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铁项目败给日本新干线 中国寄望夺泰国快铁

lrt

 

中国高铁技术发展一日千里,雄心壮志进军海外,但近日接连错失墨西哥、泰国两张高铁大单,未来在新马高铁、美国加州高铁等国的项目上,也面临日本、欧洲等国的激烈竞争,高铁“走出去”正面对巨大挑战。

虽然中国在争取泰国高铁项目败给日本新干线,但泰国的快铁计划很可能落入中国手里。泰国交通部长巴金将军近日接受媒体访问时说,泰国目前仍有多个铁道项目准备兴建,从曼谷至清迈的高铁项目只是其一。

泰国交通部长巴金透露曼谷至清迈高铁最终落在日本手里的来龙去脉。他说,中国与泰国合作的是“曼谷—廊开—寮国—中国”线路,与中国的铁路建设合作从上个政府班子起就已经确定合作意向,新政府执政以来一直按部就班进行着。

他说,一开始泰国也想做成每小时200公里至300公里的高铁。但是一方面因为中国虽然国内的高速铁路能够达到每小时300多公里,但是输出境外的技术,最高曾做到过的是每小时160公里,经过泰国政府的一再要求,最后确定为每小时180公里的双轨标准制铁路。

沿线居民难负担高票价

再者,这条线路沿线都是泰国相对比较贫困落后的地区,途经府县的居民收入也相对较低,而寮国也是比较贫困的国家,如果建高铁,因成本会高出数倍,票价势必会较高,沿线居民很难负担得起,造成无法充分利用这个高成本投入的项目。不如用较少的投资建双轨铁路,每小时180公里也比现今的每小时50公里要快上三倍多,票价也能接受,能够更好的服务民众。

利息方面尚有争议

泰中两国的合作方式为:所有地面土建项目由泰方负责,隧道、山洞、搭桥等技术含量高的建设项目由中方承担。运营及采购方面由泰中双方共同承担。

中国向泰国发放贷款,现在就利息方面还有些争议,因政府贷款的利率约2%,而商业贷款利率为约4%,具体最后的利率还在商讨中。建设方面预计将于2019年1月份开始动工,历时36个月,即可交付使用投入运营。

泰日线路人口密集

泰国与日本合作的线路则是“曼谷—大城—素可泰—清迈”线路,途经沿线均为泰国经济发展良好的府县,同时人口密集度高,游客数量高,人均收入也相对较高,可以负担得起与廉价航空票价相当的高铁票价,同时又可以享受沿途的人文自然风景,对商务和游客来说都是高性价比的选择,所以这条线路值得投资高铁建设。

合作属起步阶段

虽然日本高铁技术方面非常成熟,但是与日本的合作还只是起步阶段,预计在今年7月26日的泰日铁路合作工作会议后才能进入勘测设计制图阶段,前期大约需要1年时间。在这之后动工建设还需要约3年,才能交付使用投入运营。

另外还有两条短途商业线路“曼谷—芭提雅—罗勇”和“曼谷—华欣”线路。现有的是1米规格每小时80至100公里的铁路,预计改建成每公里能达到200公里的快速铁路。

政府准备向民营企业开放投标,但必须由泰国本地企业作为主导投标,其中允许有国外企业的投资参与其中。预计将在今年8月底着手起草标书TOR,欢迎中国民营企业参与投资建设。

走出国门第一单 中国拿下俄罗斯项目

6月18日,在中俄投资合作委员会第二次会议框架下,由中国中铁二院工程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参与投标的俄罗斯首条高速铁路的规划设计合同在圣彼得堡正式签署,成为中国高铁走出国门的第一单,也标志着中俄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实践中迈出具有深远意义的一步。

今年3月,俄罗斯铁路公司针对莫斯科至喀山段高铁建设勘测、设计工作发起公开招标。由莫斯科国家运输工程勘测设计所领导、下诺夫哥罗德地铁设计股份公司和中国中铁二院工程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组成的中俄联合体成功中标。

根据规划,从莫斯科到喀山段的高铁全长770公里,跨越俄罗斯7个联邦主体,覆盖2500万人以上,全程计划设立15个车站。铁路最高设计时速400公里,轨距为1520毫米,项目规划在2018年世界杯之前完工。

年半将完成勘测设计

俄罗斯铁路公司副总裁米沙林表示:“签署的合同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标志着合作进入到实质阶段。我们将在短短一年半的时间内完成勘测设计工作,为开工建设做好准备。”

俄罗斯外交与国防政策委员会主席卢基扬诺夫表示,合同的签署无疑为中俄务实合作注入新动力,技术层面的深入交流更能体现两国的高度互信。

中铁二院海外经营部副部长邬利敏表示,该项目是中国高铁走出国门的第一个项目,是中国标准的输出。“过去我们谈到铁路合作,大家总会想到车辆贸易、铁道建设。而今天我们签署的项目,是出口中国技术并实施中国铁路设计标准。”

