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誉:新兴亚洲压力加重 大马展望维持负面

(吉隆坡24日讯)国际评级机构惠誉(Fitch)点出,新兴亚洲的主权信贷评级“压力增大”,没有任何一国获得“正面”展望,而大马和蒙古则继续并列为“负面”展望。

惠誉在《2015年次季亚太主权评估》报告中指出,新兴亚洲正面对疲弱原产品价格、私人界负债率不断提升,以及美联储将在年内逐步升息的挑战,促使在推动增长、外部和公共财政方面,备受压力。

在10个新兴亚洲中,只有大马和蒙古的展望为负面,但也没有任何一国获得正面展望。

惠誉表示,大马债务逐渐攀高,特别是公共领域和家庭债务,且储蓄和投资的差距扩大,显示宏观基本面疲弱,对未来信贷评级带来压力。

不过,在考量到合理的强劲增长率,以及强稳的外部偿付能力,该机构暂维持“A-”的评级。

aus

连带负债升高成隐忧

自去年7月将大马展望下调至负面后,惠誉多次发文告表达对大马主权信贷评级的担忧,甚至可能会将我国的评级调降;本月初,财政部官员还与惠誉代表见面,期望说服该机构信任我国的财政巩固举措。

普遍预期,惠誉将在6月底或7月才完成对大马的评估,并决定是否会下调评级。

惠誉亚太主权评级主管高翰德(Andrew Colquhoun)受彭博访问时指出,直到评估完成前,都不会发表任何意见。

在上述报告中,惠誉指大马高度依赖原产品收入,让经济架构持续疲弱;刚推出的消费税虽有助巩固公共财政,但单靠这新税制,而政府又不再削减开支,始终无法达到财政赤字目标。

另外,政府的连带负债(Contingent Liabilities)仍是公共财政莫大隐忧之一。截至去年底,政府担保债务已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约16%。

乔瑟夫泽维格里奇

乔瑟夫泽维格里奇

亚洲开发银行助理首席经济学家乔瑟夫泽维格里奇:

减缓美升息冲击
弱势令吉利出口商

亚洲开发银行(ADB)助理首席经济学家乔瑟夫泽维格里奇(Joseph Zveglich)表示,疲弱的令吉可让大马出口商从中受惠,且更具弹性的汇率,有助缓冲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后的影响。

他接受彭博社访问时指出,比起将令吉重新与美元挂钩,国家银行可用利率来限制资本外流。

“若此时在毫不清楚目的的前提,就将令吉重新挂钩,那将会让出口商失去所有潜在利益。”

前首相敦马哈迪日前表示,令吉当前的贬势可能是政治造成,如果将令吉和美元挂钩,就能提高人民信心,不失为稳定令吉汇率的方法之一。

令吉在过去6个月内贬值约6.7%,成为表现最差的亚币。截至晚上7点,令吉兑美元报3.7622。

乔瑟夫也表示,相较于2013年,东南亚经济体如今能更好地抵御美联储升息后资金撤离的情况。

另一方面,亚开行高级经济学家黄添喜也表示,区域经济体正处于持续增长期,大部分都有来往账项盈余,以及高水平的外汇储备。

姚金龙

姚金龙

大马科学与工艺大学商学院院长姚金龙:

占GDP逾70%
国债水平尚可接受

资深经济学家姚金龙表示,我国包括连带负债(Contingent Liabilities)的国债水平,应该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约70%,对新兴经济体来说是可接受的范围。

目前是大马科学与工艺大学商学院院长的姚金龙点出,国债的“可容忍范围”,应该是不超过GDP的80%,才能继续吸引投资。

“我相信目前的国债加上连带负债,大概在70%的水平,对大马这样的新兴经济体来说还算可以。”

连带负债主要是指政府部门发行或替旗下臂膀担保的债务。

但他也强调,政府也必须要更谨慎地处理连带负债,确保投资信心稳健。

姚金龙昨天在亚洲发展银行(ACB)的《2015年6月亚洲债券监控季度报告》的推介礼上,发表上述谈话。

对于美联储料在年底起启动升息步伐,他认为,这不会对大马下半年债市的稳健度,造成太大冲击。

除了国债水平依旧稳定,我国经济层面也有相当强稳的增长,令吉疲弱同时也带动出口活动。

“无论如何,美联储升息会先影响债券投资组合,债市的长期殖利率可能会走高,但在受到冲击后就会回归正常。我们预见资金会有序地流动。”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