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子物语:满座欢腾

餐馆最美丽,是灯火通明,高朋满座的时候。

并不是默计当天收入(当然也有影响),而是人的确有这个“欢乐气场”;与亲朋戚友在一起,吃得开心,由肉体以至心灵一起挥发的正能量,是站在厨房里默默挥刀握铲的厨师,急急内外奔走待候的侍应生,都可以感受得到的。

“椰子屋”第一次感受到“满座滋味”只有我和爱伟两人。2001年的除夕夜,爱伟牺牲回槟城吃团圆饭的好日子,站在柜台后拚命做椰子奶昔,马六甲的朋友,拿着杯子在柜台前排队,当时我们没有侍应生,一切“自己来”。我呢,则在爱伟背后拚命做披萨,单子排满了,做到一半,突然有“万念俱灰”之感,好像做不下去了,咬一咬牙,再做下去。

同时睡醒一起来

那时,刚刚开门学做生意,生意额很低。

后来我们终于有能力请多些员工了。有一天生意很好,楼上楼下全满了。打烊的时候下着大雨,我记得员工培根(如今北京学成回来,已在“培风”为人师表了),还有一个女孩侍应生,开心得在天井里淋雨刷地板。大家都知道“破了营业纪录了”,开心异常。

当天打破的营业纪录是多少?800令吉。

满座,有时候是没有道理的。在马六甲,某一个星期一,我、爱伟与另一名员工。从早上开店到晚上8点,一个客人也没有,正闷得慌。8时正,突然客似云来,楼上楼下全坐满了人。我们吓了一跳,马上投入工作,抽空问一名坐在柜台旁,喝椰子奶普的老顾客:为什么什么时不来,8点才来?“也没什么,睡醒了,突然想来这里,吃点东西。”总不成楼上楼下的顾客,都刚睡醒吧?

众声喧哗的光景

如今回头想想,也很怀念老富都“椰子屋”老房子。从屋外看进去,灯火昏黄,里头觥筹交错,众声喧哗的光景。蓦然回首,大概就是这个意思,美的是那个感觉。不堪回首,又要回首呵。

在Jaya One的“椰子屋”,如今常常有这样的欢乐气氛,尤其是华灯初上,我们在每张桌面点上蜡蠋,摆上香草,把爵士乐扭得大声一点;空气中便弥漫这种低迷令人陶醉的气氛。我喜欢那种已经满座的时候,有一两张座位或者即将结账,不急不徐,与等着的客人闲聊着,点点指指,研究柜台前的糕点。

当然,我是善于回忆的,如果要我选“时间点”,我会选与爱伟两个人,在马六甲“椰子屋”忙个不可开交的那个除夕夜。嗡嗡嗡的打搅冰砂的声音,略带急促,提点我快点做披萨的声音,是那么地甜美。

庄若餐馆最美丽,是灯火通明,高朋满座的时候。 并不是默计当天收入(当然也有影响),而是人的确有这个“欢乐气场”;与亲朋戚友在一起,吃得开心,由肉体以至心灵一起挥发的正能量,是站在厨房里默默挥刀握铲的厨师,急急内外奔走待候的侍应生,都可以感受得到的。 “椰子屋”第一次感受到“满座滋味”只有我和爱伟两人。2001年的除夕夜,爱伟牺牲回槟城吃团圆饭的好日子,站在柜台后拚命做椰子奶昔,马六甲的朋友,拿着杯子在柜台前排队,当时我们没有侍应生,一切“自己来”。我呢,则在爱伟背后拚命做披萨,单子排满了,做到一半,突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