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新旧交织最美~专访史蒂芬平波利Steven Pimbley

150628H01cover

专访史蒂芬平波利Steven Pimbley

20150628ggv73

史蒂芬认为,多元种族和英殖民地的历史成为大马城市建筑设计的特色。

每一座城市都有她的灵魂,其文化与历史随着不同时代的建设,建构了一座城市的面貌。

不过,强调空间运用以及傲视群雄的现代化建筑,逐渐出现在各国城市,当大家纷纷斗“高”之际,却忽略视线水平的建筑美,才是一座城市的精髓。

来自新加坡的思邦(SPARK)董事合伙人史蒂芬平波利(Stephen Pimbley)从城市建筑设计的角度出发,探讨建筑设计如何在突出本身之美的同时,也不抹杀一座城市的独有特色。

拥有超过30年经验的史蒂芬,也是吉隆坡升禧广场(Starhill Gallery)的建筑设计师。

他认为,好的建筑设计师不只能推陈出新,设计出新颖别树一格的建筑,也必须要了解当地的文化与风土民情,才能让自己的建筑,如同画龙点睛,为整座城市添增亮点。

新旧交错和谐美

因工作的关系,设计公司思邦(SPARK)董事合伙人史蒂芬平波利(Stephen Pimbley)时常需要周游列国,谈到自己最喜欢的城市时,他毫不思索的回答:“巴黎”。

“从机场搭乘德士到开会地点,那一路上的风景都很漂亮,城市的建筑与规划,还有转角处的趣味之处,都让人玩味。”

甲槟历史足迹多

来自伦敦的史蒂芬,在亚洲工作已有14年,他这次前来出席大马城市景观展(Cityscape Malaysia2015),特别接受《南洋商报》专访。

询及对大马数个主要城市的看法时,他认为,我国多元种族,加上以前曾为英殖民地,这些历史成为城市建筑设计的特色,特别是马六甲以及槟城,更可以找到这些历史足迹。

常常前来吉隆坡公干的他,会从武吉免登一带步行到章卡武吉免登路(Changkat Bukit Bintang),对他来说,步行是探索城市建筑的最佳方式。

“走在隆市的街道上,会让我想起伦敦,有干净明亮的街道,也有略脏的后巷,新旧高矮建筑参差不齐,但却有一种莫名的和谐感,在街上走着的感觉很舒服,而且也会不时有惊喜。”

烂建筑摧毁城市文化

在社交媒体上,常常会看到一些网友评选出最破坏市容的丑陋建筑,虽然这只是茶余饭后的轻松阅读文章,但这些文章也形塑了人们对于一个城市的印象。

询及建筑会否是城市文化的摧毁者?史蒂芬回答,“很不幸,一些设计不佳的建筑的确破坏了城市的文化。”

他说,许多人常常将建房子(Building)与建筑学(Architecture)混为一谈,但两者之间差别甚巨。

对于城市规划来说是件坏事,如果只是单纯地建造,那么只会不断求高、求大、求新,逐渐地就是去了当地的特色,也无法反映出当地的文化。

他指出,基设发展迅速的新兴国家,有越来越多的高楼建筑崛起,有一些国家为了追求“世界之最”,会将旧城区拆除重新建造新的高楼大厦,以致一些极具文化特色的旧建筑因此消失,但并不是每一个国家都会如此。

“建筑学,是在建造之余,再加上其他的东西,让建筑不只是功能性的存在,而是拥有其他用途或是文化特色,吸引人们的关注。”

拆旧楼盖新房须三思

史蒂芬说,一座城市的美丽之处,不在于有序的“工整”,而是新旧交错之间的美感,因此为了盖新楼,将旧楼拆毁是一件需要三思的事情。

菲律宾的马尼拉也不错,拥有许多老家庭的特色,中世纪的建筑与新建筑的结合,自然让城市凸显出难以取代以及复制的特色。

位于法国巴黎的庞毕度中心,是一座高科技建筑,其设计与当地的传统建筑完全不同,矗立在市中心更是显得突兀,但这样的冲突却形成另一番风景,也是城中的另一焦点。

“从法国的建筑中,也可以看出一个国家的人文特色,越为多元的建筑设计,更显示出一个国家的人们对于不同文化以及建筑设计的包容性。”

甲槟特色古色古香

史蒂芬说,大马一些城市建筑反映出当地的民情文化,这和他长期居住的新加坡很不一样,多元文化也形成大马的建筑特色。

“这点和新加坡有点不一样,新加坡比较像是瑞士,市区规划整齐有序,是个美丽的城市,但却无法让人从市区建筑中看出当地的风土民情。”

