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园主转行 合作社亏损 胶价跌拖累和丰各业

(和丰24日讯)虽然目前胶价略为回升,但因长期还是面对跌价趋势,担忧生计饱受打击的小园主和胶工纷纷选择“离场”,到外地找生计,导致操胶刀者越来越少,胶水收购生意也一落千丈。

Clipboard-22

此情况已持续了大约一年的光景,使到传统产胶区,尤其是和丰市场面对疲弱的消费力,专做园主胶工生意的早市熟食生意也大幅度下滑。

以收购胶水为主的也朗有限合作社首当其冲,前年与去年的业绩比较,从赚钱“变”亏损,导致面对裁员、减少补贴、暂停派发会员子女奖励金,甚至取消股息。

愈来愈少人操胶刀,胶水收购站胶丝大幅度减少。

愈来愈少人操胶刀,胶水收购站胶丝大幅度减少。

卖胶水者减半——胶水收购商●陈先生

数年前胶价高峰时,有约300名胶工、园主到我的胶水站售卖胶水及胶丝,在胶价持续滑落情况,一年前还有70多人,可是到今天只有约30人到来售卖胶水,情况越来越不乐观。

早期还有不少印度同胞操胶刀,如今大部分都前往外地工作,每个月收入好过割胶很多,因为操胶刀须面对许多难题,包括需看老天爷的“脸色”,倘若天色不佳或割完后下雨,他们就算是辛勤工作也无法得到应有的回酬,只能默默地在心中哀嚎。

也朗路的橡胶树,大多数已“年迈”了。

也朗路的橡胶树,大多数已“年迈”了。

还有和丰阿育路、连登路及也朗路一带的胶树也“年老”了,年轻人也不想从事此行业,因此一些老园主干脆改种其他农作物,特别是容易照顾的油棕树。

暂搁胶刀3年——70岁●覃忠建

胶价跌,小园主可以选择放下胶刀,暂时不割胶、不施肥、不打药水,胶树仍然可以生存。

我已经3年没有操胶刀了,今天是要去胶园喷射杀草剂,因为胶园的道路都是野草丛生。

合作社停发奖励金——也朗多元有限合作社董事主席●戴宝成

收购胶水、胶丝是本社的主要营业来源,随着胶价低落,社员多选择不割胶,自然的本社的收入也告减少,为了维持运作与生存,本社内部也作调整,包括减少开销、减少超时工作津贴、裁员措施。

本社也迫不得已的暂停派发会员子女奖励金及社员股息,并希望社员谅解及配合,以协助渡过经济难关。

胶工顾客减七成——桃记东主●刘健光

我从事云吞面生意,过去每天在凌晨3点前开店赶做园主及胶工的生意,随着胶价下滑,这年来感受生意也下跌,特别是胶工与园主顾客少了七成之多。

由于少了胶工与园主顾客,加上治安不好,只好把做生意时间延迟,在清晨4时才开店。

官国强:想不到胶价低落,经济饭菜生意也受影响约30%。

官国强:想不到胶价低落,经济饭菜生意也受影响约30%。

生意受挫30%——经济饭档主●官国强

我的顾客大部分是园主、胶工及建筑工人等,原产品价格低落,我的生意受影响程度达30%之多。

无论如何生意还是要做的,我会继续维持薄利多销的营业方针,吸引其他顾客光顾。

独家报道/摄影:陈体安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