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失败中的成功

自去年回教党宣称要在国会提出回刑法(私人)草案以来,行动党不断高调“反击”,马华也不断“指责”行动党。后果就在3个补选中看到:马华不断“失败”,行动党却成功的宣传,把责任全盘推给回教党。所以说,今天华人“讨厌”甚至“害怕”回教党和“回刑法”,但却没“拒绝”行动党。
马华虽然不断“攻击”行动党和支持回教党的责任,却不能赢取华人的支持甚至同情。马华的失败不但在这个“回刑法”的“反宣传”上,甚至在其他“课题”上也不断的“被动”。
马华最近的失败和分析:1:补选反映华人尚未回流:加影补选马华失败在陈陈相因的服务牌。候选人坚持要走这个2008和2013年的惨败的策略。峇东埔补选也一样宣传“服务牌”,华人票不回流,马华新领导层走的还是“旧路”,岂能不输?
失去攻击火箭机会

2:被动的“宣传”和“反宣传”:在回刑法课题上,行动党不断“先发制人”,马华却不断“被动”,“被反宣传”。后果是,行动党“无事”,马华却也“无功”。
民政却能在安顺补选对这个课题“发挥”,取得多数华人票的回流。
3:被国阵的1MDB和消费税所牵累。峇东埔和云冰补选时这两个课题已经带来“反效果”,所以马华的表现也被折扣。不过从马华只是着重在服务牌的策略上,这两个课题“掩盖”了“回刑法”。
4:和巫统脱节:马华雪州死气沉沉还抵制巫统。马华的领导层跟巫统“各走各路”。其一理由是马华不满只是被安排2个部长职位。巫统却明显要告知华人社会,华人拒绝马华,马华的代表性必然削弱。
5:失去“攻击”行动党的机会:回刑法其实可以是马华打“翻身战”的良机。可是马华的宣传和反宣传几乎患了“贫血症”:无心无力。所以今天行动党“脱身”,马华也失去了一个反攻的机会。
虽然以上所看到的只是失败角度,马华自2013年以来也有许多“成功”的例子:
加强干训巩固基层
1:党内团结,虽然蔡细历不断“部署”反击,搞离间,廖中莱和魏家祥等都能勇往直前稳住脚阵。他们合作无间。有一位干部元老说:如果魏家祥和廖中莱合作,等到廖任满3届,魏家祥就可以出任6届部长职。反之如果魏家祥现在“打总会长职”。他只有3届部长职。所以说“廖魏”不可能“中”蔡细历的“离间计”。马华多年的斗争才是其“破产”的最重要因素。
2:2015年10月修改党章,交由区会代表决定领导层。减少“金钱政治”和“党争”。预料马华可以在今年10月顺利修改党章。过了这个修改,马华就可以减少“党争”。蔡细历等残余分子不能再来搞“揭竿起义”了。蔡智勇只要不去“策划”“政变”,相信他还有生存的空间。反之他也很可能“被干掉”。
3:不断干训搞基层:马华新领导层做对的是“巩固”党内。几个补选都看到马华基层党员不断回流支持马华国阵,不过马华尚未获取广大华人社会的认同。第14届大选距今不远,马华的“准备”还只是“党内团结”,似乎是“成事不足”。马华要打翻身战,还要加几十倍努力。
4:马华企业不断上轨。马华之前的领导层对于“生意”更有兴趣,所以“做了”许多大单买卖。现在的领导层却把这些亿计的生意交给“专业人士”包括前央行副行长等打理,这是正确的举动。
国阵正在“面试”下个大选候选人,马华也在努力“施工中”,问题是华人社会还是“接受”行动党拒绝马华。廖中莱魏家祥等是否能够就这样“坦荡荡”的面对?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