商的结果举行公投。

他表示,公投的目的是,人民应在不受任何要胁的情况下做出决定。

“过去6个月来,希腊政府领导这项奋战……找出尊重民主制度下的可行协议。我们被要求厉行撙节措施、松绑劳动市场、削减退休金和提高食品增值税(VAT),这些措施意在羞辱全体人民。”

“我们现在面临决定国家未来的历史责任,接下来几天,我们必须做出抉择,而这正是我们未来的世代所倚赖的抉择。”

齐普拉斯宣布公投消息后,希腊财政部长瓦诺法基斯在推特推文表示:“欧元相关事务上,民主应该出一分力。我们只是交出来。让人民作决定。”

德国总理默克尔则表示,她与法国总统奥朗德都敦促希腊接受这“极为慷慨”的提议。

欧盟官员:已做好希腊退欧准备

欧盟委员奥延格(Gunther Oettinger)表示,欧盟做好了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准备,但官员们会在未来几天竭尽全力避免这一幕的出现。

奥延格在接受德国电台的采访时表示,希腊退欧不是最终目的,但如果未来几天找不到解决办法,将无法避免这种局面。

斯洛伐克财政部长卡兹米尔(Peter Kazimir)也表示,这次谈判可能会进行到星期天(28日),也是这个一体的最后一次会谈。

“我们全都受够了。这真的是最后一场会谈,若不能批准协议,就会在没有协议的情况中,讨论希腊破产的技术细节。”

希腊企业:市场恐慌接不到订单

《英国金融》报道,近几个月全球媒体不断报导希腊濒临破产边缘,让希腊企业面临严苛的生存考验。

希腊照明公司Bright Special Lighting老板瓦西利乌(Nikos Vasiliou)表示,海外客户会亲自飞来希腊,亲眼看看他的公司是不是还继续经营。

“这几个月来希腊企业被害惨了,没有人知道希腊未来会怎么样,大家都不敢向希腊公司下订单。”

企业游说团体希腊全国商业联盟主席科奇迪斯(Vassilis Korkidis)表示:“市场弥漫着不安全感,我们失去对彼此的信赖,也不再相信政府。”

希腊75万家企业中,超过90%是中小型企业,大多数的财务实力不足以度过资本管制的冲击,若是希腊退出欧元区恐让企业无法招架。

许多企业做了最坏打算,到其他欧元区国家开设帐户,并尽可能将资本移到国外,但此举让希腊资金枯竭的问题进一步恶化。

IMF:希腊债务目标现无法实现

IMF最新分析报告显示,目前来看,2012年各方达成的希腊债务削减目标,已经无法实现。

当局设定了希腊债务发展路径的3种不同情境:第一种是假设希腊全面执行债权人所要求的政策改革和预算削减措施,第二种是假设希腊部分执行债权人的要求。

最后一种是IMF认为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形,到2022年希腊债务规模将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42.2%,这一比例远高于欧元区财长在2012年11月制定的远低于110%的目标水平。

IMF认为,债务路径恶化的原因在于希腊和债权人之间因迫切需要的救助资金形成的僵局,这一僵局导致市场对增长的预期更为悲观、预算目标降低、私有化的收入降低,甚至有可能需要向希腊银行业注入新的资金。

欧洲银行业:更怕英国退出欧盟

对欧洲银行业而言,英国未来可能退出欧盟,较希腊脱离欧元区更令人忧心。

参加法兰克福欧洲金融业会议的业内人士表示,英国留在欧盟,对於欧洲长期未来的重要程度,更甚於希腊。

DZ银行经济学家贾克(Hans Jaeckel)表示,尽管以机制方面来说,希腊脱欧对欧盟架构的冲击更甚於英国脱离欧盟。

但就精神层面与欧盟未来前景及意义而言,英国退出欧盟所带来的风险,其实更大於希腊脱欧。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