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当事人两孩子须出庭 择日裁决两法律问题

(布城25日讯)以上诉庭主席丹斯里劳勿斯为首的联邦法院5司,今日审理改信回教男子依兹旺和信奉兴都教前妻S.蒂芭争夺孩子抚养权的上诉,并鉴定依兹旺提出的两道法律问题。

劳勿斯和马来亚大法官丹斯里朱吉菲里、联邦法院法官丹斯里阿都哈密恩邦、丹斯里苏里亚迪及拿督阿查哈,聆听双造代表律师的陈词后,决定择日裁决。

劳勿斯说,裁决当天,法院要当事人的两名孩子出庭。

今年1月14日,以朱吉菲里为首的法院5司,发出准令给依兹旺,以针对芙蓉高庭把两名孩子莎米拉(10岁)和米德兰(7岁)的抚养权判给S.蒂芭的判决提出上诉。

朱吉菲里也将监定依兹旺向法院提出的两道法律问题,即回教法庭或民事法庭两者之间,是否有权依据联邦宪法121(A)条文,作出两项冲突的监护令,以及民事法庭是否能够在回教法庭已依据2001年儿童法令52及53条文发出监护令下,发出归还令。

法院当天也发出准令给总检察署,以针对芙蓉高庭谕令警方寻回据说遭依兹旺强行带走的儿子米德兰的庭令提出上诉。

总检察署代表全国警总长,介入这宗抚养权案件。

依兹旺的前名为N.威兰,他和S.迪芭依据民事法举行婚礼,之后依兹旺改信回教后,在妻子不知情下,为孩子改教。

S.迪芭(右)为了孩子的抚养权问题,日夜奔波。

S.迪芭(右)为了孩子的抚养权问题,日夜奔波。

父亲让孩子改信回教
高庭不能发出监护令

依兹旺的代表律师哈尼夫今日在法院陈词指出,1961年婴儿监护法令禁止民事法庭发出回教徒孩子的监护令。

他说,根据1976年法律改革法律51(2)条文,民事法庭只可以在一对伴侣基于其中一方改信回教,申请离婚下,发出非回教徒孩子的监护令。

他指出,依兹旺已单独让孩子改信回教,所以在本案,民事法庭,也就是高庭,不能够发出监护令。

他说,S.迪芭对前夫改信回教这点并没有争议。

他说,除非S.迪芭在孩子信仰问题上挑战成功,不然民事法庭不能发出监护令给回教徒孩子。

“我们认为回教法庭分别于2013年8月26日及9月19日发给依兹旺的临时及永久监护令,为有效的庭令。”

夫妇婚姻民事法下注册

S.迪芭的代表律师法里陈词指出,高庭有权发表监护令,因为S.迪芭和依兹旺的婚姻是在民事法下注册。

他说,1961年婴儿监护法令只适用于孩子的家长已经过世,所以不适用于本案。

针对高级联邦律师苏珊娜阿旦指警方无法履行来自高庭的归还令(把儿子米德兰交回给母亲),法里说,回教法庭发出的庭令,并未下令警方这么做,只有高庭的庭令有这个指示。

法里说,高庭发出的归还令,与高庭发给S.迪芭的抚养权是息息相关的。

苏珊娜阿旦代表全国警察总长丹斯里卡立,她说,警方对回教法庭和高庭发出的庭令感到困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