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提升我国教育水平?

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将会在第19届共和联邦教育部长会议,分享我国教育发展的经验,同时也要吸引更多成员国学生来我国深造。要吸引他国学生到来我国深造,首先要问我们的教育有何优势与国际竞争力。

根据统计,2013年共有3万3408名我国学生到共和联邦国家深造;2014年增加至5万1883名,其中以英国、爱尔兰、澳洲、印度及新加坡居多。反观我国,在2013年共有3214名共和联邦国家学生来我国留学,而2014年则微增至3851名。从数据显示,我们出国至共和联邦国家深造的学生,远远超过来我国就读的共和联邦国家的学生(13:1)。

形塑两种学校三种语言

我国一直谈的教育大蓝图,基本上是在一个国族(Bangsa Malaysia)的概念之下,型塑出两种学校、三种语言的学制样貌。我国从1957年独立以降,承继《拉萨报告书》的精神,以马來文作为考试用语一直是我国一贯的教育政策。其先是逐步淘汰1960年代以英文为考试用语的英文中学,后在1970、1980年代因应课程统整改革而规定马來文为所有政府中学考试的考试用语。

然而,以马來文为考试用语的升学制度对外是影响中学生国际性测验评比的低落,内部则是出现一些变化,包括国民学校缺乏了吸引力。我国一直在“马來文/英文”以及“马来西亚国族/全球竞争力”的摆荡之间。

必须摒弃族群中心思维

我国如果无法有决心的处理上述问题,任何的宏愿或蓝图往往都是纸上谈兵,根本无法落实国际化,也妄想要强化我国在教育与经济领域上的竞争力。发展与保存马来文是有必要的,但如何在保有本身族群文化与全面为我国教育松绑中取得一个平衡点,这是考虑在位者的智慧。我们若有决心打造成区域的教育中心,就必须作出彻底的改革。

前首相马哈迪一直说我国能取新加坡而代之,这是说给族群主义者听的。一个以族群主义为中心的思维,如何能以务实精神与世界接轨的思维相比较呢?我国欲提升国内的教育水平,使我国教育具有国际竞争力,以及吸引国外学生,就有必要摒弃族群中心论的思维逻辑,方能让我国教育脱胎换骨。

这一天是否会到来?笔者持保留的态度,因为前路仍是荆棘满途、障碍重重,坦途还在遥远的一方。

利亮时(作者是台湾高雄师大客家文化研究所所长)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