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遵循传统工作模式 XY世代宁减薪换自由

“思科媒体汇报会:互联能人劳动力崛起”的主讲者,左起卓振辉、佐翰马里甘及蔡明忠。

“思科媒体汇报会:互联能人劳动力崛起”的主讲者,左起卓振辉、佐翰马里甘及蔡明忠。

(吉隆坡24日讯)宁可减薪,也不愿自由“被绑”!

我国只有三分之一的公司提供具有弹性的工作安排制度,不过调查却显示,超过60%大马X世代和Y世代职员,不再或不想继续遵循传统工作时间和模式而使到自由“被绑”。

超过半数X和Y世代,竟然愿意通过减薪来换取更有弹性的工作时间及环境。

仅三分一公司灵活工作大马人才机构(Talent Corp)总执行长佐翰马里甘说,根据该机构一项调查显示,国内仅有三分之一的公司含有某种形式的灵活工作制度,但根据思科互联世界科技报告调查,却又超过60%大马X世代(65.6%)和Y世代职员(61%)较向往更自由工作时间及地点。

“如果以全球调查结果为基准,全球仅有超过40%人数不愿面对传统上班时间,即X世代45%及Y世代46%。”

他今天在“思科媒体汇报会:互联能人劳动力崛起”主讲时说,其数据明显显示国内劳动力对灵活工作制度的强烈要求,但国内的公司却未能回应此要求。

另外两名主讲人是思科系统(大马)私人有限公司国家经理蔡明忠,以及Social Grooves董事经理卓振辉。

弹性上班时间留人才

佐翰马里甘指出,过去5年可看到X世代及Y世代对越来越重视工作生活平衡的现象,并建议公司抓紧此机会,提供更有弹性的上班时间及环境,来吸引及留住人才。

“近年来很多人资部都注意到员工对工作生活平衡的需求逐渐增加,有些甚至被这种现象吓到,因为连毕业生去面试时都询及有关公司是否有提供弹性工作安排制度,或任何工作生活平衡制度。”

他说,除了在新招募时遇到这种现象之外,也可在公司的员工调查结果中观察到此现象。

已成家X世代更需灵活工作制

佐翰马里甘也指出,思科互联世界科技报告也显示,相比Y世代,高达65.6%,大部分已成家的大马X世代更需要灵活工作时间。

他以国内女性职员为例指出,大马要迈向先进国,人才是相当重要的,但在2014年,我国女性就业率仅有53.6%,在东盟区域最低之一,连泰国、越南、新加坡和其他先进国都已超越60%。

他说,X世代女性职员一般都是在成家后,因无法平衡工作时间及其他责任如照顾孩子、接送孩子上课等,才会退出职场,因此X世代才是实际需要灵活工作时间的一群。

回应员工要求缓慢

他指出,很多公司口口声声说人才很重要、员工很重要,但在面对员工的要求及回应,速度却非常缓慢,反之在面对客户需求却相当迅速。

“试问,有多少家公司会分类其员工提出的要求?

“Y世代的员工可能不会想要很多医疗福利,可能是要更高的薪金,而X世代可能会比较关注孩子的医疗保健福利或学校假期时期更自由的工作时间来陪同孩子等。”

因此他认为,大马公司是时候必须开始改变其传统工作思维,开始对员工的需求作出回应。

公司不改变 加剧人才流失

蔡明忠指出,其实我国很多公司都低估了大马X世代及Y世代的行为及期望变化。

他说,相比全球的26%X世代及29%Y世代,我国有54%的X世代及53%的Y世代愿意通过减薪,来换取更弹性的工作时间及环境。

“如果公司没有针对此趋势做出改变,会导致更多人资流入竞争对手或流出国外,白白浪费了这些人才。”

卓振辉解释,我国X世代及Y世代会比其他国家更想要自由上班时间及环境,不仅是因拥有良好链接于互联网,也受其他因素影响,包括国内严重交通阻塞问题等。

58%Y世代为手机放弃性生活

思科互联世界科技报告也显示,80%的大马Y世代及56%的X世代,每天一起床就先看手机,仅有15%的Y世代和40%的X世代先看亲人。而全球数据则显示54%的Y世代及38%的X世代一早起床先看手机。

甚至有58%的大马Y世代宁愿选择智能手机而放弃1个月的性生活,全球则有48%的Y世代作出相同的决定。

全民就业等同人才短缺 跨国公司不愿投资更多

佐翰马里甘指出,我国全民就业,其实也反映了国内面对人才短缺的现象,使到跨国公司不愿来投资。

他说,我国的失业率经历各种经济风暴仍保持在3%,以经济角度来看,这代表全民就业。

“实际上,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不少跨国公司不愿在大马投资更多,因为他们把我国的人资或人才视为相对偏紧。”

询及有关“一人多职”是否会影响大马就业机会时,他这么表示。

年轻人倾向自由职业

他说,如果通过科技,让一个人能完成多项任务能让我们空出更多人才,那就意味着更多商业、经济增长及国家收入。

他也指出,这3%失业率里面,30岁以上的人几乎可忽略不计,但青年人则有高达25%的失业率,这代表着市场不匹配,但也极可能是因现在的年轻人都倾向自由职业。

他举例,“oDesk”,现改名为“upwork”网站,是提供自由职业工作的网站,已鉴定大马为其市场增长之一,尤其是在资源那方面。

“年轻人倾向自由职业的‘员工’,可能没有被较传统调查的数据收集到这方面的资料。”

传统思维没变 科技效用不大

佐翰马里甘也指出,科技在提供弹性工作时间及环境扮演着推动的角色,尚若雇主或公司的传统思维无法改变,那就毫无意义。

他说,公司及雇主需要了解一点,即在现在科技发达世代,使用这些科技来实行弹性工作制度是既不复杂或推高成本,而主要问题可能取决于思维方面。

“我怀疑大马工作环境仍流行使用传统环境,就是雇主抵达办公室时就要看到员工在办公室,离开时也要看到员工在办公室。

“但众所周知,即使员工每天到办公室上班,并不代表一定有生产力。”

分阶段尝试弹性工作

他建议,公司可使用推介新产品的策略,先展开试点阶段测试弹性工作制度。

“不要直接全面施行其制度,这样风险太高。公司能尝试的是先从高绩效者开始。”

卓振辉也提醒公司领导层或雇主,在使用科技来落实弹性工作制度时,如果没有适当的采纳、教育和环境,是会造成反效果的。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