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伦小旅(上):虚拟故事 在这里复活

伦敦,从贝克街到国会大厦到维多利亚车站,都有福尔摩斯的踪迹。

伦敦,从贝克街到国会大厦到维多利亚车站,都有福尔摩斯的踪迹。

除了白金汉宫和唐宁街十号,

伦敦最有名的地址,

莫过于

贝克街221B,

这里曾经“住”着鼎鼎大名的神探——

福尔摩斯。

小说迷入“书”太深,

将虚构的人物当成真人,

并设博物馆索其引考其证。

还有谁,

能有这么大的魅力呢?

来迟了,就得排队,每次仅限20人进场。

来迟了,就得排队,每次仅限20人进场。

从贝克街地铁站下车,映入眼帘的就是墙壁瓷砖上福尔摩斯的标志性剪影,宣示你已经进入神探的地盘。走出车站,马上又看到一尊雕像,他带着猎鹿帽,叼着烟斗,披上大风衣,瘦削的脸庞上那对神鹰般的双眼犀利地望着熙来攘往的大街,好像在说:“嘿!我知道你骨子里打着什么主意!”

沿街是一排维多利亚旧式风格的公寓,远远就看到一条人龙从福尔摩斯博物馆延伸到马路边。根据作者柯南·道尔的叙述,“咨询侦探”福尔摩斯与他的伙伴华生医生曾于十九世纪末在这里居住和工作,凭其精湛的推理与观察能力创造出许多奇闻轶事。即使这一切都是虚构的,但是,贝克街221B仍是许多侦探迷的朝圣地。

博物馆重建小说场景,圆了福尔摩斯迷一个心愿。

博物馆重建小说场景,圆了福尔摩斯迷一个心愿。

买了票,沿着狭窄的楼梯拾级而上,心里默默数着:“一、二、三……十七级!”和小说里描述的一模一样。穿着传统女仆装的馆员将我们引入神探的起居室。深红色的墙壁挂着人像,两张橡木扶手椅面对面摆着,茶几上放了招牌猎鹿帽烟斗放大镜,壁炉中闪烁着火苗,满屋子堆着数不清的收藏小品。福尔摩斯喜欢把烟草放在波斯鞋里,将未拆封的信件用刀插在炉台上。还有那两扇窗户,他常站在那里,观察着来求助的各式各样人物,往往在人们还未开口时已探明底细。

福尔摩斯是个天才,可辨识出墨汁、纸张、字迹、各类材质的出处与特质。

福尔摩斯是个天才,可辨识出墨汁、纸张、字迹、各类材质的出处与特质。

沉浸当中

书桌上放着一堆化学实验品与纪录。他精通法学、化学、解剖学、密码,却不知道地球绕着太阳转,“因为这和破案无关。”墙角摆着小提琴,他会在三更半夜突然拉起咏叹调,或在闷到发慌时拿着左轮手枪对着墙壁直射,严重考验着房东哈德逊太太和华生医生的神经。

这些都是书里常出现的场景,此刻我却能实实在在地沉浸在那个时代的氛围里。难怪有人感叹说:一个虚拟的故事在这里复活,一个梦幻的世界在这里存在。

神探是老烟枪,一般小案件抽3根烟斗就能解决掉了。

神探是老烟枪,一般小案件抽3根烟斗就能解决掉了。

最讨厌福尔摩斯的人

博物馆里当然少不了作者柯南·道尔的手稿,那是最有名的长篇——《巴斯克村猎犬》。他凭着创造福尔摩斯而名成利就,然而,随着角色越来越深入民心,道尔却是越来越想“干掉他”,因为想花更多时间写自己喜欢的历史小说。终于,道尔在《最后一案》中让神探与大恶魔一同跌入深渊一了百了,然后在日记上“快乐”地写着:“宰了福尔摩斯”。最讨厌福尔摩斯的人,竟然是作者本身。

