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中未见他们捐钱给董总” 邹寿汉揶揄数华团领袖

(加影27日讯)“叶邹派”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揶揄捐款给董总应急的数名华团领袖,指印象中没看到对方捐钱给董总,并指“钱不怕多”欢迎对方捐款。

“董总还有大概两千万的现金,但是钱不怕多。他们向来……我的印象中,也没有看到他们捐钱给董总,这么多年。”

数名华团领袖包括陈凯希与陈友信等人,捐款68万令吉给董总协助董总渡过难关。

邹寿汉今日在记者会上,“赞扬”这数名华团领袖,但也强调对方的捐款不是解救董总的危难,因为户头还有很多的现金。

邹寿汉强调,过去冻结账户,留下了两个职员能够动用的账户没有冻结,所以财务状况是可以操作的。

他说,根据金融条例,除了庭令,即使国行也不能解冻有关的账户,除非冻结的人去解冻。

否认冻结定期存款

询及被冻结的账户是否包括定期存款,邹寿汉否认此事,强调定期存款内有大约2000万令吉,有不同数额存款的存单。

他说,董总在来往户头不会储蓄很多钱,因为来往户头利息不多。

“当来往户头的(金额)到一个程度,又没有什么用途的时候,我们就把这个钱拨去定期存款。”

他说,董总在特定时期会有很多钱入账,如统考、卖课本,而其他时候若出现户头的金额不足,就会从定期内拿出来。

“一会儿没钱 一会儿有钱”
叶新田讥讲骗话露马脚

“叶邹派”董总主席叶新田博士也讽刺有些人讲骗话讲得多就露出了马脚。

“有人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说只剩下两万令吉。现在又说没有问题,对于这些人,我们特别要强调,两个户头没有冻结。

“还有定期存款,也还有很多钱。所以之前那些人在那边哭说,没有粮出、统考没有钱买纸,从这点看,这些人讲骗话讲得多就露出了马脚。”

邹寿汉也说,“就以出粮为例,一般是40万令吉,我不懂为什么他们会说到整百万,一季要两百七十万,我不懂我们董总什么时候加薪加到这么惊人。”

他说,若户头只剩10万,不够支付薪水,可能就找一些适当的定期存款存单,将有关的存款拿出来,放进来往户头操作。

他说,定期存款的签发格式,是和来往户头的格式相同,同样的签名格式。

“董总手上有整百张(存单),全部在他们手上。一张都不在我们手上,所以他们有责任要将这公布出来。”

他说,这是董总资产,过去随时可以查看,但现在查看不了。

他说,目前的情况是,可以将钱存进董总户头,只是被冻结的户头,不能提款。

影响统考发薪言论不负责

邹寿汉也批评改革派和行政部频频提出“冻结账户影响统考、行政部发薪水”言论不负责任。

他说,统考考卷的作答纸是由董总本身印刷,并没有交由外人印刷,只有一张印有董董总笺头的纸张是交由外部做印刷。

他要求对方公布,董总现有的纸张库存还有多少。

“就算不够,我们长期都有供应商,而且长期都是赊账形式。董总从未有拖账,烂账,对方长期都会供应。我不相信会造成影响。”

冻结账户有留“后路”

叶新田指对方阵营想要借此课题来抹黑,因为过去在冻结账户时留有“后路”,但傅振荃等人为了欺骗华社将罪名推到他身上,说是冻结了薪水的发放等。

他说,若对方所谓的被解冻的账户,就是原先没有被冻结的两个账户,那对方根本就是欺骗华社,是要抹黑他。

他说,若对方没能清楚解释有关解冻户头的细节,过去将责任推到叶邹派领导身上的做法很缺德。

“为统考须保佑孔婉莹”

邹寿汉笑称,为了统考顺利举行,华社应该要“保佑孔婉莹平平安安”。

他批评对方阵营从去年开始就不断以统考来绑架和威胁学生、家长、独中、社会人士和不知情的独中人士。

他说,今年4月议决开除孔婉莹董总首席执行长职务时,对方就放消息说统考不能举行。

“就好像是说,首相被开除后,国家就完了。是多么荒谬的事情。”

他开玩笑说,若有关言论逻辑成立,那华社应该要“保佑孔婉莹平平安安”,并直指“他们不能这样来绑架统考。”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