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岁月

我生于1987年12月。

1987年发生茅草行动。超过100名政治领袖和社运分子在残酷的内安法下被逮捕和拘留,以避免挑衅引发的种族暴乱。

同年,巫统举行3年一度的党选,主席职位12年来首次被挑战:时任主席马哈迪医生对垒财政东姑拉沙里。

竞选很激烈,东姑拉沙里仅以43票之差败给马哈迪。

马哈迪带头的A队欢庆,把拉沙里(B队)支持者逐出内阁,包括国防部长阿都拉巴达威和福利部长沙里尔沙末。

党选被带上法庭,巫统11名原告辩称至少30个未注册支会派代表投票,足以让党选结果无效。法官哈伦哈欣别无选择,唯有援引《1966年社团法》第41条纹,宣告巫统为非法组织。

请假生产却遭辞退

东姑拉沙里的B队有东姑阿都拉曼支持,尝试注册“马来西亚巫统”让巫统复活。但东姑的“马来西亚巫统”遭社团注册局拒绝,理由是该局当时尚未注销巫统,注册过早提交。

不过,该局一注销巫统后,A队立即申请,直接被批准。马哈迪的巫统就此诞生。

在东姑阿都拉曼建议下,东姑拉沙里成立“四六精神党”,专注在巫统成立之年1946的精神。

我母亲为霹雳州巫统工作。她在那里工作超过10年,受委为首位妇女组秘书,与多名有抱负的巫统领袖如扎希哈米迪、纳兹里阿兹来往。

1987年12月底和次年整个1月,我母亲请产假,生下我。她回去继续工作时,被告知已因她是东姑拉沙里B队支持者而被裁退。她另有2名幼儿,丈夫在外州工作,热爱的工作因不合理的理由遭裁退,所以感到愤怒。我母亲决定跟随东姑拉沙里,成为他最衷心支持者之一。

这是我接触政治世界的开始。当时我1个月大。

差点进入华小就读

我在市郊住宅区附近的国小开始上一年级。学校相当新,开学时我很兴奋。我母亲曾想让哥哥和我读华小,但当然遭我父亲反对。我父亲可能想:华小媒介语是华语,我们学习会有困难。因为双亲不会华语,他们很难帮我们应付华小功课。

我多希望母亲曾想送我们进(国小)华文班。

我记得上课首日的点滴。我的班主任很漂亮,名叫罗丝哈尼达。我坐在窗户旁,记得父亲从外面看我,当我感到闷时,他叫我不要看课室外附近的食堂,要专注于老师。我坐在那,穿白色套装、深蓝色裙子,一只脚放在椅子上。

促成本身坚强个性

我有两个哥哥。表兄弟/堂兄弟和哥哥朋友有时来玩藤球和骑BMX脚车。我哥哥是我的偶像,我很崇拜他们。我听他们听的音乐,穿他们穿的衣服,讨厌女性化事物,因为要在哥哥眼里很“酷”,变成跟他们一样。我想别人把我当成男孩。

大多数时间被男孩围绕,在某种方式促进我发展坚强个性。我学到男孩跌倒或受伤不哭泣,他们一直挑战自己使坏和违反每个规则。那是我从兄长身上看到的,永远是叛逆的。永远要在踢藤球时耍引人注目的花招,让自己受伤,然后再有男子气概地走开。

我崇拜这些,它触动了我。

(详祺译)

黛安娜索菲雅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