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邦河因祸得福 (下篇):风雨不改接送居民 摆渡船维系两岸情

作为雪兰莪州和森美兰州的自然交界处,雪邦河分割了两个州属,惟因有渡船服务,而把两岸三地即武吉不兰律、雪邦以及双溪比力人紧紧牵连起来。

从武吉不兰律到双溪比力约70米长的距离,除了陆路,采用电单车和脚踏车者,多数选择摆渡缩短路程,这个捷径可以节省至少20至30分钟车程。

?茛雪邦河分割了2个州属,百年来两岸人家的爱情、友情和亲情就由一艘小小的摆渡船紧紧相系。

?茛雪邦河分割了2个州属,百年来两岸人家的爱情、友情和亲情就由一艘小小的摆渡船紧紧相系。

渡船服务是由上午6时35分到傍晚7时25分,每隔1至2分钟就有一趟,风雨不改来回往返,来来往往的过客,就这样靠着一艘小渡船载送。

早在开垦时期,武吉不兰律的居民都是乘船渡河来到当时繁荣的双溪比力购买杂货,而直到今天这项摆渡服务还维持,保有浓浓的人情味。

乘客男性居多

除了两岸居民,来这里坐船的人还有来自武吉不兰律令吉的甘榜沙哇、双溪尼峇等,更早期还包括芦骨、朱湖和尼玛新村小村庄的居民;他们都是乘电单车和自行车,连人带车一起上船,约1至2分钟就可到达彼岸。

使用渡船服务的乘客男性居多,鲜少看见单独的女性。

经营不当 拥车者增
剩一摆渡口运作

由双溪比力渡口到另一边的武吉不兰律,当地人则称为“过港”。在20多年以前,有2个摆渡口和渡船供村民选择往返两岸。

现在仍有运作的摆渡口是在下过港,另一个位于比较靠近武吉不兰律居民区,在当地华小后面位置的渡口,则因船家经营不当,加上用车族普遍及无人接手而结束营业。

不再运作的渡口被当地居民称为沟头(福建话),指河的上端,也称上过港。沟头的称号被沿用至今,随着时间演变,年轻一代把沟头叫为中文“狗头”,在福建话发音,两者gou 和 gao,中文两者都是gou, 差别在于音韵。

根据了解,这项摆渡过河的交通有近百年的历史。开始是古老式人手划桨小舢板,最多只能载2至3人,由船家人力划桨;后来改为半引擎开动,即靠岸边时搁浅必须靠人力摆桨,离开码头到河中航行便开动引擎,到岸时再把引擎熄掉。

小渡轮全年不休

今天,船夫只要坐在引擎旁用手摆动船桨控制方向全程开动引擎航行;在时速和安全都获得改善,负荷量也增加一倍,可同时运载6至7辆摩托车和人。

这艘小渡轮是目前唯一提供往返两岸摆渡服务的水上交通工具,而且是一年365天全年不休。

只有一艘摆渡来回接送乘客到对岸,不多逗留1分钟,随到随走,方便省时。

只有一艘摆渡来回接送乘客到对岸,不多逗留1分钟,随到随走,方便省时。

船夫拒接受访问

《南洋商报》记者尝试访问船家惟遭拒,再次走访时,原来的50余岁船夫换了个20多岁小伙子,原以为会比较好谈,岂知对方同样是拒绝受访。

他一再强调本身只是打工,对记者的询问始终回答“不知道,问老板!”,表示本身不宜多谈,对于记者的穷追不舍甚至表示再问就不开船。

瞒着船夫自行划船——家庭主妇●李秋后

我家传统守旧,母亲不让我出外交友,直至27岁经过相亲,由双溪比力嫁去武吉不兰律。

为了生活,我每天上午由过港到五支割胶,下午返回过港养猪。那时天亮以后才有渡船,可是我上午6时就要去五支;所以就瞒着船夫自已划船到对岸,正好五支这边也有一班印裔妇女要过港去,大家都很有默契每早约好一来一往,乘了一阵免费渡船。

一回因水流过急,我竟然划进红树林里怎样也划不出来,印裔妇女在岸边大叫把我急得哭了。后来老船夫告诉我有水流时,只能在没水流那边划桨不能两边划;否则就偏离方向,我算是上了宝贵的一课。