柯南·道尔珍贵的亲笔手稿——《巴斯克村猎犬》。

柯南·道尔珍贵的亲笔手稿——《巴斯克村猎犬》。

“福迷”的力量

当年,这一宗无情的“谋杀案”引起福尔摩斯迷无限的愤慨,每个人都极其伤心。据说,平日那些拘禁、不苟言笑的伦敦绅士都在帽子上别黑丝带致哀;抗议信件如雪花纷飞涌入,大骂作者“残忍冷血”,甚至还有粉丝成立“福尔摩斯不死会”,煞有其事。最后,等稿等到快疯了的杂志编辑开出天价,道尔才“看在钱的份上”让神探起死回生。哈!“福迷”的力量绝对不可小觑。

工作人员打扮成维多利亚时代的模样,成为另一吸睛点。

工作人员打扮成维多利亚时代的模样,成为另一吸睛点。

写信给神探

从1990年成立以来,博物馆即不断收到世界各地粉丝寄来的信件,恳求神探帮助解决疑窦。我翻看着集结成册的信件,其中一封来自伦敦西区的短函引起我的兴趣,内容如下:

“亲爱的福尔摩斯,我很喜欢你的侦探故事,它们棒极了!既然你已经解决这么多疑难杂症,那么我有件事想请您帮忙。在数周前,我经过国会大厦时看到一位技术员在修理大笨钟。他看起来很陌生,而且贼头贼脑好像很害怕被别人看到。我鼓起勇气问他,大笨钟有什么问题吗?他说只是每月例行检查。一个月之后,一位女士在经过大笨钟时被掉下的砖块砸死了。据目击者说,曾看过灰衣人在上面出现过。和我交谈过的那个人也穿灰衣。太巧合了!这个发现让我坐立难安。请尽快回信给我。谢谢。凯丽·利夫顿敬上。”

学“福式”推理

看着看着,我也自作聪明学起“福式”推理法断案:苏格兰的警探们,马上去查这位死者的丈夫,你们会发现他为老婆买了巨额的保险,再买通凶手在她每天8时45分经过大笨钟去上班时制造“砖块意外”,借此诈领保费。然后去查大笨钟的维修值勤纪录,凶手肯定隐藏其中……哈,才想到这里,耳边似乎就响起福尔摩斯的声音:“嗯……很有意思,但没有一点切中要害!”可怜的华生就常常这样被奚落。

现代神探就是坐着这种可爱的老德士满街跑。

现代神探就是坐着这种可爱的老德士满街跑。

I’m Sherlocked!

对一个飞了老远来到伦敦的福尔摩斯迷来说,不会只逗留在贝克街感受侦探的气息。几年前英国电视台推出的现代版福尔摩斯迷你影集,演活了福尔摩斯的天才、出言不逊、超然冷漠,也再现了华生的忠实、温暖、和蔼可亲,轻易掳获粉丝的心。电视剧的取景地不在繁忙的贝克街,而在脚程30分钟外的北高尔街。打开手机的地图应用程式辨明方向,又朝圣去啦!

走在维多利亚风格的街道上,人人都变得有气质起来。

走在维多利亚风格的街道上,人人都变得有气质起来。

点一份“夏洛克卷”

新剧中用于拍摄的公寓位于安静的伦敦西边,只可惜福尔摩斯和华生“不在家”。楼下隔壁则是Speedy’s 三明治餐厅,这家低调的店家在荧幕前经常出现。来到这里正逢午餐时间,七八张小餐桌紧密地排列着,坐满食客。店家没特别装潢,但其镇店之宝已胜于一切——老板与两大男主角的合照!好不容易等到位子,当然少不了点一份“夏洛克卷”,由薄饼皮包裹着鸡肉、培根、芝士、洋葱、黄瓜和辣椒酱等,口感酥脆食材新鲜。难得的是人气暴升的餐厅没坐地起价,食物价格仍很“亲切”。

在第三季最后一集里,编剧埋了伏笔,暗示福尔摩斯退休后将隐居到伦敦郊外一栋面对英吉利海峡的庄园里,和小说如出一辙。那么,我也来追随他的脚步一直到天涯海角吧!这一趟旅程简直太“福尔摩斯”了,没办法,I’m Sherlocked!

下期预告:英格兰南岸七姐妹崖!

文/摄影:黄素燕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