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增加 偏向“三低” 中国吸毒者逾1400万

(北京24日讯)“6·26国际禁毒日”即将到来,《2014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今天正式发布。这是中国首次对外发布有关该国毒品情况的报告。

首次公布《毒品报告》

从毒品滥用情况看:一是该国登记在册吸毒人员数量的持续增长,毒品滥用结构发生深刻的变化。截至2014年底,全国累计发现、登记吸毒人员295.5万名,实际吸毒人数超过1400万。滥用合成毒品人员累计登记人数首次超过滥用传统毒品人数。

二是吸毒人员低龄化、多元化趋势明显,毒品种类多样化特点突出。截至2014年底,35岁以下青少年占在册吸毒人员总数过半。吸毒群体向企业事业职工、自由职业者、演艺界人士甚至公务人员等人群扩散。

吸毒者数量新增48万人,参照国际上通用的吸毒人数显与隐性比例,实际吸毒人数超过1400万;全中国涉毒县市增至3048个,占该国县市总数九成以上。

吸毒者数量新增48万人,参照国际上通用的吸毒人数显与隐性比例,实际吸毒人数超过1400万;全中国涉毒县市增至3048个,占该国县市总数九成以上。

“金三角”最大毒源

三是毒品的社会危害日益严重。截至2014年底,仅全国在册登记吸毒人员已死亡4.9万名。全国每年因吸毒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达5000亿元。因吸毒引发的侵财性违法犯罪案件多发,自杀自残、伤害他人、毒驾及袭警抗法等极端肇事肇祸现象时有发生。

从毒品来源情况看:境外来源方面,“金三角”地区罂粟种植和冰毒生产仍保持较大规模,是中国境内海洛因和冰毒片剂的最大来源地。“金新月”地区海洛因和南美洲的可卡因在中国毒品消费市场占有一定份额。

境内来源方面,广东、四川是境内冰毒晶体和氯胺酮的主要源头,一些不法分子趁中国尚未列管绝大多数新精神活性物质,在该国生产此类毒品。

从毒品贩运情况看:一是贩毒群体呈现“三低”特征,即年龄偏低、文化程度偏低、就业能力偏底。二是贩毒手段隐蔽、狡猾、渠道多及变化快。三是毒品从境内流出或经过境现象不断增多。四是毒品流向呈现出较强的地域性。五是大宗毒品案件增多。六是物流基地、互联网涉毒问题突出。

成龙儿子房祖名今年2月14日北京召开记者会,就涉毒事件向公众道歉。

成龙儿子房祖名今年2月14日北京召开记者会,就涉毒事件向公众道歉。

艺人借吸毒找创作灵感

当天上午,针对有媒体提问如何看待明星吸毒,中国国家禁毒委员会副主任、公安部部长助理刘跃进回应称,打击毒品犯罪,并没有对某一个群体和职业特殊打击,而是全方位的,不过在演艺界确实有少部分人吸毒,“有些人还编造了理由说,搞艺术的吸点毒才有灵感,这个都是歪理邪说”。

刘跃进又表示,海洛因等传统毒品蔓延的情况得到遏制,不过,吸食冰毒、氯胺酮等的合成毒品的人增长迅速,截至去年底,滥用合成毒品的累计登记人数,首次超过滥用传统毒品人数,反映出中国吸毒结构有新变化。

报告又称,从毒品形势来看,当前国际毒品问题正处于加速扩散期,全球吸毒人数超过2亿。

阿龙(中)星期二与其他戒毒学员一起排练吉他弹唱。

阿龙(中)星期二与其他戒毒学员一起排练吉他弹唱。

“妈妈,戒毒后我就回家”

阿龙(化名)今年21岁,一年前因为吸毒被送进了云南大理强制隔离戒毒所。阿龙的父亲10年前因病去世,他初中毕业后就进入社会,因交友不慎染上了毒瘾。阿龙一度失去生活的信心,自暴自弃,没有钱吸毒时就找母亲要,有时还打骂母亲,让独自拉拔他长大的母亲伤透了心。

来到戒毒所之后,从一开始的抗拒、逆反到后来的积极、主动,阿龙找回了曾经的自我。阿龙很有“明星相”,擅长唱歌,也喜欢跳民族舞,他参加了所里的艺术团,还经常到校园、社区现身说法,讲述毒品的危害。现在阿龙已经度过了生理脱毒期,处于康复戒毒期,预计一年后他将可以离开戒毒所,开始新的生活。

阿龙星期二在戒毒所里看黑板报上的文章《献给妈妈的歌》。

阿龙星期二在戒毒所里看黑板报上的文章《献给妈妈的歌》。

痛恨吸毒经历

阿龙说:“我非常痛恨那段吸毒的经历,差点就毁了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出去以后马上回家,好好孝敬我的妈妈,不再让她操心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