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穿新衣的王子

最近,柔佛州两名王子迅速窜红,先是王子暗讽首相纳吉缺席“毫无隐瞒论坛”,引来旅游部长“王室不该干政否则将被痛击”后,摆出“放马过来”的短片,随后再长篇抨击部长不是天堂下凡的神,更直指“如果连王室问政也被如此处置,更何况人民?”
引起更大瞩目的,是二王子在互联网张贴文字图,暗示柔州可在特定情况下退出联邦政府。
两人的举止让国人震撼,并引致许多部长和子民的回应,对这两个王子的言论褒贬不一。
赞的,是王子毫不客气的把政治现状给狠批;贬的,是指在君主立宪制度下,苏丹、王室统治者不能超越政治,包括不参与或干预各州政府的行政权。

政府有错必须谴责
只是,评论发生在眼前的事情,也算干政?发表了之后,首相的缺席依旧是缺席,部长的喧嚣依旧是喧嚣,人民的无助依旧是无助,王室引起的涟漪,也就不过是涟漪而已,如果什么也影响不了,那又何“干”之有?
需知道,统治者在发表言论时,享有很大程度的豁免被控权,而王子是没有的。
如果两名王子在明知其言论是不受保护,依旧敢出言批评,我便诠释为他们的内心是极度不满,才会不吐不快。
两个王子间接或直接把我国的言论自由扩大一步,特别是在保守的马来社会,或许会因此开窍,学习如果执政党有错,就必须谴责,而不是盲目遵从。
统治者有权劝政府
这令人想起,在我国实行消费税不久后,柔佛苏丹依布拉欣殿下便要求州政府或地方政府停止向人民征收消费税。
所谓有其父必有其子,想来王子承继了父亲这一分气魄,直视强权为无物,只为真理发言。
当然,宪法是不可违的,但“干政”的定义是很广泛的,有专家说,只要没有超越发表意见的“动作”,统治者绝对有权对于人民利益为前提而劝告政府。
劝谏,必须言之有物,必须严苛己身,你必须确保自己所骂的东西不会犯在自己身上,那是许多领导选择沉默的原因,而做到这一点的,绝对是一条好汉。
统治者必须获得尊重,你可以不满,但绝对不是妄言批评,至少不该像旅游部长以居高临下的口吻要王子住嘴,然后选择关上眼睛,享受部长的福利,却没尽到部长的职务。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