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觉现象:美食家的圣人

正如任何其他伟大的宗教信仰,基督信仰源远流长,所及之处又是那么地广阔,它一定也不可能单纯,不可能由始至终对任何事情都保持一贯的态度。上回说到新约圣经,里头呈现出来的耶稣似乎对饮食没有太多忌讳;然而,这形象正如他的教义,总是有待诠释,不同的人有不同看法。几年前我曾介绍过一种天主教内流传甚广的观念,将贪吃视为“七宗罪”之一,认为人对美食美酒的追求无非源于身体感官的需要。而沉迷于身体物质,只会使人远离天国,进而堕落至无法自拔的地步。既然如此,为什么过去的两篇文章,我又说天主教徒比较可以接受食物带来的快感呢?
这正是宗教内部多元的表现,也是同一个信仰受到不同文化影响的结果。简单地讲,仇视身体的这一路人继承了古代近东苦修传统,在那个传统里头,有不少伟大的先知鄙弃肉体,以不眠不食等种种匪夷所思的方式折磨自己,好追求灵性上的纯净(还记得耶稣在旷野中受试探的故事吗?那是当时灵性导师的必须经历)。
这个传统沿袭至今,成为基督信仰内的潜流,历史上每当教会变得过分世俗,就会有人站出来举起古圣的旗帜,号召大家过回那种“圣洁”的生活,例如天主教修院制度之祖圣本笃与后来的圣方济。
发现荣耀与慈悲

可是除此之外,却还有另一路人不止不讨厌美食,反而还歌颂它享受它,觉得美食美酒都是天主赐给人类的好东西,我们应该在享用它们的过程里头发现神的荣耀与慈悲。比如说圣福图内特斯(Venantius Fortunatus),这位当过主教的中世纪大诗人在还未被正式祝圣的时候就已经很受推崇了,许多人(尤其一般百姓)都不管教廷有没有追封他当圣人,自己硬在民间“普选”,称其为圣,尤其视之为“爱吃者的主保圣人”。为什么?因为他实在是太喜欢吃了。
对吃充满感恩
看他留下的书信与日记,几乎他每到一个地方作客,都要提到人家给他吃什么,而且总是感恩。例如:“你用美丽的言语满足我,用好吃的东西滋养我。但我必须请求你的恩准,让我停下来好好控制一下自己,因为我的肚子里已经装满了牛肉。”
又如:“碟子上盛载的美食满到盘缘,它们在桌上堆积成一座小山。旁边还有些盘子就像油水构成的小河,里头是香鱼泅泳。……我还尝到了一般被人称为‘桃子’的甜美水果。
食物无穷,我也吃个不停。很快地,我的胃就已经胀到像一个快要临盆的妇女,使我不得不佩服这种器官的弹性。”
享用食物应愉悦
一个有名的圣人都这么爱吃,当然鼓舞人心,特别是对修院外的世俗百姓而言。以圣福图内特斯为代表的这一条路线并不只是求量,他们还特别讲究品质,食物的品质以及进食过程的品质。在他们看来,每一样食物每一道菜肴的准备都值得用心,因为那都是上天的恩赐;所以享用它们的时候也应该是愉悦的,否则就是对不起天主的大爱了。
这种态度也是有由来的。有些学者便认为那是古代高卢地区及日尔曼地区泛灵论的影响;万物有灵,故万物皆值得重视,皆值得称美。
天主教在西欧传播开来之后,一方面是受到了那些“野蛮”
地带的传统渗透;可另一方面,它的修院又成了保存古罗马文明的堡垒。我们都知道要不是有修院图书馆,很多希腊人罗马人的书籍文献就不会留存至今。但是我们往往怱略了这些修院其实还替我们继承了罗马人的另一项伟大遗产———葡萄酒。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