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研究霸凌的原因

董总夺权派投诉纷争引发电话“霸凌”和“暴徒式”行为。

所谓电话“霸凌”是指神秘人士或叶邹的人打电话给他们本人或家人,开口就是谩骂、咒骂,什么汉奸走狗与粗俗的话都用上了,而且不分昼夜的都有电话“问候”他们和家人,可谓罪及妻孥,终致“我们这两晚连家人打来的电话都不敢听”(庄俊隆语),此之谓四面楚歌乎?

这种情况,不知道该说霸凌者太过分或说他们对夺权派太愤怒。

神秘人一致霸凌夺权派

吉打新民独中校长王增文也投诉说,他和其他15名校长联合发表有关董总纠纷文告后,遭到网络霸凌。

令人纳闷的是,为什么给夺权派和它的支持者形容为无视章程、贪念权位、摧残华教的叶邹两人却没有这样的遭遇?他们两人敢接电话,叶新田还说很多人打电话鼓励他,给他加油呢!两派人马受到的对待何以有天渊之别?

若从夺权派和发表联合声明的校长的投诉来看,不知道是否可用“过街老鼠”来形容他们,所以,他们本人和无论位处南、中、北马的家人才会受到霸凌,全国的神秘人士和网友何以会一致地霸凌夺权派和支持他们的校长?

夺权派固然可以形容这些霸凌、破坏财物者是暴徒,是没有文化的人。

董总属于全体华人社会

姑不论这样的形容对不对,但古人老早就说了:仗义每多屠狗辈。盖“屠狗辈”就是敢作敢为、敢于表达不满和愤怒,所以,夺权派深宜自省,为何弄到天怨人怒,掉掉书袋子来说,这可就是“贼臣乱子,人人得而诛之”的现象呢?

其实,夺权派和那些发联合声明的校长若能公允地分析霸凌行为,霸凌也可理解为是公道自在人心的反应,毕竟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不会乱骂人的。人(中委)多并不等于有道理、能服众,霸凌者未必就是挺叶邹的人,只是他们对夺权派的作为看不过眼,所以才使用这样的手段。

因此,还是刚才那句话:夺权派深宜自省。泥足别越陷越深。

我曾在另一篇稿中说,夺权派如凭多了三两个中委或借兵(法官、注册官、工业协调官)夺下董总领导权,必定会引起华社抵制,届时,分裂华教者不是夺权派又是谁?须知董总并非只是属于中委或董联会的,而是属于全体华人的。听到有这样的广泛霸凌现象后,我更坚持我讲过的话,我相信这就是民心之向背,是公道自在人心,霸凌者懂得谁是谁非。

打胜一场仗输掉一个国

可惜的是夺权派并未因此反省,他们在10号那天宣布夺权成功,陈大锦是新主席。

这是一场政变式的夺权行动,等同胡闹的行为,惹得陈大锦的老巢———一向保持中立态度的柔州5所独中董事会领导人也忍不住,公开谴责夺权派分裂华教,他们可不是神秘人,不是霸凌夺权派,他们在摆事实,讲道理。

不过,夺权派依然没有醒悟,打算在后天召开会员大会。胡闹到这地步,看来他们为了要打一场胜仗而不惜输掉整个国家,不顾身后名了。

实际上,霸凌现象已为夺权派指出一条应该走的路,现在就看他们懂不懂得悬崖勒马吧了!

罗汉洲·时事评论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