旮旯时光:春之诞

初春季节,那么快,楼下操场篱笆,已经是一泓花海了。

映山红(杜鹃花)大有一种蔓延开来、无地不长的趋势,实在来得汹涌如潮、声势壮大。球场边的篱笆、屋村的周围花栏、二楼窗外的花槽、路边的花圃……到处可见大红、淡红、杏红、粉红、白色的杜鹃,与三角梅,其它的报春花相映成趣,也令人目不暇给。大自然很神奇,仿佛有魔法一般,或者吹吹一口气,春风拂荡,含苞欲放的花卉,昨夜还是在乍暖还寒的树叶间瑟缩着,一夜间,就开得灿烂热烈了。

大自然界四季的更递轮换,实在太神速。在浑然不觉中,我们在黎明与夕阳之间来回奔波,已经是满头的白雪了。非常喜欢和感激这些每天进入我们视野的映山红,带着喜气,感觉满心的欢悦,又让我们回到少年时代的心境。

忽然想起了那一个深夜里,我随着瑞芬的脚步,悄悄地走进儿子的家,我们看到客厅里一个熟悉的背影,也让我感动了很久很久的一个背影。大自然界开了花,人世间,在这个家庭,还结了果。3月3日,一个叫悦之的女婴诞生了,像是小天使,给儿子的一家以及有关的很多亲友以满心的喜悦,那是不亚于满山遍野带来春天的喜气,得到那么多人的祝福啊。

儿子白天要教书,媳妇夜里要多休息,芬协助他们值值夜班。

要从平凡变成伟大

这时已经是午夜11点半了。我们走进儿子屋子里,就看到一个壮硕高大的背影,坐在沙发上,背部对着门口。小悦之才来到世间十几天,小小的,好像一个可爱好玩的洋娃娃,正在被他一只大手掌托着头部,右手抓着奶瓶喂着她。这个正在给他喂奶的不是儿子又是谁?但见他那抓着奶瓶的右手,其中一个手指轻轻地动动奶瓶底,富有频率的节奏令小婴儿看来很受落,他的小嘴正在起劲地吮吸着奶嘴。瑞芬走过去,在沙发上的另一边坐下望小孙女,而我久久地站着,走到儿子跟前,观察和欣赏他和小悦之这一幅温馨的“父女图”。比我三十几年前做父亲强多了。我看到儿子双眼满含着怜爱。我看到在壮实的儿子手掌上,那小孙女是多么地娇小。我看到了在昨日我们不相信能看到的情景,真的,仿佛还在昨日,那个淘气的小儿子还在涂改作业手册,还在入迷地玩游戏机,还在喝着我为他冲的奶茶,还在昨天我们担心着他长不大,事事要妈妈操劳……今夜,我们从儿子为他小女儿喂奶全神贯注的样子,从他无限爱恋无限欣赏和充满无法替代的爱和亲情的神情,终于看到了一位少年如何担起父亲之责,他也必将在岁月中,从一位平凡的爸爸成长为为一位伟大的父亲。

四季的更递快捷

在每天的黎明和夕阳之间,我们走啊走,浑然不觉已经走到鬓如霜、发似雪的日子;也在浑然不觉里,儿子遗传似的,将自己作为一名好暖男正能量地提供给社会,为家庭服务。当我称赞他做一名人师人父人夫都可以获100分时,他还谦虚地说做人子还不合格呢。

春季里,每天清晨我都要走在屋村一片花海的夹道中,就会更深刻地感觉到四季的更递是那么快捷,人也是,老子老妈变成了爷爷奶奶,儿子媳妇也就变成了爸爸妈妈。

这是春之诞的启示。

东瑞(原名黄东涛,出版社董事总编辑,(香港)华文微型小说学会会长。)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