斋戒月的自省

出外用餐,在未到开斋时间,我是否可以不必顾忌在等候开斋时间回教徒的感受就大快朵颐?乘搭公共交通,无论是巴士或轻快铁,是否就应该让位给正在禁食中的回教徒?

出于礼貌和尊敬,我不应该在他们面前吃喝,基于体贴,我应该让位给他们,但绝对不是因为屈服于法律、条规、条文等之下。

双溪大年一间国小副校长,叫非回教徒学生到厕所喝水或喝尿;关丹市议会禁市内媒体场所和按摩店于斋戒月期间于晚上11时30分停止营业(过后因马华关丹市议员反对,市议会收回有关命令),都是最佳的例子。

每年被回教徒视为圣洁的斋戒月分,总有类似事件发生。2013年7月的斋戒月,双溪毛糯一所国小,同样发生非回教徒学生被逼到厕所和浴室用餐,由此可见,双溪大年这所国小的个案,将不会是最后一宗。

宗教歧视或来越严重

究竟学校,或直接一点,以回教徒居多数的国小要给我们国家未来主人翁一种什么样的讯息?教导学生,回教徒斋戒月时就拥有特权?非回教徒吃喝是羞耻的事,必须躲起来吃?还是学校完全就抹煞了回教徒和非回教徒孩子间纯洁体谅友爱,硬要在孩子间制造分化?

近年来,宗教逼害或歧视事件越来越明显,国内气氛也越来越保守,就连体操运动员的运动服都成为课题,谈在宗教逼迫事件,我们不仅要问非回教徒在捍卫自己的权力方面是否做得不够,才会让这别有居心的败类信徒有机可趁?

从“阿拉”字眼、烧教堂、拆除十字架、充公马来文版圣经,充公学生配戴的十字架,种种的种种,都一再挑战着人民的忍耐,然而我们不得不思考,宗教极端的道路是否就是这个国家未来要走的道路吗?

趁着这个斋戒月,回教徒应思考,是因为非回教徒的各种行径影响他们无法达到“圣洁”,以致他们动不动就要干涉非回教徒一切?还是他们必须靠着对自己宗教的信心,坚定胜过所有的引诱试探,力求达到“圣洁”。

非回教徒要思考的是能否有多一点同理心,出自爱心的体贴回教徒的需要,而不是出于自我矮化,更不是出于法律、法规、条文等等的。

乐乐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