共建高速通道 横贯欧亚大陆

莫斯科至喀山段高铁是北京至莫斯科高铁运输线的一部分,这一区段的高铁建设对打通欧亚高速运输通道有着长远的意义,亦能推动中俄双方运输物流产业发展,带动沿途制造业、能源等多领域的交流互动,有利于实现互利共赢。

俄罗斯铁路公司交通经济管理部主任卡梅诺布罗茨基表示,目前俄铁在货运方面与欧洲和亚洲国家都有着密切的联系,尤其是在俄中边境地区计划建成多条线路。对于西伯利亚大铁路重修项目,俄铁热切期盼中国合作伙伴的加入,共同搭建横贯欧亚大陆的高速通道。

制定远东开发战略

建成连接欧亚大陆的重要交通枢纽是俄罗斯国家战略目标之一。远东、西伯利亚和贝加尔湖这些地区对于俄未来命运至关重要,为此,俄政府近年来抓紧制定远东开发战略。目前,中俄边境多省州正就建设跨境高铁调研,有望将中国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与俄“超前发展区”开发计划相对接。

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所长李永全指出,莫斯科至喀山段高铁建成后将成为基建领域的样板工程,其合作经验有助于联通欧亚的铁路大动脉和通往中亚的高铁建设项目。

俄中双边企业家理事会俄方主席季姆琴科表示,莫斯科—喀山高铁项目将为远东地区打造一个新的货运枢纽,对俄中两国未来发展意义重大。

 

败给日本4原因

中国著名财经专栏作家梁海明详细评析中国高铁为何在泰国败给日本。他说,泰国首条高铁之所以决定采用日本新干线系统,如抛开政治因素不论,以技术、经济因素讨论的话,也有4个原因。

1.中国高铁的声誉,还达不到泰国的高要求

不少国人对泰国的印象可能更多集中于泰国菜、泰式按摩、旅游,但实际上泰国的制造业实力也很雄厚,其电子产品在东盟国家的受欢迎程度,仅低于日本,而高于中国,甚至有“东盟的德国”美誉。在这种“技术崇拜”的心理下,加上,日本新干线系统标榜有50年的安全运营经验,促使泰国更倾向于日本的产品和技术。

2.日本给泰国高铁提供更加便宜的贷款利率

台湾媒体《商业周刊》报道称日本提供的贷款利率不到2%,而其他国家的贷款利率普遍高于2%,在逾100亿美元的高铁项目中,利率即使相差0.5个百分点,都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另外,由于中国高铁此前提出的预算,和其他国家的预算相差无几,成本未如外界想象中的低,因此日本最终以价低质高获胜。

3.中国的核心技术优势目前仍不明显

中国高铁技术最初师法日本新干线系统、法国阿尔斯通和德国西门子等,如今中国高铁的核心技术虽已从“中国制造”转变为“中国创造”,但在不少外国政府看来,中国的这些核心技术可能是“改良版”,且只有不到10年历史,相对“年轻”,相比日法德高铁动辄数十年的历史,外国政府也相信中国人常说的“嘴上无毛,办事不牢”这句话。

4.中国高铁“走出去”尚不能在商言商

笔者此前曾建议,在“一带一路”背景之下,中国企业“走出去”期间,应该大大方方、直截了当地告诉投资所在国的政府、民众,中国的企业过来投资,就是在商言商,合法经营、追求盈利。然而中国企业,包括我们引以为傲的高铁,“走出去”总是背负为国争光、输出技术、输出产能等包袱,容易患得患失,不但被“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质疑背后动机,也常遭沿线国家利用中国的顾虑提出各种不合理要求,一旦要求得不到满足就另作他选。

 

虽然中国在争取泰国高铁项目败给日本新干线,但泰国的快铁计划很可能落入中国手里。泰国交通部长巴金将军近日接受媒体访问时说,泰国目前仍有多个铁道项目准备兴建,从曼谷至清迈的高铁项目只是其一。

泰国交通部长巴金透露曼谷至清迈高铁最终落在日本手里的来龙去脉。他说,中国与泰国合作的是“曼谷—廊开—寮国—中国”线路,与中国的铁路建设合作从上个政府班子起就已经确定合作意向,新政府执政以来一直按部就班进行着。

他说,一开始泰国也想做成每小时200公里至300公里的高铁。但是一方面因为中国虽然国内的高速铁路能够达到每小时300多公里,但是输出境外的技术,最高曾做到过的是每小时160公里,经过泰国政府的一再要求,最后确定为每小时180公里的双轨标准制铁路。

沿线居民难负担高票价

再者,这条线路沿线都是泰国相对比较贫困落后的地区,途经府县的居民收入也相对较低,而寮国也是比较贫困的国家,如果建高铁,因成本会高出数倍,票价势必会较高,沿线居民很难负担得起,造成无法充分利用这个高成本投入的项目。不如用较少的投资建双轨铁路,每小时180公里也比现今的每小时50公里要快上三倍多,票价也能接受,能够更好的服务民众。

