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马仑农民的困境与展望(上):象牙行动 农业经济遭破坏?

2015年5月重游金马仑,心情一直不能轻松,使这一次旅游的目的,变成采访金马仑社区建设的另一个行程。

每一个农民和我们照面,都离不开“象牙行动”。似乎“象牙”已经成为刺人的暗器,对它惶恐不安。

来自16个政府机构的532名执法人员,早前在金马仑展开第二期象牙行动,推毁泠甲、直冷甲及蓝谷的46英畝非法花、菜及草莓园。 (本报档案照)

来自16个政府机构的532名执法人员,早前在金马仑展开第二期象牙行动,推毁泠甲、直冷甲及蓝谷的46英畝非法花、菜及草莓园。
(本报档案照)

这是我半生做访问,第一次有前途茫然的感觉。“象牙行动”在一些专家看来,是掩盖金马仑农业经济恶性后果的“藏牙行动”,完全罔顾消费人的利益和权益,暴露我国农业经济体的烂疮,政府对农业经济建设的无能与无知,已经从粮食生产的不能永续,影响社区经济的可持续。

金马仑的农耕地拥有权,一直没有解决,农民没有安全感。连到我国工作的外劳也会唱:农民没有地,莫名其妙!

因此,“象牙行动”由副首相亲自督军,更显露它对现代国民经济建设的概念模糊,没有生态理念,实为引起社区恐慌,而非稳定和可持续的发展经济。

象牙行动展开之后,许多花园和菜园被隔离为禁区。

象牙行动展开之后,许多花园和菜园被隔离为禁区。

产业建设原地踏步

任何经济产业的建设,都或多或少会对环境生态造成破坏,因此需要科技的投入。许多国家已经在推展可持续的生态农业,尊重生态与人类的关联性。联合国建议各国应对气候激变进行新型流行病防护,准备应付农作减产和素质降低,但我国还在原地跑步。

其实,生态与经济是不能分割的统一体。破坏生态,就是破坏经济。因为,有许多工业原料,是来自生态和农田的,包括现代人类所需要的营养辅助品和美容用品。

著名的现代人类生态学家托马斯·贝里(Thomas Berry,1914-2009)认为,人类是生活在一个与广泛的生命共同体相互促进的关系之中。

因此,人类需要依赖生态和其他生命,不是征服生态和消灭生命。因此征服和消灭其他生命,也就是毁灭人类的生命。地球的原则是共生,不是人类独大。

经济建设心具忧惧

蒋高明在《拯救地球的两剂药方》中写道:人类吃得越来越好了,住得越来越“舒服”了,寿命也延长了,然而,不幸的是,地球却遭殃了。原始森林被严重蹂躏(原始森林保留的面积不到历史时期的5%),空气被矿物燃烧的废气所污染,化学肥料使土地贫瘠,灌溉和发电用的大坝阻断了河流,农药、化肥、杀虫剂、除草剂污染了地下水,淘金用的水银使河流成为有毒的水源。地球上的其它生命要么变成了人类的食物、药物,要么变成了人类的宠物,而更多的生物则成了人类“文明”进程上的殉葬品。

地球是活着的大生态,一个自然修复的共和体。因此托马斯·贝里又说:在生病的地球,不可能有好的人类。

这是我对金马仑百年经济建设最大的忧惧,也是我写作本文的原因。

重植森林,是象牙行动其中一个正面效果。

重植森林,是象牙行动其中一个正面效果。

毁园行动抢救农耕地

从“地球日”的历史屏幕,且让我们回来看看金马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2014年末,金马仑冷力河发生历来最严重的夺命水灾,相续发生的泥石流和土崩事件,引发相关部门互相指责和逃避责任,触动联邦和州政府采取必须的拯救措施,最终由首相署联合军警,农业部、环境部和移民厅等16个部门,集中人力展开名为“象牙行动Ops Gading”的毁园行动,由国家安全理事会率领500多名军警和执法人员,从2014年12月到今年3月,共摧毁1600英亩菜园、花卉和草莓园。

蔬菜和农舍皆被执法人员摧毁,人心惶然。

蔬菜和农舍皆被执法人员摧毁,人心惶然。

非法农耕影响地质

指挥“象牙行动”的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今年2月参观金马仑和巡视象牙行动的进展时指出,金马仑估计有7000公顷(1公顷: 2.4710538英亩,即等于17297.38英亩)非法农耕地。(包括合法农耕地,总面积是多少,并没有正确的统计)。

慕尤丁对记者说,“如果再不采取坚决的行动,我不知道这个地区能够承受到几时。”

搜索金马仑水灾的资料,从2008年已经有居民针对水灾作出投诉。那时候,虽然没有财物和人命伤亡。可是,在这个时候,正是未雨绸缪的时候。为什么要等到山洪暴发,才组织“象牙行动”?

在当局展开毁坏非法农地的行动之后,金马仑一批与农业相关的人士,成立了“金马仑农业协会”,理事会成员,大部分是年轻农民。该会主席黄田环指出,执法队伍主要针对森林保留地和水源区的非法农地,到了3月份,行动已经逐渐缓和。6月份,不再听闻有行动。

黄田环说,农业协会建议政府将金马仑设为永久性的永续粮食生产区(permanent food production zone),长期生产农作物供应本地和海外市场,让农民获得长远的种植保障,也确保我国粮食生产不会断层。

更重要的是,农业是金马仑旅游业的卖点,突出农业的优越性,可以增加旅游魅力,为农业增值和增加当地的就业机会。

改善不难需要配合

对于如何发展金马仑的永续粮食生产区,作为生物动力学有机农业的导师,黄田环成竹在胸。他认为改善金马仑农地生态并不困难,但政府必须全面配合。 黄田环在金马仑进行有机种植(生物动力学)超过13年,与土地共生,建立田园自由的生态。他认为,如果菜园大量被摧毁,将会使金马仑农业倒退20年,而且在10年之后,出现粮食危机。

