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叹单靠自己生意难做 政府银行不支持机械业

(吉隆坡21日讯)国内机械同业在机器的买卖中,由于代理少了政府和银行的支持,不禁大叹生意难做,甚至只能徒呼“靠自己”!

作为供援工业,围绕在机械同业的相关课题和困难多不胜数,而机器买卖近年来面对多项挑战,例如美元兑换率、银行贷款收缩、政府提供援助不多和全球经济放缓等等。韩国华昌机械(Wacheong)全国代理、Maxeffect董事经理文庆发指出,在一般的机器买卖中,代理们都会将原来售价调高12至15%,以应付银行利息和波动的兑换率。

在韩国,如果一家公司买进一台价值10万令吉的机器,政府提供60%贷款,鼓励同业展开良性竞争,大胆接下更多外国订单。

在新加坡,政府接管代理生意且上门催账,确保没有呆账,并鼓励商家外销产品,多销多利,每2年获扣税。可在我国,政府支援的情况并未出现,业者只能“靠自己”。

一台机器动辄数十万,若无政府及银行支持,中小企业难以负担。

一台机器动辄数十万,若无政府及银行支持,中小企业难以负担。

没钱进货 看生意“飞走”

文庆发指出,在我国,一家代理公司在购入一台价值100万令吉的机械,首先得付6%消费税(6万令吉),并且需在2至2个半月内完成送货。

而且,由于机械交易数额相当大,还得看看这家公司有没有财力可购入机械,或是向银行贷款。

如果贷款遭到拒绝,公司没钱进货,只好眼看生意“飞走”。

代理们为免陷入“动弹不得”的窘境,都会采取观望的态度静看未来市场的变化。

就业无保障 人才频出走

人力与人才短缺也是我国面对的问题。虽然政府和国内许多工艺学院每年都在培育许多英才,只不过毕业后的他们何去何从?

究其原因,政府没为这些应届毕业生提供基本的就业保障,导致部分学无致用,再来的就是远走他乡,另谋出路。文庆发不禁在问:“为什么我国政府年年要向外国进口那么多的机器?政府不知道母机的重要?还是我们没有人才和缺乏开发的资源?”打个比方,Motorola、Hino与Toyo Tyres每年都需要更多的技术人员或技师,但是政府并未为他们提供这些就业机会,所以人才流失。

平白被狮城“捡到宝”

讽刺的是,每年培育不少人才的我国,今天落得必须聘请外来工人(许多来自孟加拉或缅甸)“负责特定领域”上的工作,结果新加坡JEP(宇航技术)“捡到了宝”,人力资源由我国培育,人才却由新加坡本土或海外工厂吸收。英国飞机与汽车零件制造商Senior公司总执行长吉文季星谈起技术人员前景时慨叹,今天熟练的技术人员难寻,在他看来,也许是今天的生活心态和思想改变了人生。

银行“收伞”削弱竞争力

银行拒绝货款,各行各业都会“水浸眼眉”,难以生存。

银行是国家经济推手,没有他们的投入,国家经济自然放缓。美国和欧洲都有各自的问题需要解决,同样地在亚洲,如果不是中国在支撑,恐怕这个区域会更早感受到经济萎靡而带来的冲击。过去30年,厂家求购名牌,确保和稳定出产质素,可是今天“行情不再”了!资源不足进一步削弱了我国的竞争能力。

面对种种不利因素下,许多商家自然转型,在本地设厂的海外公司在免税期满后选择迁厂,区域最大的钢铁公司已在印尼“落脚”,满足了日本汽车制造商的需求。强大的Motorola与Seagate都已经离开我国转移印尼和泰国,而要承受这些恶果不光是今天的政府,包括许多相关行业。

政府“做大不做小”

简单来说,政府、包括中小企业银行能做的“东西太多了”,只是方向有点偏离正轨,结果收效不大。文庆发点出,25年前的我国,工业事业傲视东盟,今天却已被其他成员国迎头赶上。

比方说,普腾汽车多年前与日本三菱汽车合作,30年后的今天依然是他们的臂膀,问题出在那里?

