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绒岸外的启示

丹绒岸外是一家从事石油天然气服务的供应商,近来却再度令人注目;从开始的董事部纷争,并设立独立委员会调查,导致3位董事会成员被指涉嫌渎职而暂停执行职务,只保留董事职位。于是引发董事讼诉,要求赔偿名誉损失,并且告到反贪污委员会、大马证券委员会;此外,丹绒岸外的小股东也向警方举报,要求召开股东特大,提出罢免3名董事,另委任5名新董事等事层出不穷。

然而,这项董事纠纷却戏剧性落幕,3位被暂停执行职务的董事也复职,股东特大也被撤销;此外,董事局成员也调动,以及恢复3位暂停执行职务之董事,并在大马证券委员会的建议下,委任费里尔霍森会计公司,进行法务稽查。

孰料一经这项法务稽查,竟然发现公司有6宗交易具有争论性。这6宗交易是向Bourbon公司收购岸外支援船的子公司缺欠竞标资格;收购Gastel公司股权出价过高;中国乙烯丙烯二烯单体投资付款未按照程序;收购英国伯明翰产业未经股东批准;菲律宾铬铁矿投资合约有违法条款;建筑工程要求(CRW)其商业可行性存疑。而上述各项交易中,所涉及的款项都是超过百万令吉计算。

当中Gastec的交易涉及款项是3430万令吉;购买伯明翰产业的款项达6270万令吉,以及宣告失败的涉及620万令吉的菲律宾铬铁矿计划。

其他受到法务稽查调查的交易是丹绒岸外在中国的320万乙烯丙烯二烯单体计划,以及一项建筑工程的索求。

两停职董事没违法

然而,在法务稽查中的另一项重要发现是,被暂停职务的丹斯里陈建顺以及莫哈末沙比里,并非如独立委员会所指的触犯受托责任,陈建顺在此交易并没有利益冲突。

反贪污局也证实在5月20日扣留一位前丹绒岸外董事协助调查收购Gastel公司事项,并在刑事法典117条文下还押。

丹绒岸外在法务稽查发现企业的弱点之后,新董事部也采取积极防范措施,并设立特别专案组研究费里尔霍森的法务稽查报告后,对有关质疑的交易案展开下一步行动。

丹绒岸外的不当交易行动,对一些上市公司敲起警钟,并唤醒人们对企业管理以及运作透明度的关注。尽管证券委员会提倡企业管理,并要求公司董事参加课程,以防范内部或有不当的交易,然而,类似不当交易行为却一再出现,确实很令人痛心疾首。

如果一切交易通过股东常年大会或股东特大的批准,类似情况将可以避免。

丹绒岸外事件的启示,将作为上市公司的警惕。

高其富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