菜园被摧毁,是否引起金马仑农业倒退20年,言之过早。但1600英亩农地被毁,连续近4个月的取缔行动,已经切断部分农地的生产,也使外劳不胜恐慌,老早就跑回乡,留下的也心里有数。

因此,一些搞出口的农贸公司,已经被逼减少订单,对外汇收入,肯定影响不小。而且,金马仑封田行动的消息,已经在全球播报,海外许多进口商,都心有准备。部分海外专家建议,我国政府应该重新分划土地,妥善的规划金马仑农业,保障它的永续生产功能。

“金马仑农业协会”主席黄田环。

“金马仑农业协会”主席黄田环。

品质降低损失不菲

黄田环说,金马仑大涝固然要责怪山地猖狂的伐木活动,但不能百分之百怪罪农业开发,部分问题来自其他发展。此外,必须正视另一严重问题,即全球温室气候导致地球温度提高,暴雨连连。

他指出,金马仑水灾从2010年起越来越严重,居民已经向当局投诉。例如在两个星期前(5月份),当地又发生一次水灾。

“由于金马仑天气寒冷,以前很少有暴雨,通常只下毛毛雨。如今,即如甘榜拉惹(Kampung Raja)的温度已达到30至32C°,而且经常是下暴雨。天气忽冷忽热,部分农作物也不胜气候干扰,减低产量或降低品质,令农民损失不菲。”

行动之后不了了之

我国常年雨量普遍增加,连金马仑也不例外。从2012年开始,农民组织就向政府提出气候对蔬菜生产的威胁,要求政府关注,在技术上提供协助。

黄田环说,“这一两年来,金马仑的水灾主要是暴雨造成。暴雨次数越来越频密,最近3个星期的下午,都在下大雨。”

反贪会空中监视金马仑山林的开发及河流情况。(本报档案照)

反贪会空中监视金马仑山林的开发及河流情况。(本报档案照)

排水系统尚未改善

金马仑山洪暴发,是常有的事。但近年来,金马仑酒店、商店和住宅区林立,土地被推平,并没有应对气候变化规划排水系统和基建,主要设施也没有改善。他说,一旦出现暴雨,就会导致雨水大量往下冲,上游没有事,下游则积水,水排不出去就会淹田淹路。

连日连月的暴雨,其实是天灾的警讯。土地推平之后,缺乏监控,没有补救措施,失去树木和草丛,影响山地藏水状况,结果使山泥积水成灾,在暴雨时轻易发生土崩。

金马仑的农业和生态问题,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责怪农民,或者向农民开刀,就是向自己开刀,并不能长远的解决我国粮食生产和环境生态的问题。政府在采取“象牙行动”之前,直到截稿之后,都没有宣布拯救金马仑农业和社区经济的长远措施,令人担忧金马仑文明的农业经济体的永续基础,永远无法建立起来,对我国广大消费社群,也是不公平的。

没有土地的农业

科学家说,“植物都不能在空中生长”。没有土地的农业是不能长久的,而金马仑农业所衍生的后续问题,关键就是“没有土地的农业”所造成。由于农民没有土地,它的发展基石不牢固,对生态和水源的破坏没有获得良好的管制,最后即如副首相所说“再不坚决采取行动,不知能够承受到几时”。

地球日省思

有很多人不知道,生物动力学(Biodynamic)农耕技术(农法主张把动植物、生态环境、地球运行与星辰变化,视为一个活的有机体,倡导不污染环境,回归自然、恢复土壤活力的一种有机农法)的祖师鲁铎夫·史登纳(Rudolf Steiner)是促成“地球日”的伟大哲学家和科学家。他所发明的人智学和“三元共治论”(或称三政共和体),深入西方社会,成为欧美学者研究人智学和落实生物动力学的大思想环境,最终引发一场影响全球的环保运动,催生“地球日”,唤醒全球人类对环境纯净的觉醒。

鲁铎夫·史登纳是关心人类的伟大哲学家。

鲁铎夫·史登纳是关心人类的伟大哲学家。

他的人智学是充满神异的灵性哲学。他曾经研究印度哲学,包括佛教。他相信业和轮回,认为人出生在那一个族群和皮色,都与轮回有关。他的哲学含包人类学、宇宙学、社会学、医学、农业、教育和舞蹈艺术等,是近代研究范畴最广的哲学。

鲁铎夫·史登纳的人智学黑板绘画。你看到什么?

鲁铎夫·史登纳的人智学黑板绘画。你看到什么?

农业加强生命进程

他认为:“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中,人类惟有通过农业,才能加强自然生命进程,与自然取得和谐。解决农业问题的根本方法,是实现科技与社会因素的综和。”

他也强调,土壤营养可以影响儿童智力的观念,影响了对生态和土壤健康有所觉知的科学家和环保主义者,包括托马斯·贝里,以及引动全球环保运动的动物学家蕾切尔·卡森(Rachel Carson),皆被他的学说所折服。

没有蕾切尔·卡森,就可能没有地球日。

没有蕾切尔·卡森,就可能没有地球日。

蕾切尔·卡森就就是因为“土壤营养可以影响儿童智力的观念”深为感动,并出版了《寂静的春天》,此书本不但引发科学家关注,也曝露了许多科学家没有想到的事情。《寂静的春天》引发全球环保运动,最终在1970年4月22日,让“地球日”诞生了。

明日:如果政府没有阻止森林开地活动,金马仑将会逐渐失去它的特色和游客。 

本报特约:陈来安 (作者为马来西亚农民产销合作社顾问,同时也是一位积极推动有机耕种者。)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