“为什么台湾迅速崛起,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难道我们条件输人?事实上,如果政府能为供援工业提供协助,肯定将为国家带来另一笔可观的收入。”

他表示,同业里头常说,政府做(看)大不做(看)小,如果中小企业银行敢胆贷款,规模肯定慢慢变大。

光靠原油、棕油出口,收入有限。看看先进国家,他们都非常注重工业发展,德国为什么会在欧洲称做老大?日本又在亚洲呼风唤雨,就连台湾也老早转型,从农业转为工业,可见工业的重要。”

罗夫:消费税整体影响还未发酵。

罗夫:消费税整体影响还未发酵。

缺乏科研产品落后

马来西亚五金机械建材总商会会长拿督罗夫说,我国的机械厂主要是缺乏科研,产品不够先进,所以许多领域都需要从外国入口机械,但我国在棕油提炼、橡胶产业方面掌握的科技都很前卫,机械行业也很拿手。

他认为,在这些大马比较熟悉的领域如橡胶和油棕等产业,大马企业应该寻求将这些技术出口到印尼、非洲等和大马拥有相同气候和种植业的国家。

谈到政府应该提供的帮助,罗夫认为政府目前在培育人才、推动中小型企业发展方面都有一定的安排。

罗夫说,其实消费税对整体机械市场的影响还未发酵,或需要等到年营业额低于500万令吉的商家也上缴消费税的3个月结算单后,业者才能明确感受到消费税带来的冲击。

然而马币疲软的影响,确实商家无时无刻都在承受,罗夫提出,因为马币连续多个月都走低,商家们所要从海外进口的零件、配件的价格都会持续往上飙。

针对有业者投诉目前银行收紧贷款进一步冲击业者的生意,罗夫认为只需要业者拥有良好的纪录,银行方面应该不会拒绝。

“当然,他们现在的贷款也没这么宽松,会很谨慎。”

普腾与三菱合作30年仍只是臂膀,问题在哪里?

普腾与三菱合作30年仍只是臂膀,问题在哪里?

机械业变夕阳行业?

30年河东,30年河西,这句老话印证世事变迁。

30年前的各个行业中,满街都是学徒。那个年代的学徒虽然收入不高,但是肯学肯捱,学成“下山”的他们如果能够跻身任何一间,特别是外国公司,即有成就和骄傲一辈子,但是这个旧框框今天已被彻底打破。

半导体、食品、医疗仪器、石油与天然气、宇航技术配件等,近年来在怡保的市场也随年收缩,许多同业纷纷转行,新生代多不再从事这行业。

8岁起接触机械的赖国忠,后来到新加坡学习技艺,2004年回到怡保后开厂,建立自己的品牌,目前是马来西亚联邦制造商(FMM)287名会员之一。

按照赖国忠的观察,目前在新生代偏向信息技术(IT)发展下,这个行业在怡保夕阳西下,尤其那些仍然采用传统手法经营的同业,转型只是时间上问题。

事实上,如果机械发展获得政府支持,肯定大有作为,毕竟大学年年培育不少英才,满腹理论的他们所差就是经验不足。

“山寨”软件削价竞争

赖国忠指出,以怡保为例,同业不多,因此竞争少,现在做生意,经常遇上同行削价。为了生存和生意,不再重质和管理,导致许多“山寨版”大行其道。
“我们在制造过程中使用高达10万令吉的正版软件。用翻版软件生产,成本低,利润也大。在同行削价下,生意越来越难做,有时为了服务兼顾字号,拿回来的生意都是白干的,连蝇头小利都赚不到。”
为了不伤和气以及要生存下去,转型高科技机械发展是唯一出路。

独家报道:汪清吉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