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目四顾:牛李朋党 祸及后世

牛、李朋党不止毁了唐朝,也祸及后世。今日,政界乱局,一边喊人下台,另一边指挑剔者并非为国家设想只在守卫既得利益,吵闹不停,令国力衰退,民生受损,正是朋党祸害的延续。

政治的世界,朋党是坏透的政界缺陷,这种祸国殃民的劣质政治,源于文化之都洛阳,时间是晚唐文宗李昂、武宗李炎、宣宗李忱在位年间。

那期间,两个都在洛阳当过官的朝中权臣,一个叫牛僧孺,一个叫李德裕,先是政治见解互相对立,跟着是权力利益的争夺,各自巴结群臣,结成朋党。很长时间里,排除异己,势力大到将国家操控在自己手中,甚至到了架空皇帝权力的地步。

唐文宗开成二年,公元837年,牛僧孺受文宗皇帝赏识,提他出掌东都洛阳留守,相等于宰相权位。当时洛阳是大运河的北方终点,来自江南及沿途丰富的粮食、物产及税金全集中到洛阳。洛阳以如此粮物财力支援唐都长安,贵为洛阳的最高行政首长的牛僧孺,掌握粮食及国家经济资源,朝中上下至文宗皇帝李昂,都敬他七分。

谋权取利、排除异己

牛僧孺把当时朝中有影响力的权臣李宗闵、杨嗣复等收纳为亲信,在进逼上结成权与利共同进退的朋党,把不听使唤的高官迫到不是不敢多话就是被贬职发落遍远地方出任低微地方官。

文宗皇帝明知牛僧孺在政界自成朋党势力,亦不敢多加干涉。

同一时期,洛阳还有一名朝中重臣李德裕,他有财有势又有一群权臣听他指使。李德裕又结成一个政治强大势力,罢明跟牛僧孺死对头。

公元841年,武宗李炎登基,新帝不敢动摇牛僧孺,不过提升李德裕出任宰相。过后,武宗在位的6年期间,牛僧孺和李德裕在朝庭中一据洛阳一据长安明争暗斗,不止误了朝政,更互相迫害对方政务官员,有人性命不保,更多人被发落遍远地方充当微职,是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朋党为祸,更重伤了大唐帝国的国力,给唐朝埋下灭朝的祸源,历史记为“牛李党争”。

李德裕闷死在海南

李商隐他就是牛李朋党之争的受害者之一。他出身牛党门下,却当了李党要员王茂元的女婿,又在李党势力内任官,结果双方都怪他不忠心,他多次受迫害,壮志难施展,官做不好也不愉快,才会写下“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一首预言诗,他比任何人更早看到朋党为患,将令大唐帝国衰弱如斜阳黄昏然后灭亡。

牛、李朋党不止毁了唐朝,也祸及后世。今日,政界乱局,一边喊人下台,另一边指挑剔者并非为国家设想只在守卫既得利益,吵闹不停,令国力衰退,民生受损,正是朋党祸害的延续。

公元847年,宣宗李忱大中元年,李德裕斗输了,由宰相被贬至南疆海南岛任小官。当时,海南未开发,衣食皆缺,李德裕一年后闷死在海南岛。他的下属汪遵为他受辱打抱不平,写下诗说:“平泉花木好高眠、嵩少从横满目前,惆怅人间不平事,今朝身在海南边。”

~唐诗风情“洛阳”(3)

游枝(半个世纪不停笔的文字工作者,五分二时间在旅途中浪荡的旅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