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干胶多供出口 朱乾海:厂商被迫进口胶乳



(吉隆坡20日讯)大马是全球手套和避孕套的主要生产国,为何厂商有本土的橡胶不用,反倒要从泰国进口?
朱乾海指出,我国主要生产干胶,但没有生产用以制造手套、避孕套等所需使用的胶乳。

生产胶乳耗时回报低
如此一来,我国那些在全球有排名的手套和避孕套生产商,被逼依赖进口原料。
为何小园主不愿生产胶乳,直接供应给国内的手套和避孕套大厂?
他说:“生产胶乳比生产干胶耗时和麻烦,但两者价格相差不大,换言之,胶乳回报相对低,所以没多少人愿意生产。”
至于出口方面,数据指4月出口的天然胶达4万9059吨,比3月少了1万2108吨(-19.8%),按年则重跌1万5465吨(-24%)。
但这数字比我们4月的总产量高,意即本地消耗不高,而部分出口应是之前月份累积下来的库存。
报告指出,大马标准橡胶(SMR)占总出口91.3%,其中SMR20标准胶占了50.8%。
我国的天然胶主要出口到中国(34.6%)、德国(16.1%)、美国(8.1%)、巴西(4%)、韩国(3.7%)、伊朗(3.5%)、芬兰(3.1%)、葡萄牙(2.6%)和土耳其(2.2%)。
小园主青黄不接
过去胶价有利可图时,小园主动员全家人一起收割,但朱乾海表示,如今已很少小园主有意继续经营。
“整体上,我国橡胶业仍由众多小园主们撑起这片天,但都以老园主居多,新一代不愿接手家族生意下,只好聘请外人(包括外劳)收割,从中赚取蝇头小利。”
截至今年4月,每公顷橡胶园园能生产68.9公斤天然胶,按月大跌27.3%或25.9,但按年有改善13.9%或提高了8.4公斤。
分析天然胶产量大跌,朱乾海认为橡胶小园主发展局(RISDA)难辞其咎:“除了施予免费肥料,橡胶小园主发展局没去了解小园主目前的困境和心态。”
他指该局推广工作做得不足,以致许多小园主并不了解提升产量的方法,例如使用成本不高的催胶剂便是很好的方法。
“可惜很多小园主并不了解或感到混淆。”
虽然成本低,但据朱乾海估计,大概只有4%小园主有在使用催胶剂。
朱乾海分析表示,天然胶产量下跌的其他原因,包括橡胶树龄较老、催胶剂使用者不多、小园主纷纷改种其他品种、天气变化等等因素。
“但树老问题不大,只要树皮仍在,就有胶汁能继续收割,倒是没能好好的使用催胶剂催生胶汁,直接的影响了产量。”
泰越崛起成出口强国
就在我国离橡胶生产国龙头宝座渐远之际,邻国已崛起为橡胶强国。
朱乾海说,泰国和越南吸取了我国的橡胶种修植技术后,天然胶产量得以保持。而且,泰国的产量已远远将我国抛在后面。
与此同时,也有一些国家,开始大量种植橡胶,以减少对进口的依赖及潜在的外汇流失。
朱乾海分享说,中国和印度除了进口天然胶,也在国内开发土地种植橡胶。
“就以中国为例,他们在非洲的喀麦隆种植了几万公顷的橡胶,德国在海外种植橡胶的面积也有2至3万公顷。”
他说,我国一些屋业发展商也开始趋向多元化,近年也向海外发展,包括和缅甸联手种植橡胶。
进出口成品比产量高
我国橡胶产量虽走下坡,但仍算是橡胶强国,令人不解的是,我国进口和出口的橡胶品,竟都比产量高。
报告显示,4月月进口的天然胶达6万9585吨,比3月萎缩8539吨或10.9%,但按年却增加了8814吨或14.5%。从泰国进口的就占了46.1%,其他进口来源包括越南(16.7%)、缅甸(8.6%)和菲律宾(6.7%)。而进口的种类,则有浓缩胶乳(33.5%)和标准胶(32.4%)。
统计局的报告指出,4月份国内消耗的天然胶达3万9909吨,比3月多出1579吨(+4.1%),按年则增加了7.4%。
消耗最多的领域是橡胶手套,共2万9658吨(74.3%),依序是轮胎与内胎(8.1%)和橡胶线(7.6%)。
以上三个领域总消耗量达到3万5947吨(90.1%)。
胶价与轮胎销量挂钩
橡胶价格可用跌跌不休来形容,数据显示,SMR20标准胶自去年1月写下每公斤7.03令吉水平之后,售价一直往下,直至4月下探至5.13令吉每公斤。
如此走势,难怪越来越多小园主不愿继续割胶,依赖胶园而生。
朱乾海指出,橡胶价格下探,也与全球经济有关系,例如约80%橡胶用以制造轮胎和内胎,当各国景气放缓,汽车销售量下跌,轮胎需求量自然大受影响。
截至今年4月,浓缩胶乳每公斤411.33仙,按月下滑8.87仙或2.1%,但是比去年同月减少了63.23仙或13.3%。
SMR20标准胶每月平均价格每公斤500.33仙,和3月相比稍减2.5%或12.6仙,同比则跌13.5%或77.88仙。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