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媒:涉欺诈、贪污及洗黑钱 玛拉高层澳洲置产牟利

Mara

(八打灵再也23日讯)澳洲媒体揭露有大马高官利用政府机构资金,在墨尔本以超高价购买房产,把房产交易用来洗黑钱,且涉及欺诈及贪污。

澳洲媒体也点名这些官员是人民信托局,或通称玛拉(Majlis Amanah Rakyat,MARA)的高层。

报道指,澳洲警方正在调查这几宗有大马高官及商人在墨尔本涉及售价过高的房地产交易案件,警方也证实当地楼价大涨,房地产交易成了外国黑钱的“避风港”。

马澳媒体合作调查

因此,警方已锁定调查的范围包括涉嫌欺诈、贪污及洗黑钱,因为这些涉及欺诈的交易,已让澳洲一些小商家成了受害人。

根据澳洲The Age报道,Fairfax Media的3名记者透过在英国维尔京群岛和新加坡的避税天堂空壳公司跟踪数百万澳元的房地产交易,揭露这起事件,并怀疑当中涉及犯罪手法。

这3名记者以3个月时间收集涉及数名大马人的文件,警方同时要求他们先别让报道曝光,以免有关证据被篡改或销毁。

逾千万元遭“干捞”

据报道指出,这一班大马官员使用政府机构的资金,在澳洲以2250万澳元(约6540万令吉)购买公寓单位。该公寓估价只有1780万澳元(约5170万令吉)。

报道说,这意味着多出来的475万澳元(约1380万令吉),遭“干捞”了。

这班人也被指在墨尔本中央商务区购置办公楼和公寓,牵涉的交易总额超过8000万澳元。

高官儿子酷爱跑车
促成玛拉房产交易

报道说,澳洲考菲尔德郊区公寓达德利楼(Dudley House),是这宗交易的核心部分。

在2013年,由玛拉及Fairfax Media报道里所点名的大马官员及其商业伙伴所购入。

报道指出,涉及的玛拉高层拥有“拿督”头衔,而且其儿子酷爱名贵跑车,包括法拉利及保时捷。

报道也指出,在大马只需政商关系强,不只是投资数百万澳元来购买房产,也通过高价转售给大马政府,一转手就赚取价差的丰厚利润。

据一份机密文件揭露,就是这名高官钟爱保时捷跑车的儿子,促成让玛拉完成这房地产交易的幕后推手。

据财产记录和机密的电子邮件内容显示,涉及的马来西亚人,要求475万澳元作为房地产交易“回扣”。

向澳发展商付假发票
再转成“回扣费”进袋

报道指,当局在随后的破产程序中,召见涉及这交易的澳洲商人,也让清盘人得知一些震惊的消息。

一名涉案的房地产发展商彼得米尔斯去年向民事法庭承认,该475万澳元是“获得这交易的疏通费”。

另一名发展商克里斯迪米多务也指该公寓价格是“人为因素”导致抬高至2250万澳元,其实是“索价过高”。

“错估”投资避澳洲审查

相关大马公司是通过向澳洲发展商支付假发票。3家位于白沙罗及武吉加拉的公司发出据称是支付“专业意见”和“顾问及咨询费”的发票,但是调查结果显示,根本没有这项服务。

外泄的电子邮件也揭露暗中操控这房地产交易者借由“错误估计”其投资,来企图掩盖本身犯罪行为,躲过澳洲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的目光。

在维多利亚州最高法院去年的诉讼案中,澳洲发展商克里斯迪米多勿指其大马商业伙伴属于“高层次”及“看来关系很强”。

当被询及该475万澳元“回扣费”时,克里斯迪米多勿指他相信这笔钱流向马方,但他表明没有就该金额“提出具体问题”,因为他“更关注能否达成交易”。

另一名涉及交易的大马及澳洲双重国籍者丹尼斯向法庭说:“我们不是圣人……我们只想完成交易。”

澳150债权人  受拖累恐破产

报道指出,这些交易导致约150名澳洲债权人,包括墨尔本商家约翰邦德和其他建筑商,因一家涉及这交易的公司倒闭,面临破产或亏本困境。

约翰邦德向Fairfax Media说,这笔交易欺骗了不少澳洲人,并严重涉贪,但没有人需起负责任。

报道说,澳洲政府首次透过有力证据,揭露拥有当地房屋的外国人违反澳洲法律,抬高悉尼和墨尔本屋价的刑事罪行。

这事件也揭露澳洲政府面对的严重问题,即外国人相对容易地在没有检测下,把黑钱流进澳洲,特别是涉及外国官员。

玛拉被指买入位于澳洲考菲尔德郊区的公寓达德利楼。(互联网照片)

玛拉被指买入位于澳洲考菲尔德郊区的公寓达德利楼。(互联网照片)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