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局把脉:内忧外患摇撼令吉‧杨名万

美联储本周终于释放出比较明确的调息讯息,指今年若紧缩货币,调息步伐会很缓慢,逐步推上。
这消息令令吉汇率本周显著回升,取得自5月初以来最大升幅。
这看起来蛮积极的消息,却在财政部副部长拿督阿末马斯兰本周三透露的消息所抵消。
他说,国家银行列出了三个导致令吉汇率过去一年下跌的关键因素,其中一项是敦马哈迪医生对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攻击。

他这么一说,就等于告诉大家,除了诸如上述美国因素外,令吉汇率这么久以来的下跌趋势,还有其他国内因素是不在政府控制范围内。
低汇率没刺激经济
令吉汇率下跌对我国冲击大,本栏上周才提到政府高官所谓的低汇率有助刺激经济是不正确的。
当时本栏也列举4月出口贸易和各商品出口数字证明,很多时候,汇率下跌,出口量不但没有受到刺激增加,反而大幅度下跌。
出口价任人宰割
在每单位价值和出口量同时都显著下跌情况,反映了不是汇率下跌因素吸引购兴,反之,却是在市场需求低落情况下,导致每单位价格和出口双双遭买方压抑中下跌。
因此,政府高官所谓的汇率下跌有助刺激出口是不确实的。
国家银行前副总裁丹斯里林西彦博士也认同,他本周初嗤之以鼻的说,经济专家说的“令吉汇率下跌有助刺激出口”,都是“废话”。
他列举石油出口为例,指汇率偏低完全无法促进出口,理由很简单,石油价格不由我们决定。
同样的,其他原产品诸如液化天然气、棕油等都一样,我们都是任人宰割。
制造业诸如电子电器制造业也一样,价钱是由跨国集团操纵,因此,同样不会因为汇率偏低,而令价格相对便宜,使到所谓的“竞争力”加强。
资金外逃外资却步
汇率偏低,对出口商而言,虽然可以从汇率兑换中取得更多令吉,但是,趋跌汇率会促成国内资金外逃,外资却步,对我国经济会造成伤害。
外需导向工业放缓
副财长说了国人都很想知道的令吉汇率跌跌不休导因,国行列出的因素有三;一是美联储的利率决策不定,影响汇率变动。
令吉汇率本周大力回弹,就是因为美联储已经有了政策方向,升息趋势循序渐进,不会大幅度变动。
二则是商品价格,尤其是石油价格大跌,这除了会影响经济,也会令联邦政府财务受到打击,令吉汇率受到牵制不足为奇。
不安政府实际财况
最后是副财长点到为止的提到他之前说过的,敦马哈迪攻击首相纳吉造成负面冲击。
敦马的攻击会造成重大冲击,表面上看来,是因为担心政治不稳定,实际上,更重要的还是他攻击的背后主因,特别是他针对得最剧烈的一马公司(1MDB)420亿令吉庞大负债。
由于缺乏透明度,投资者对这事件深度和政府实际财务状况感到不安,这才是令吉汇率大跌的第三个关键原因。
除了本栏上周直接重点讨论的4月出口外,4月工业生产指数同样反映,偏低汇率无助振兴出口领域。
今年4月工业生产增长率已从3月的7.2%,进一步放缓至仅4%,其中主要是因为制造业从6.3%放缓至4.1%,再进一步延伸下去,出口导向制造业从7.8%显著放缓至4.1%是主因。
从国内一马公司负债到联邦政府财务状况,从正在下降的出口趋势到放缓中的制造业,内忧外患正是我们当前处境。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