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新党必沉没消失?

去年丹州巫统同志挑战伊党同志,有种就落实回刑法,火头一点就燃,轰一声朝野大烧。从丹州到中央,因为巫统部长级的同志也热心潻薪加油,甚至正副首相也说态度OPEN,因此,伊党主席和丹州副州务大臣就更来劲,尽管开明派努力熄火。

当时,许多有识之士,仍然认为这不过是一场政治游戏,大家喊喊,哄闹一场,最终就会火熄烟消,因为伊党开明派有足够力量阻止悲剧的发生;为避免分裂保守派也会见好就收。

不惧大选打回原形

可情节的发展并不如有识之士理性的臆测,毕竟,伊党保守派的宗教狂热并非经过文明洗礼的理性操作,看来他们不怕下屇大选会打回原形,勇者无惧不惜付上缩回丹州一隅的代价。因此,对民联雪州政权换州务大臣,持续唱反调加深危机恶化乱局;为了夺回党内大权更一意孤行私人提案到国会辩论回刑法,摧残民联也不在所惜。对内则在这次改选乘势“清党”,新科团长谓之过滤。

保守派能全面过滤掉“阻头阻势”的开明派,祭上的“菜单”策略奏效。而菜单文化来自华基政党,华基政党凡被“菜单”过滤掉的渣滓,最终都被倒入垃圾桶。如同被过滤掉的开明派,留在党内,命运势必如同华基政党的败寇,难有幸存。

因此,尽管出走另组新党的下场,最终可能如同主席哈迪阿旺的警告或训词—前车可鉴,必定沉没消失。那又如何?与其留在党内成为残渣被焚成为灰烬,不如杀出一条血路,再战江湖。留在党内“已死”,无声无息无葬礼;杀出血路纵然必死,也是马革裹尸光荣战死。或者,置之死地而后生,也大有可能。

黄子(时事评论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