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邹已无药可救

因为董总户头被叶新田无理冻结,引起关心华教的华团华社领袖,担心叶新田的疯狂举动影响统考的进行,纷纷表示愿意伸出援手,准备筹募5百万为董总行政中心解决燃眉之急。

另一边厢,据叶新田透露,有人自愿者网上为他筹募30万令吉,充作他上庭打官司的费用。

一边筹款是为了印刷统考考卷及让董总行政中心应急;如支付水电费及职员薪金等,另一方的筹款却只是要支付叶新田打官司的费用,谁是真正为华教,已经不言而喻了!

放话不怕当千古罪人

叶新田冻结董总银行户头的疯狂之举,除了面对华社华团千夫所指之外,不管后续发展如何,整个华社都不会原谅叶新田这种企图扼杀华文教育的愚蠢行为,尤有进者,叶新田大概以为自己是华教神台上的神,居然厚颜无耻的向对方开出;包括今后董总行政部不管要支付任何费用都必须向他叶新田报告(大意如此)及不得更换银行户头签属人等的三个解冻银行户头的条件,然而,值得关注的是,假如改革派不接受有关解冻银行户头的条件,到时叶新田要如何收拾残局?

是宁背负他自己所说的千古骂名,抱着华文教育、独中生和董总行政部职员一起死?还是顾全大局自己宣布解冻银行户头?又或是等待法庭或社团注册局的判决?

答案看来是前者居多,因为他们都把话说的很清楚了,他们连做千古罪人都不怕,还会担心华教、独中和董总的死活吗?

只是,叶新田忘记了董总银行户头里的一分一毫,都是华社热爱华文教育的支持者,向公众人士筹募捐献出来的,并非是叶邹两人的私人存款,他们只是被委托在任期内掌管有关来自公众的捐款,他们甚至把“怕户头里的钱被有心人偷走才不得已做出有关行动”;这种语无伦次,侮辱他人的话也说得出口,只能进一步证明叶邹等人已经面临无药可救的地步。只是,他们是否也知道,如此说法只不过是拿石头砸自己的脚?因为,义款的捐献者,不也同样担心董总的当权者,在掌权时有没有滥用这一大笔数以千万计,来自公众的捐款?

拿华社捐款当撒手锏

无可否认的,董总两派不顾形象,不顾后果的恶斗,已经让独中学生家长、华社及华文教育支持者上了一课,看清某些所谓的华教斗士的真面目,原来来自公众的捐款和几十万独中生的前途,可以被当作在最后关头拿来威胁敌对派系的撒手锏!日后,不管是谁在董总当权,他们要如何重整董总的公信力与整合已经被撕裂成两半的华教组织与华文教育支持者,确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

所以,现在应该是整个华社动员起来,与这些所谓的华教领袖划清界限,并将他们扫出华教圈子,以免他们继续分化华教的团结力量;甚至解散董总也在所不惜,反正邹寿汉都说了“没有董总,独中也可以好好生存”,更何况,某些独中校长也已经放话“独中并非只有统考,独中可以考虑报考国际考试,取代统考”,所以,独中董事会和校长及学生家长,是时候行动起来,让60所独中自己决定独中要走的路!

林元情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