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巷“查”准证没钱被激怒 7警勒索殴打抢2外劳

赵克柯(左起)、谭泽欧和纪女士向郑来兴(白衣者)寻求协助。

赵克柯(左起)、谭泽欧和纪女士向郑来兴(白衣者)寻求协助。

(槟城23日讯)2名缅甸籍外劳在晚餐后返家途中遭7名警员拦截及勒索,随后因无法交出金钱而被殴打,2人的财物更被警员抢走!

谭泽欧(29岁)与赵克柯(34岁,皆译名)上周五晚上约9时欲从四条路返回二条路的宿舍时,被7名乘坐摩托车巡逻的警员以要带返回警局及鉴定工作准证为由拦截他们,其中6名警员当时身穿制服,而另一名则穿便服。

这2名在二条路一间制铁厂工作的外劳,当时不疑有诈,便乘上警员的摩托车欲前往警局证明自己的身分,不料却是一场噩梦的开始。

指示花钱“解决问题”

他们今日在雇主纪女士陪同下,向民主行动党光大区州议员郑来兴投诉时指出,4名巫裔及3名印裔警员并没有如较早前所说般要将他们2人带往警局,反之却把他们带至五条路的一个暗巷,并以手铐扣上他们2人。

这些警员过后告诉他们,指他们两人持有伪造的外劳准证,并声称若两人真的被带往警局,将会花费一大笔金钱。

警员也表示,若两人愿意交出一些现款,可以协助他们“解决问题”。

两名外劳表示,他们当时表明身上并没有现款,也不担心前往警局查证准证的真实性,惟他们的回应却激怒了现场的警员。

他们表示,其中身穿制服的警员强行打开2人的背包;谭泽欧的前胸及臀部更分别被巫裔便服警员以脚踹了3次和1次,赵克柯的臀部则被踹了1次。

打人后抢走手机

两名外劳表示,由于疼痛难当,谭泽欧忍痛拨电予自己的雇主纪女士求助,但被警员拦截,一名警员过后拿过其手机和其雇主通话,然后便抢走手机扬长而去。

纪女士随后欲前往该处时,绕了多次方在暗巷找到2名外劳。

2人在此事上共损失超过700令吉的财物。

由于不满警员暴力对待自己的员工,纪女士在隔天前往警局报案及带2人前去诊所验伤,也向光大区州议员郑来兴寻求协助。

报案遇见涉及警员 赔新手机道歉求和

纪女士也揭露,在她与员工前去百大年路警局报案时,赫然发现其中3名涉及警员在警局里,对方更私下以前去新光大广场购买新手机赔偿其员工和道歉为条件,要求她不要针对此事报警。

“而且当我员工向警方投报时,曾提及该摩托车的车牌号码,但负责警员却没把该车牌打入报案书里。”

无论如何,纪女士拒绝息事宁人,反之继续向警方报案及要求彻查此案,不能包庇任何涉案的警员。此外,在经过医生的验伤后,遭殴打4次的谭泽欧并没被发现有任何明显的外部伤痕。

根据谭泽欧,该名殴打自己的警员在他报警后,曾两次骑着摩托车载工厂前巡视,但庆幸自己没被对方发现,也不知为何后者有此举动。

雇主:员工多次被骚扰

纪女士与2名外劳在记者会上直言,这已不是其员工第一次面对警员的骚扰。

“他们已经多次骚扰我们的员工,当中一名外籍工人欲将1500令吉汇款回家乡时,路上遭警员拦截及直接拿走。”她表示,当时该名员工因无法出示任何证据而无法报警,而如今2名员工再被勒索金钱及遭殴打后,记下其中一辆摩托车的车牌。

郑来兴:要求槟总警长关注

郑来兴指出,将会发信函予槟岛东北县警区主任米奥法力和槟州总警长拉欣韩纳菲,要求2人关注此案。

他坦言,客工被警员骚扰的事件并不新鲜,希望警方能正面关注类似事件。

警方保证不姑息滥权者

槟岛东北县警区主任米奥法力在较后接受记者访问时表示,警方已接获事主的报案及展开调查,若发现警员涉及滥权,将不会姑息。

他表示,警方发现过程中并没有涉及财物损失,而2名客工被检举是因当时身上没有证件,惟警方在较后证实有准证后就释放2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