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走回历史的老路?

目前,日本国会围绕《战争法案》议论闹得满城风雨,安倍首相妄图在忙乱中通过有关法案,以便尽速与美国联手用兵控制环球。在野党则希望细致入微地讨论,因为事情非同小可,关系日本国体(从和平大国演变为美式好战之国)及日本人生存之道的天变地异般的改变,怎可避重就轻,草草了之!
半年前,安倍在大选中获压倒性胜利而目中无人,欲加速使日本美国化,“以武力维持世界和平”。其野心已暴露无遗,引起反弹也大,首相官邸前几乎每日有民众示威反对《战争法案》。那时,假如他直接摊牌,不隐藏尖锐的《战争法案》议题而取信于民,不声东击西,拿消费税加税问题转移视线、相信他会吃败仗。日本大多数人反战意识仍强烈,不会苟同黩武主义;又若人人对该法案关心倍增后大选,恐怕安倍也必会兵败如山倒,输掉首相职位。可见,假如大选时有人针对这战争问题多加争议,不让安倍为所欲为,则事态便不像今日这般严重,即反对之声是非常重要的,可惜当时一片寂然,让安倍“轻舟已过万重山”!
不管怎样说,如今自以为是的安倍已把日本推向战争边缘是铁一般的事实。二战前,野心勃勃的黩武主义者磨刀霍霍,加强对亚洲侵略力度时,日本政坛确有过反战之声,较诸今日更强。
媒体也走回历史老路

民政党议员斋藤隆夫曾质疑日中战争,在国会慷慨激昂地抨击:“唯隐藏于圣战美名下,不管国民的牺牲,开口闭口喊国际正义、道义外交、共存共荣、世界和平,排列虚无缥缈的词句,而发生误了国家百年大计之事,则当今政治家死也难逃避罪恶。”之后,军方认为他把日中战争视为侵略战争,否定“圣战”,国会也开除他!
战时的新闻报道,自九一八事变以来更为好战、具煽动性,给军国主义声援打气,把军人所作所为加以绝对化,只赞不弹。同时也大肆反华,日军占领南京,大开杀戒时,《东京朝日新闻》竟写道:“中国无与日大决战的资格,即使大败,原生动物的生存力被粉碎仍存在”,对中国抗日救亡运动极尽嘲笑的能事。
大众娱乐的电影亦然,电影新闻经过严格检阅后,皆报喜不报忧,光对军国歌功颂德不已。文艺方面,战争文学热潮应运而生,描写徐州作战兵士的故事的《大麦与兵队》畅销100万册,作者火野苇平被捧为“兵队作家”、“国民英雄”。
战后70周年将至,日本人没有从血淋淋的历史吸取惨痛教训,历史正在无情地重演,以安倍为首,不懂战争历史的年轻一代执政后,积极修改和平宪法、重整军备,妄图与霸权主义美国联手称霸;而政党保守化亦有以致之,和平挂帅、中道主义的公明党自甘堕落,投靠自民党,使事态恶化。
希望反战星火能燎原
媒体方面,别说《读卖新闻》与《产经新闻》等亲政府报刊为安倍当开路先锋,连《朝日新闻》年轻一代的编辑或论说委员也对安倍有所“理解”,不再强烈反对其右倾政策。日本舆论,几乎清一色保守化,绕回历史老路去了。他们对战时自己扮演军国帮凶的丑恶历史片段也忘得七七八八。
电影界呢?近年战争片《自尊》或《零》叫座不错;小林善典的《战争论》等拥护军国主义的作品热卖一本又一本,数以万计的年轻漫画迷均受洗脑,对受害国的对日批评不以为然,甚至埋怨我们多事,动辄“反日”。
日光东照宫名胜———“三不猴”的猴子,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默不作声,我们人类也像牠们一样,则历史会轻易重演,新军国日本将诞生!我们受害者无法阻止它复辟,责任最大,当然,将来受害最大者,也非我们子孙莫属!
前不久,村山前首相与执政自民党河野前总裁,还有该党前山崎派头头山崎拓等4名政界元老也纷纷出山抨击安倍的战争观,但愿这星星之火能燎原,而非像战前般,很快就熄灭,使现代东条英机———安倍首相等新牌军国枭雄无法得逞。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