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人管理‧投诉无门 贫民区苦上加苦


(双溪比力19日讯)双溪比力斯里万茂1花园后面的贫民屋区民生问题多,6户低收入家庭入住形同弃婴;面对种种民生问题投诉无门,得到的援助也非常有限。
据了解,这些廉价民宅建于2008年大选前,行政管理归雪州政府乡村及区域发展部;属于贫困房屋计划。(Program Rumah Perihatin Orang Miskin,简称PPRT)以上房子的价位介于2万至2万5000令吉,拥有2房或3房一厅一房一室,建设面积大约560平方米左右,土地拥有权和房屋归政府,受惠人士搬走就得转让给其他贫苦家庭居住,不得转租他人或转售。
房屋有电流和自来水供,惟住户必须自行承担相关费用,但无需缴交租金和土地税。不过,自房屋建好和移交给合格申请家庭后,州政府乡村及区域发展部再也没有跟进有关居民的后续问题。

该贫民区的后方就是水闸,和雪邦河近在咫尺,有关水闸由自动系统管控,涨潮时就会自动关闸。如果正好是涨潮碰到豪雨,加上沟渠阻塞、渠道不够深、杂草丛生和堆满垃圾等不利因素;雨水无法及时排出,这些贫民屋就会面对水淹窘境。
筑高门槛也没用 居民最怕雨水淹水
在这里长时间居住的贫户分别为1华裔、印裔和巫裔各3户人家;另外1户马来住家多数时间都是无人,屋主隔好几个月会回来,其中1户巫裔家庭是老父和智障残缺女儿。
居民之一威加恩说,建筑商建屋时,没有垫高地面直接在地上动工,只用了1个多月便把房屋建好。
他说,房屋分两排,前面4间,后排3间,他的家在后排,地势比前排较低。
由于该地段地形属于低洼,只要下起豪雨及雨势较大时;后排的住屋就遭殃。
“水淹入屋的情况,一年要发生好几次。只要听到下雨声,我们就提心吊胆。”
他说,逢雨必灾的情况自入住后频频发生,他和邻居向当局反映了好多次,也听取劝告自费把大门门槛与围栏筑高阻止雨水流入;也只是治标不治本。
没部门愿负责
威加恩说,消防局曾来过勘察情况,告知是附近水闸没有开闸造成,他很遗憾没有一个部门愿意负全责,大多时候得到的答案是不属于其部门掌管,像足球被踢来踢去,求助无门。
他透露该贫民区的基本设施也没有得到相应的管理。该地区没有路灯,入夜时便漆黑一片。
他不否认,地方代议士、村委会在关键时刻有提供象征性的人道支援,但是并没有彻底解决贫困人家面对的民生问题。
张联成:建议县土地局管辖
《南洋商报》记者就此事询问雪邦市议员张联成,他表示非常了解和同情这几户人家的困境和烦恼;可是因为该贫民区不属于市议会管理,不能像其他花园区享有市议会提供的基设便利和服务。
他说,他很想帮助解决水患问题,但是碍于个人力量有限以及管辖权限;只能在权限范围内尽力帮忙,包括清理垃圾、清洗沟渠和贯通没有出口的排水道。
“我曾向村长反映贫民的问题,希望把该区纳入县土地局的管辖范围;这样市议会就可以名正言顺接管这个地区和提供相应的服务和基础设施。惟村长回应此举史无前例不知是否可行。”
他表示一旦转交市议会,有关贫民就得每年缴交门牌税,实在是有心无力。
记者就张联成的建议,询问住户是否愿意支付门牌税以享有市议会提供的基建服务和便利,以便水患问题得到解决并改善家居环境卫生。
居民们,包刮威加恩原则上赞同这项建议,可是必须把相关条件、情况和要求谈妥后才执行。
没余钱付额外开销———吴亚品
我们是唯一的华裔人家,住着婆孙4人,我80岁,最小的外孙16岁已辍学打工,只有18岁外孙女尚在求学。
家里的负担落在20余岁的大孙打工支持,生活捉襟见肘,没有多余的钱应付额外开销。虽然很希望付点钱改善居家环境,可是就是负担不起。
盼改善生活素质——莎茜卡拉
我嫁来夫家2年,这2年发生无数次的水患。
只要费用不是太高,我们愿意支付一点钱;希望获得当局关注,改善生活素质。
会考虑缴门牌税———哈末阿里
如果费用合理又负担得起,我会考虑支付这笔费用;也只是在没有增加其他税务情况下,缴付门牌税而已。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