他说,大马在这方面比较多元,也可以从不同地区的建筑特色中,大概了解到当地的过去以及未来。

例如马六甲便是个有趣的地方,这里拥有许多文化建筑,以及帝国主义色彩的建筑。

“但这个地区同时也有许多新发展计划,不难看出在新旧之间,这个城市的规划也在挣扎,试图让摩登新建筑与旧建筑融合,并且形塑独特的个性。”

槟城方面,则在新旧融合之间拿捏有道,槟城也获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宣布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城。

他指出,地方政府也邀请外国油画师来作画,以现代的风在古老建筑的墙上,画上人们儿时的回忆,这样的方式除了有趣,也可让当地人回味过去,同时,让外国游客借由非建筑的事物了解这个城市。

商场建地标吸引人潮

升禧购物中心(Starhill Gallery)出自史蒂芬之手,当时杨忠礼机构(YTL,4677,主板建筑股)董事经理丹斯里杨肃斌邀请他,打造一个全新的建筑,一个可以凸显出个性的建筑。

他当时就开始在构思,如何让这个零售商场拥有全新的形象,同时为城市面貌加值。

经过不断地脑力激荡,终于想出以层次的设计,打造出升禧购物中心。

此外,也在广场外面设计另一个风格一样的独栋零售单位,与主楼相互呼应,这个独栋零售单位便是现在Sephora彩妆专卖店。

“逛街除了买东西,更重要的是欣赏街景。”

他说,先创造一个地标性建筑,最后才是希望吸引人潮前来购物,借此带动零售业务销售。

住宅强调 时尚宜居

住宅房产发展商竞争激烈,竞相抢客,因此发展商各出奇招为发展计划增值,以期吸引买家。

史蒂芬表示,为建立优势,他在住宅设计时,除了强调美感之余,也会将生活时尚,以及各类设施纳入设计中。他在满家乐和槟城,各有一项计划,独特设计是最大卖点。

史蒂芬认为,许多房地产发展商想节省成本,因此在设计上采取简化一致的设计,鞋盒型公寓因此大为盛行,但若从建筑学角度看,鞋盒型公寓欠特色,也无法创造更高的附加价值。

除了升禧购物中心以及满家乐Arte Mont Kiara,史蒂芬也在大马参与多项商务与住宅房产计划的建筑设计工作,其中,还包括蕉赖的Ikon Mall,以及槟城的Arte S。

位于槟城武吉甘密的Arte S公寓计划,是由Nusmetro所发展,这项计划预计在2016年底完工,这也将是槟岛上最高的住宅建筑。

Arte S为两栋服务式公寓计划,其中一栋27层高,面对绿林美景。

另一栋49层楼高,面对无敌海景,两栋楼共建401个单位。

在第35层楼的住户休闲区,设有两个蛋形的空间,除了可以让住户举办聚会,也可让住户在此欣赏槟岛美景;至于27层楼的公寓大楼,则会在顶层设置一个空中花园。

建筑规划唯“美”是瞻

作为全球最大经济体的美国,从古至今一直是各个国家跟进学习的对象。史蒂芬认为,美式建筑风格不只影响新兴国家,新加坡、英国以及法国,也可看到美式建筑影子。

在亚洲工作14年的他,也不断的在学习,如何将当地人文特色与建筑融合。

建筑师学的是知识,但很快就会发现,建筑与文化是两回事,后者也是决定一栋建筑素质的关键之一。

“比如在吉隆坡,我不会想要把美国或英国的标志性建筑,放在市区中,那样太不搭了,我想,融合当地的文化,并且结合建筑知识会是较好的选择。”

例如国油双塔楼,虽然是由美国芝加哥建筑师设计,但是却是道道地地的大马建筑,而不是完全西化不属于当地的建筑。

翻新善用 让建筑变有趣

“我们需要新旧建筑在同一个地区,如果所有东西都一样,那就太闷了。”在谈到市区规划时,史蒂芬这么说。

他指出,60及70年代的旧建筑极具特色,很可惜的是,城市化发展为了扩大土地运用,因此,将旧建筑推倒重建,但新的建筑却再也没有旧建筑般那么有特色。

“建筑应该有趣点,建筑群可以有许多更多颜色与设计,在不同中营造和谐感。”

