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开玩笑而已

对许多人来说,六月是一个额外圣洁的月份,特别的日子总会特别多事端,它无法被浑然不觉的溜走掉,否则称不上特别,至于是好的层面比较多还是坏的占比较大块,则看该特别日子的主角是优的还是劣的。

吉打一国小教师在周会上“提醒”非回教徒学生避免于斋戒月的时候在回教徒同学面前喝水,并限定他们只能到厕所喝水,甚至表明“如果在厕所没有水喝,则可以喝自来水或自己的尿”。

有笑点吗?有的话也是该教师的狭隘偏激,以及狂妄愚昧。

针对此事,吉州行政议员达祖乌鲁斯与警方声称,该教师的说法只是开玩笑,而学生误会了该番言论。

慢着,如果学生误会了,那原意是什么?如果原意还是“喝尿论”,则学生并没有误会,否则你就不用以开玩笑来圆场了,这当中很大区别的,老师,行政议员和警方,你们懂不?

聪明人为白痴说好话

然后,负责调查的警方,怎么成为辩方证人了?而行政议员什么的,如果都如此解决问题,那他本身就会是最大的问题。

还记得韩国发生沉船事件,逃离现场的船长很年迈,留下救人的很青春——如果生死无关年少,那愚直聪慧也不分国籍血脉——我坚信,白痴哪里都有,只是会为白痴说好话的聪明人很少,而大马子民有幸见证这罕见的现象,毕竟大前提必须满足一个条件:你必须是这群人的忠实拥趸,而成为拥趸又有一个先天条件:智商不可以太高,偏偏,大马许多子民都符合了,而且符合了整整50几年。

这是无法令人信服的事,就像叫人回唐山的人可以当部长,叫人喝尿的人可以当校师长一样,我宁可相信有人是吃屎长大的也不愿意相信国家允许这类人物存在,当然,这句话是开玩笑的,你别误会我的意思,不要真的跑去吃屎才好。

而当我说我只是开玩笑的时候,别怀疑,我那句“我只是开玩笑的”真的只是开玩笑罢了,你可别误会了。

郑喜文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