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杯:酒音配对

150627D03_C1190-5

最近香槟庄的行政总裁Margareth Henriquez前来与我分享最新面世的Clos d’Ambonnay 2000,不忘拿出手机,透过免费下载的APP,输入印在酒标的Krug ID,即时播放配对的音乐。享用的时候,除了视嗅味觉,也照顾到听觉。

身价回落

首瓶Clos d’Ambonnay推出的时候,正值消费市场火辣,一瓶Clos d’Ambonnay 1995市值不菲,几年后,市况逆转,身价大幅回落,但过万天价仍是傲视同侪,不失香槟王气焰。为了一亲新香槟王香泽,即使她相约大清早,我也不惜带着惺忪睡眼准时赴会。

至今为止,Clos d’Ambonnay只生产了1995、1996、1998及2000四个年份,1995及1996已经喝过,Margareth在介绍2000年新酒的时候,一并开了1998作比较。Clos d’Ambonnay 2000明显过份年青,香气紧闭一如含苞少女,酸度在口腔慢慢展开,矿物气息徐徐接力,把舌头锁住,流过喉咙,却留下点点苦涩。Krug APP的音乐配对建议是Cecilia Chailly演奏Liszt的《Liebestraum – Notturno No.3》。

我的理论是香槟的气泡在口腔绽放,有如Chill-out音乐的中板节奏不断缠绕,但Krug Clos d’Ambonnay不是一般的香槟,不是在派对喝的,只是古典音乐与她的青涩也有点格格不入。再看其他推荐,发现Billie Holiday的《God Bless The Child》。对了!这就对了。当然,Billie Holiday的歌声不令人联想到含苞少女,但她喉头的倔强,与Clos d’Ambonnay 2000的余韵是一致的。要找完美的搭配,除了考虑结构,质感亦不能忽视。

炼成细节

相比之下,1998年有若另一款香槟,成熟的酵母及烤面包的气味反映出当年夏天阳光有多灿烂,Clos d’Ambonnay令人神往的红色水果,以至甘草味道已经渐露头角,呈现出2000年尚未发展的宽度。古典音乐可以配衬这个宽度,但却欠缺跳脱,Keziah Jones的《Green Garden》,风格是集合非洲节奏、Blues和Funk的Blufunk,正好门当户对。王者风范,就是由细节炼成。

好介绍:

暖了味道变酸

少糖成为国际饮食趋势,葡萄酒立即作出回应。因为香槟是少数可以给酿酒师随意加糖调节甜度的,所以很快市面就出现了大量在除渣后不加糖的Zero Dosage产品。对于这个做法,我并不认同,基于香槟的高酸度,若完全不加糖,喝的时候感觉太酸,尤其当你没有预备冰桶,酒放暖了,味道会变得更酸。

Drappier的Brut Nature则是少数我喜欢的Zero Dosage,原因是香槟庄采用黑皮诺葡萄,酸度比夏多内(Chardonnay)低,喝起来味道比较平衡。看见有些酒庄只为了配合潮流酿造Zero Dosage Blanc de Blancs,就明白Drappier对细节的着重。

●Champagne Drappier Brut Nature Pinot Noir Zero Dosage  ●年份:NV ●产地:法国香槟

●Champagne Drappier Brut Nature Pinot Noir Zero Dosage
●年份:NV
●产地:法国香槟

你知道吗?

由Ambonnay
到Clos d’Ambonnay

法国香槟区有一个独特的分级制度,称为Echelle des Crus,把区内各村庄分成三级,最高级是Grand Cru,然后是Premier Cru和一般的Cru。每年葡萄收成有一个定价,Grand Cru收成的葡萄可以收取定价的100%,Premier Cru收成的葡萄则要打折扣,由90至99%,看不同的村庄。Grand Cru村庄原本有12条,1985年增加至17条。

总面积1180公顷的安邦内(Ambonnay),位于兰斯山产区 ,属伯恩丘(Cote des Noirs),只会种植黑皮诺葡萄。Krug的Clos d’Ambonnay是村内一块有围墙包围的葡萄园,面积只有0.68公顷,2000年产量为5158瓶。

150627D03_C1191-5

●刘伟民(现为自由撰稿人,专栏设于多份香港及中国内地杂志,著有《倾倒葡萄酒》、《说葡萄酒的语言——法国篇》、《世味葡萄緣》及《酒为上着》。)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