与其淘汰旧建筑,他倒认为,旧建筑业主可翻新现有建筑,或将老建筑改为其他拥有公众用途的据点,如画廊,赋予旧建筑新生命与商机。

他表示,旧建筑改成公共用途据点的计划充满挑战,除了创造全新的身分,旧建筑改造也需面对商业可行性的现实。

国外有不少旧建筑改造成为画廊,但因为当地人鲜少有前往画廊的习惯,因此画廊业务难以经营。

来自英国的史蒂芬,乐见空置已久的巴特西发电厂翻新计划开跑,看好这项计划将成为伦敦的另一亮点,因这项计划为当地注入新活力。

巴特西电站计划(Battersea Power Station)则为实达集团(SPSETIA,8664,主板产业股)、森那美(SIME,4197,主板贸服股)和雇员公积金局(EPF)的心血结晶,也是首项大马公司在伦敦的大型发展计划。

创新灵感无处不在

建筑设计需要许多不断地创新,才会有新惊喜,不至于流于平淡,对于史蒂芬来说,灵感来自何方?

谈到这个课题时,他开玩笑的说:“不睡觉就可以了。”

他指出,灵感无处不在,可以从一幅画或是一项雕塑品,甚至是与人的对话中找到创作灵感。

由KL Metropolis Naza与Nusmetro联营在满家乐打造的Arte Mont Kiara,便是例子之一。

史蒂芬在与这项发展计划的负责人讨论满家乐的发展计划时,突然灵光一闪,想说运用公司掌舵人的指模作为设计主轴,隐喻将掌舵人的DNA以及公司的理念,纳入设计构思中。

他的建议获采纳,因此成了Arte Mont Kiara的设计主轴,从设计图上,可以看到该计划的三栋大楼,外观被弯曲的线条包围,那其实就是指模线条。

该计划将建设3栋共1100间公寓的Arte Mont Kiara计划,预计将在今年第三季动工。

狮城克拉码头 重建典范

新加坡克拉码头是旧区重建的典范,将克拉码头打造成结合文化、艺术以及时尚消费区的概念,不只为这个地区注入新活力也让克拉码头成为新加坡的另一地标。

史蒂芬说,克拉码头拥有许多旧建筑,在兴建新建筑打造新形象的时候,我们希望做到的是,让新建筑与旧建筑融合,保留旧建筑,创造新的身份。

城市建筑需要较长的时间规划,例如英国的卡迪夫湾便是用12年打造,英国的利物浦商区也是另一个例子。他指出,在旧区中,加入新的建筑,有助增加土地价值,例如克拉码头拥有鲜明的形象,极具文化与吸金力,充满商业活力。

“你可以设计一栋完美的建筑,但是若没有办法创造商业活动,一切枉然。”

他说,要了解的是,贪新鲜是人们的常态,就像光顾餐厅一样,人们也喜欢到新的,热闹的地方去尝鲜,在地区或城市规划上,建筑只是一个背景,不时衍生出来的新点子,才是制造新鲜感以及为当地受欢迎程度保温的重要推手。

在这方面,建筑可以与零售业务“联姻”,特色建筑若能将零售因素考量进去,则可为建筑创造更高的价值以及可塑性。

史蒂芬平波利档案
思邦董事合伙人

于1984年毕业于伦敦皇家艺术学院,他同时也是古本江奖学金得主。他在1985年加入伦敦的Richard Rogersand Partners事务所,开启其职业生涯。

在1990年时,他加入Alsop与Lyall事务所,并负责法国马赛的Hotel duDepartement的设计工作,该计划之后更获得设计大奖。他在1994年受委担任公司董事,并在2000年擢升为合伙人。

在2000年时,他领航新加坡克拉码头翻新发展计划,这项计划过后大获好评,也成为他成立思邦事务所的契机。

他所设计的建筑包括中国福州五四北的泰禾广场、北京与宁波的莱佛士城、阿布扎比的Rihan高原、印尼爪哇的Paragon City,以及曼谷的Fai-Fah儿童与青少年学习中心等。

在大马的设计项目则有吉隆坡的YES电讯的Wimax Store、One Mont [email protected] Residence、Arte+Residence,以及Subang Residence。

20150628ggv74

升禧购物中心也是史蒂芬的得意之作。

20150628ggv76

武吉免登区的建筑新旧交错,但却反映出隆市的凌乱美。

20150628ggv75

槟城旧城区墙上的油画,唤起人们的回忆。

20150628ggv77

槟城的Arte S,将会是岛上最高的住宅建筑,未来或可成为当地的地标之一。

150607X08_C1137-0

新加坡克拉码头翻新发展计划,在旧建筑群中加入新建筑,为当地注入新活力。

报道: 陈爱玲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