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达人:在历史现场 近打锡矿工业博物馆印象

近打河流域的锡矿业已日落西山了,这些矗立在锡苗运送路线上的城镇,即使多已风光不再,却也是近打河流域矿业史的有形注脚。

琉瑯女逐渐凋零,这里留下她们躬身干活的模拟场景。

琉瑯女逐渐凋零,这里留下她们躬身干活的模拟场景。

过门而不入,不止3次,而是超过300回。在一个闷热的午后,终于把车子停在外边窜进来参观一轮。

我是说,金宝新市镇的锡矿博物馆。

锡矿博物馆是我们的简称,它的全名是“近打锡矿工业(沙泵)博物馆”。从外头的大太阳底下闪身躲进沁凉的展示厅,眼前见到的,首先是一只后腿沾满锡苗的大象:那是Si Larut(拉律),霹雳州发现锡矿之始,最早的采矿地区拉律(今太平),就以它命名了。拉律采锡,在近打流域之先,这也是19世纪风云的起点,近打河流域承继其后。在太平的马登历史中心见过拉律的身影之后,这近打锡矿工业(沙泵)博物馆再见旧相识,自也是时间的延续了。

无以重现,只能模拟展示的沙泵采矿模型。

无以重现,只能模拟展示的沙泵采矿模型。

华人参与的历史足迹

在马登历史中心,人们看到的是时代风云,是发现锡米的经济拉锯引发几次拉律战争的连环展示。同样以大象拉律发现锡米为历史长卷之始,近打锡矿工业(沙泵)博物馆集中展示的,是华人参与锡矿业的历史足迹。

不知锡矿业,也就不知道近打河流域的历史风云。包括怡保在内的大城小镇,它们的崛起与兴衰,都与锡矿业的发展需求有关。不只如此,甚至这一系列的集镇之间,如自怡保、务边、金宝等等南北相距,何以以这样的路程间距来互为照应,都与运送锡米的历史条件密切关联。近打河流域的锡矿业已日落西山了,这些矗立在锡苗运送路线上的城镇,即使多已风光不再,却也是近打河流域矿业史的有形注脚。

矿地荒废或另谋发展契机之后,昔日的机械器具,在此找到了容身说故事之地。

矿地荒废或另谋发展契机之后,昔日的机械器具,在此找到了容身说故事之地。

保存历史文物

几代人在矿业发展中找到安身立命之地之后,如今能“白头宫女说玄宗”一代,也都垂垂老矣。锡矿工业博物馆之设,一方面是将华人矿业留下的文物予以保存,也继续向后代说前贤的血汗故事。因矿业的发展而南来,最终落地生根了继续繁衍子孙的家族,估计是不在少数的。未来时代继续变迁,这些矿家、矿工的后代到此一游,或能依稀见到自己的先辈披荆斩棘,开拓生活道路的足迹了。

金宝新镇的近打锡矿工业(沙泵)博物馆,不收费开放参观,只为留下历史。

金宝新镇的近打锡矿工业(沙泵)博物馆,不收费开放参观,只为留下历史。

近打锡矿工业(沙泵)博物馆在金宝,这绝对是采矿而冒起的镇,在近打的矿业如日中天的年代,这里扮演了举足轻重的位置,广袤的地域见存的大小数十个矿湖,很多都是华人沙泵采矿法留下的。今天的博物馆,就在昔日的矿场上静立一角……

杜忠全(大学讲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