利息方面尚有争议

泰中两国的合作方式为:所有地面土建项目由泰方负责,隧道、山洞、搭桥等技术含量高的建设项目由中方承担。运营及采购方面由泰中双方共同承担。

中国向泰国发放贷款,现在就利息方面还有些争议,因政府贷款的利率约2%,而商业贷款利率为约4%,具体最后的利率还在商讨中。建设方面预计将于2019年1月份开始动工,历时36个月,即可交付使用投入运营。

泰日线路人口密集

泰国与日本合作的线路则是“曼谷—大城—素可泰—清迈”线路,途经沿线均为泰国经济发展良好的府县,同时人口密集度高,游客数量高,人均收入也相对较高,可以负担得起与廉价航空票价相当的高铁票价,同时又可以享受沿途的人文自然风景,对商务和游客来说都是高性价比的选择,所以这条线路值得投资高铁建设。

合作属起步阶段

虽然日本高铁技术方面非常成熟,但是与日本的合作还只是起步阶段,预计在今年7月26日的泰日铁路合作工作会议后才能进入勘测设计制图阶段,前期大约需要1年时间。在这之后动工建设还需要约3年,才能交付使用投入运营。

另外还有两条短途商业线路“曼谷—芭提雅—罗勇”和“曼谷—华欣”线路。现有的是1米规格每小时80至100公里的铁路,预计改建成每公里能达到200公里的快速铁路。

政府准备向民营企业开放投标,但必须由泰国本地企业作为主导投标,其中允许有国外企业的投资参与其中。预计将在今年8月底着手起草标书TOR,欢迎中国民营企业参与投资建设。

走出国门第一单 中国拿下俄罗斯项目

6月18日,在中俄投资合作委员会第二次会议框架下,由中国中铁二院工程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参与投标的俄罗斯首条高速铁路的规划设计合同在圣彼得堡正式签署,成为中国高铁走出国门的第一单,也标志着中俄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实践中迈出具有深远意义的一步。

今年3月,俄罗斯铁路公司针对莫斯科至喀山段高铁建设勘测、设计工作发起公开招标。由莫斯科国家运输工程勘测设计所领导、下诺夫哥罗德地铁设计股份公司和中国中铁二院工程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组成的中俄联合体成功中标。

根据规划,从莫斯科到喀山段的高铁全长770公里,跨越俄罗斯7个联邦主体,覆盖2500万人以上,全程计划设立15个车站。铁路最高设计时速400公里,轨距为1520毫米,项目规划在2018年世界杯之前完工。

年半将完成勘测设计

俄罗斯铁路公司副总裁米沙林表示:“签署的合同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标志着合作进入到实质阶段。我们将在短短一年半的时间内完成勘测设计工作,为开工建设做好准备。”

俄罗斯外交与国防政策委员会主席卢基扬诺夫表示,合同的签署无疑为中俄务实合作注入新动力,技术层面的深入交流更能体现两国的高度互信。

中铁二院海外经营部副部长邬利敏表示,该项目是中国高铁走出国门的第一个项目,是中国标准的输出。“过去我们谈到铁路合作,大家总会想到车辆贸易、铁道建设。而今天我们签署的项目,是出口中国技术并实施中国铁路设计标准。”

共建高速通道 横贯欧亚大陆

莫斯科至喀山段高铁是北京至莫斯科高铁运输线的一部分,这一区段的高铁建设对打通欧亚高速运输通道有着长远的意义,亦能推动中俄双方运输物流产业发展,带动沿途制造业、能源等多领域的交流互动,有利于实现互利共赢。

俄罗斯铁路公司交通经济管理部主任卡梅诺布罗茨基表示,目前俄铁在货运方面与欧洲和亚洲国家都有着密切的联系,尤其是在俄中边境地区计划建成多条线路。对于西伯利亚大铁路重修项目,俄铁热切期盼中国合作伙伴的加入,共同搭建横贯欧亚大陆的高速通道。

制定远东开发战略

建成连接欧亚大陆的重要交通枢纽是俄罗斯国家战略目标之一。远东、西伯利亚和贝加尔湖这些地区对于俄未来命运至关重要,为此,俄政府近年来抓紧制定远东开发战略。目前,中俄边境多省州正就建设跨境高铁调研,有望将中国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与俄“超前发展区”开发计划相对接。

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所长李永全指出,莫斯科至喀山段高铁建成后将成为基建领域的样板工程,其合作经验有助于联通欧亚的铁路大动脉和通往中亚的高铁建设项目。

俄中双边企业家理事会俄方主席季姆琴科表示,莫斯科—喀山高铁项目将为远东地区打造一个新的货运枢纽,对俄中两国未来发展意义重大。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