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观点:中国足以脱离亚洲

1980年代,金融界创造出“日本以外亚洲”的指数类别来因应日本经济在亚洲独大、难以与其他经济体归于同类的情况。

今日的中国也踏上日本后尘,大到无法与邻国等量齐观;然而中国在金融世界这种新地位,却可能带来好坏参半的影响。

中国经济规模和股市市值都已达到日本的近两倍,中国股市本益比更脱逸至全新的轨道,深圳股市的预期本益比高达73倍,相较于首尔和台北股市分别只有17和14倍。上海股市则有94%的股票涨幅超越市场指数。

香港汇丰经济学家范力民说:“中国是房间里的大象,支配日本以外亚洲指数,使其他国家变得几乎无关紧要。”

对中国来说,达到独立资产类别的地位是忧喜参半。喜的是这证实北京亟欲获得的金融影响力;忧的是可能鼓励决策者忽视中国的经济基本面。

当年日本划归独立类别激励日本股市荣景延续,但也让日本当局忽略必要的经济改革。

鼓吹股市纳入指数

即使到今日,日本的企业治理仍落后国际标准。

中国当局正鼓吹让股市纳入全球指数,以为人民币跻身国际货币铺路;然而中国若想跃上国际金融市场,吸引全球基金经理人投资,应借由坚定推动大胆的改革,循序渐进达成此一目标。

不过北京却背道而行,持续扩张深圳股市信用,在经济减缓之际仍制造出12个月内173%的夸张涨幅。

在中国金融体质脆弱的条件下,MSCI近日延迟将中国股市纳入指数是审慎的决定。

需改善金融透明度

尽管国内生产总值(GDP)超越日本,中国仍需改善金融透明度和市场通道等缺失。

中国的规模确实已超越亚洲同济,聪明的投资人仍看出亚洲持续进行的经济整合。

彭博指出,中国与亚洲的整合,“为泛亚洲投资策略创造出一个颇具吸引力的完整供应链投资题材”。

范力民也说:“中国成长和亚洲新兴市场间,仍有很密切的相关性。”

这并不表示投资人在必要时不应把中国区隔看待,但在这么做时应保持审慎。

虽然中国正展翅高飞,但很可能有朝一日仍会跌回与亚洲邻国齐平的地位。

皮塞克(彭博专栏)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