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着与公民意识

最近几宗政府部们及医院的“穿着守则”事件,变成了“政治正确”的战场。叫人穿纱笼的人被骂,骂人的振振有词,大多数却是奇奇怪怪的理据;被骂的人变成极端了。后来,那个在陆路交通部要陈女士围上纱笼的保安员塔西达米莎解释,她是尊从上司的指示,给陈女士纱笼。

陈女士如果认为是个“侮辱”,当时为什么要围上纱笼?“士可杀,不可辱”,打道回府换套服装再来,是个选项。

今年年初孩子开始上小学,校方举办了一个讲解会。其中负责保安这一块的副校长提到“穿着守则”。她提醒家长:“如果保安人员因为你们的穿着不符合规矩而拒绝你们进入校园,不要责备他们,来找我,如果保安人员允许你进入校园,我会要求保安公司调走他们。”

她没说给有关家长围纱笼,但是直接是逐客令!毕竟告示牌有图有字,即使不识字,难道看图片有问题?

你可能会说,学校与交通局不能相提并论。我说,绝对有必要相提并论。这反映了我国公民意识的重要指标,还反映了人民对政府行政的认知问题。

相互尊重都做不到

说到公民意识,最让我感到震感的,还是本来最简单的“互相尊重”都做不到的公民,竟然可以获得其他不少公民的声援,俨然成为英雄。那,过去穿着“不达标”的公民,因为守规矩而围上纱笼,不是变成“愚民”,自己“揾笨”了吗?

不良示范竟然有那么多人声援,还那么振振有词。试想想,如果你的孩子看到你不遵守告示牌的穿着守则,会怎么想?你的孩子会去骂保安人员吗?不会。他们比较可能告诉你:妈妈/爸爸,副校长说进学校不可这样穿。看来,很多人接受了大学教育,小学道德教育/公民教育忘得清光了!

另外,这些时常谴责政府部门出现许多不按规矩,上面的命令,下级没有遵从,造成许多不必要的浪费与误解;但现在却对按规矩(更重要的不是离谱到要命的规矩)的保安人员套上各种帽子。这是怎么一回事?

满脑子是种族意识

我所观察到的,倒不是这些人对“穿着自由”或者中庸之道有什么样的癖好,而是因为“纱笼”让一些人自然而然产生“无名火”。潜意识里,我们之间有不少人都有点那个。还记得几年前,某在野政客批评在朝的戴宋谷,大有“卖族”嫌疑;时来运转,轮到他戴宋谷时,他改口说不戴宋谷没官做,不是“卖族”。

一句话,我们脑子都有种族意识,只是程度有别。要是大家自然而然的从公民意识以及政府行政的规矩角度来看,就不会在还没搞清楚真实情况的时候就先下结论。在我看来,不求证的骂得越“正义凛然”,越是证明你的公民意识低落,对政府有效执行的根本决定因素不了解。

也难怪这些人有自知之明认为我国到了2020年成不了先进国。失敬失敬!

章龙炎■大马新闻学院研究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