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影游戏:新不如旧

《侏罗纪世界‧Jurassic World》有悬疑,悬疑是:变种恐龙Indominus Rex的基因里面含有什么?最后,他就是被这基因“原主人”打败的。
故事隐含的教训是“新不如旧”,对于一部续集来说,可是有点怪异吧?
的确,看这部电影,反过来想找22年前第一集来看。不是第二集第三集,或这“第四集”,虽然经过22年电影,电脑特技不懂已经几次翻新。最“惊艳”
的始终还是“第一次”。还记得第一次看到满山遍野的长颈龙的孩子似的欢腾,那可是每个孩童的梦想成真呀。可是此部《侏罗纪世界》再见长颈龙,同样的山坡上却是卧尸遍野。男女主角手抚垂死的长颈龙,如果可以给“煽情到”的观众,一定是看过第一集的吧?

话说得重一点:这第四集,是史匹堡假手于人(只担任制片)把第一集观众的童年抹杀了。
当年第一集的电脑科技已经很好了,出现在大银幕的恐龙虽然没有3D,可说诩诩如生。其实“画鬼比画人容易”,没有人见过恐龙,到底做得像不像,只有考古生物学家心知肚明。所以看完这部电影,总是有人问“有没有羽毛?”因为最新的知识是恐龙可能有毛羽的。可电影始终是电影,根据的“历史”是22年前,而不是“侏罗纪新知识”,像不像始终是想象的世界。奇怪的是,我反而觉得最新这部的3D有点“假”,尤其是印度老板亲自驾驶的那架直升机。
没什么道理可说
以故事来说,第一集著名的是谢夫高布隆(我前一回说了,凡是他参演的“灾难片”都好看)饰演的数学家伊恩马康迪博士,所提出的“墨菲定律”、“凡生命寻找出口”贯穿整部电影。人们把恐龙重新“生产”出来,不管是电影还是现实,都是一个出奇的构思。观众也一再通过伊恩马康迪博士的口里,得到一点点生命知识,除了连串的恐龙追与逃刺激场面,有这些“知性”的生命知识,令电影内含更为扎实,也是第一集所以好看的原因。
《侏罗纪世界》就没什么道理可说了,除了“新不如旧”(你看到结尾,大概会明白我指的是什么,连编辑剧也是如此心态)。我们对DNA改造的恐惧,早已不是“新鲜事”,戏里的科学家(华裔演员黄荣亮饰演)拿了一大堆DNA研发成果离开现场,或许下一集(如果有)说的不是“侏罗纪”,而是“莫罗博士岛”的恐龙版本吧?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