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吉弱势潜伏危机

令吉汇率已低沉好一段时日,政府高官似乎不怎么在乎,目前已经接近每美元兑3.80令吉标志性水平。

那可是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1998经局把脉年锁汇,应付当时东南亚货币汇率危机时的令吉汇值。

尽管如此,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阿都华希却认为,令吉汇率走弱,对国内企业影响微,对我国宏观经济更不会有多大影响。

他是以国内企业很少向外举债,外币负债不高,因此认为令吉汇率走低对企业影响不大。

至于国家经济,他也沾沾自喜的认为,我国经济稳固,经常账项和对外贸易保持盈余,而且还有过千亿美元外汇储备,有备无患。

对于普罗大众,这位过去在企业界担任过高职的部长也认为,国人食用的食品大多数是本地生产,令吉汇率冲击不大,应该不难处理。

油价拉下实际通胀

部长说得如此轻松,显示他感受不到通胀压力,这也难怪,统计局公布的通胀率并不高,5月才不过2.1%。

依据这低通胀率数字,政府高官已经可以振振有词的说,大马通胀比好多国家低,形势比许多国家强。

内阁部长是国家决策者,好的决策者不应该只缅怀当下和过去的良好财经数字,而忽略了这些数字所反映的未来趋势与潜伏危机。

统计局公布的5月通胀率看起来不高,主要是因为今年至5月为止这段时期,国内汽油价格仍比去年同时期的价格低,不过,这形势随时会逆转,国内汽油价格今年6月已回升。

从5月消费物价指数成员中的交通运输指标萎缩了4.7%,就反映了油价偏低对通胀下拉力道依然不弱,4月这指标萎缩了4.8%。

交通运输成分占了消费人价格指数的14.9%比重,那是仅排在食物与不含酒精饮料(30.3%)和房屋、水电与燃料(22.6%)之后,占消费人价格指数比重排名第三,对于官方通胀率具有相当显著撼动力。

政府选择在这时期的4月实施消费税,刚好获得汽油价格偏低掩护,官方通胀数字不会在短期间反映人们所受到的冲击。

同样的,令吉汇率走低的冲击也不会这么快浮现。

今年已贬7%亚洲最差

令吉汇率走低,其中最主要原因是美国经济稳定复苏,预期9月会调高利率,导致美元汇率上升。

亚洲各国兑美元汇率也因此走低,不过,令吉的下跌幅度似乎比其他亚洲国家来得严重,单单看令吉兑新加坡元的汇率下跌至2.80令吉,就已令国人泄气。

根据彭博社数据,令吉汇率今年已经下跌了7.1%,是表现最差劣的亚洲货币汇率。

这意味政府已经不能再继续以美元走高为借口,而忽视令吉汇率走低对国人生活的冲击,因为令吉对亚洲其他货币汇率也走弱。

从趋势角度,我们已经看到通货膨胀率正处于上升轨道,今年5月通胀率2.1%,其实已经比4月的1.8%,加速了约17%,而4月已经比之前3月的0.9%加速一倍。

正视1MDB问题

这4、5月通胀主要是受到消费税冲击,估计在5月的2.1%通胀率中,有至少半数也就是至少1%是消费税所致,弱势令吉汇率的通胀压力仍然潜伏。

惠誉国际(Fitch)信用评级估机构将在本月杪之前,也就是这数日检讨大马的信用评级,政府高官已经不能再无视其诸如一马公司的财务管理问题,以及因此而低落的令吉汇率对我国可能带来的冲击。

 

杨名万(著名时事及财经评论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