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人收入提升又如何?

大马统计局本周一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我国家庭月入的中间值于去年提高11.7%,达到4585令吉。

若与2012年的3626令吉相比,去年的4585令吉,短短两年内增加959令吉,增幅达到26.45%。

此外,我国家庭月入平均值也从2012年的5000令吉,于去年提高至6141令吉。换句话说,短短两年内,增幅达到1141令吉或22.82%。

在过去多年国人倍感通货膨胀压力,生活百上加斤,薪金增幅及收入却追不上通胀之际,统计局的上述数据,无疑令人眼前一亮。

但,这数据固然亮丽,但只是表面而已。

这是因为,除了吉隆坡、布城、雪兰莪、纳闽、柔佛、马六甲和槟城,其他各州的家庭月入中间值,都低于当局设下的4585令吉国家收入水平。

各州人民收入差距大

同样的,各州的家庭月入平均值,也只有吉隆坡、布城、雪州、纳闽及柔佛,是高于全国的6141令吉收入水平。其余各州都是低于这个水平。

如果把这些数据比拟成国人的幸福指数,那么,只有相对经济发展较发达和迅速的雪隆、南马和槟城人民有“幸福的感觉”,其他各州则欠奉。

大马欲在2020年成为高收入和先进国,如果届时,只有上述几个经济较发达州属或地区的人民收入较高,其他各州人民的收入却远远落后,那即使全国平均水平已达先进国的高收入水平,并没有太大意义。

同一天,首相署部长阿都华希说,政府将在第11大马计划下,专注于提高国人的收入,而第11大马计划下有多项策略着眼于此。

他说,要达到这目标,政府将专注于提升国人的工作技能及教育水平。

政府将在第11大马计划下,专注于提高国人的收入。

政府将在第11大马计划下,专注于提高国人的收入。

国家发展开倒车

看来,要达到这目标,还有很多的挑战。但眼前看到的是,国人的教育水平和工作技能也许可通过种种政策、策略和措施来提升,但近期发生在国内的一些事件,却看到国家发展在开倒车。

例如,双溪大年一所国小副校长被指不但在斋戒月要非回教徒学生不可以在回教徒面前喝水,还“出言不逊”,要非回教徒学生到厕所去喝水,并可以选择“喝水龙头的水或喝尿”!

虽然此事传开引起轩然大波后,该名副校长已道歉及收回有关言论,但伤害已经造成,更伤害了非回教徒国人的感受。

吓退外资

几乎同一时间,关丹市议会突然祭出一道通令,指示区内酒廊、卡拉OK、按摩院等娱乐场所,斋戒月期间只可营业到晚上11时30分。

此外,继早前发生妇女被令穿纱笼进入交通局后,雪州周一则上演记者和居民被指裙子没过膝盖,被禁进入州政府大厦的事件。

虽然事后关丹市议会收回成命,撤销上述通令;雪州大臣则强调相关举措绝对不是州政府的条例,而是相关保安人员本身的判断。

但同样的,有关事件再次伤害国人尤其是非回教徒的感受,甚至令外国人包括外资闻之色变。

生产力跌存隐忧

在国家一方面致力朝向高收入、先进国目标迈进,另一方面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越来越宗教化、种族化的偏差事件。

即使国人的教育水平和工作技能有所提升,但政策与行政偏差一再涌现,只会令国人包括外资商家却步,减少投资和就业机会,那该如何全面提升国民收入、提振国家经济?

还有,在收入提升的同时,我们的生产力是否同步提高?

最近公布的2014/2015年生产力报告显示,2014年建筑领域及农业领域生产力比2013年好,惟制造领域及服务领域生产力则比2013年逊色。

但制造及服务领域才是大马经济的两大支柱,这两大经济主力领域的生产力双双下跌,说明了问题所在。

诚如国家银行前副总裁林西彦最近所言,国家生产力必须提高,再加上创新,才能达到繁荣,才是能确保一个国家长期经济福利的因素,否则我们将停留在中等收入陷阱,那高收入国目标将沦为空谈。

李治宏(南洋商报副新闻编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