奈何,上得山多终遇虎,船家终于发现我自行划船过彼岸,还追着我要20仙船费,这在当时是蛮多的。

再以后有了3个孩子,从小就寄养在娘家;我每天都得靠渡船两边走动。因为渡船,我的人生才走得一帆风顺。如今孩子长大了,我也上岸了,回想以前种种,心里还会发毛。

乘船看歌仔戏——退休农友●彭高原

以前的娱乐比较少,大人们都很喜欢看歌仔戏。当时武吉不兰律的酬神戏不多,有渡船就觉得很近,只要双溪比力三一教主有演神戏,老船夫是十足的歌仔戏迷,从不愿错过欣赏神戏,所以在神戏开演的期间,晚上就有渡船服务。

妈妈都会带着我一起去看,碰到涨潮岸桥满是河水,我们摸黑涉水过桥,发出啪啪声听了令人害怕。

我原是武吉不兰律人,“立白病毒”爆发后搬迁到双溪比力居住,现在偶尔回去过港处理芭场的事,多数时间都在五支。

“立白病毒”先在武吉不兰律爆发,死了百多人,人人自危,很多人都搬离过港。我们来到五支,双溪比力人怕被感染“立白病毒”,赶我们回去武吉不兰律,病情得到控制后就没有敌对的场面发生了。

河水涨潮时会把泥浆带上缓冲地带,一退水就要把泥浆刷掉以免乘客滑倒。

河水涨潮时会把泥浆带上缓冲地带,一退水就要把泥浆刷掉以免乘客滑倒。

应珍惜自然生态——双溪比力民联村长●蔡志雄

雪邦河的特性是少有的,它有着淡水参杂海水的优势,在这里可以钓淡水鱼虾,也可以养殖盐水海产,还保有两岸茂盛的红树林,是一道自然、朴实又美丽的风景线。

我希望民众合力保卫这片原始生态,不要乱丢垃圾,不要污染它。时代进步,以摆渡代步的水上交通已少有;我们还有机会目睹和感受源远流长的摆渡情,为小镇增添佳话是上天的恩赐。

乘到对岸买球拍——退休督学●包个诚

小学时,因已故首相敦拉萨和中国邦交掀起一股乒乓球风,那时候整个校园都感染到这股兵乓热。武吉不兰律是小镇,没有运动用品商店,我和几位同学约好,一起走路坐渡船到双溪比力(也称五支)买乒乓拍。

我们买好后准备回家,走到双溪比力华校校友会旁的路口,对面马路有一群孩子看到我们就喊“你们是过港人,我们是五支人,打死你们!”,过后这帮孩子就拿石头丢我们,吓得我们拼命跑。

以前的渡船是舢板船,船夫把两个桨插在泥沼里稳住船身,让乘客上船。在那种情况下,驾摩托车的骑士需要下车把摩托车推上船,但是懒得下车的骑士骑着车上岸,结果连人带车一起掉进河里,最后还动用好多人帮忙才把摩托车弄上岸,也花了不少的修理费。现在的电动渡轮比舢板船方便安全多了。

渡船省钱省时——建筑工友●周财良

有了渡船方便很多,省钱又缩短很多时间,不用绕一个大圆圈。

我驾泥机到过港,一趟就要13令吉令吉,坐渡船1令吉,来回只是2令吉,省掉很多麻烦。

有心人在此设神龛供奉妈祖和拿督公保平安,不过祭品都成了猴子的腹中物。

有心人在此设神龛供奉妈祖和拿督公保平安,不过祭品都成了猴子的腹中物。

每周乘渡轮购物——退休公务员●莫哈末阿沙哈里

我来自甘榜沙哇,每星期会乘渡轮到双溪比力买东西。

小村庄的东西有限,一些物品的价格比外面贵。双溪比力的物品选择多,蔬菜很新鲜、价格也比较合理;所以我情愿乘渡船,由住家到双溪比力大概10来分钟就到了。

如果有一座桥梁连接两岸更好,我听说之前有计划在雪邦河下游建桥,但是地点不是很适合一般的民众。

独家报道:林凤莉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