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杯:用葡萄酒绘画

你喝过斯洛文尼亚的葡萄酒没有?没有?不奇怪,相信有人连斯洛文尼亚在哪里也不知道。
不过,意大利葡萄酒狂迷粉丝不会对斯洛文尼亚感觉陌生,因为在意大利流行法国小橡木桶之前,当地酿酒师用的主要是体积较大的斯洛文尼亚橡木桶。在皮埃蒙特(Piedmont)的巴罗洛(Barolo)和Barbaresco,两种不同的酒桶成为了传统派和摩登派的分界线。
酿酒不在技巧
位于斯洛文尼亚Brda的Movia酒庄,历史近200年,坐拥的葡萄园,有一部分跨越国界,落入意大利斯洛文尼亚的Collio范围。这个奇景,说明了斯洛文尼亚剧变的历史。

Ales Kristancic是第八代传人,意大利Veneto酿酒学院毕业,Petrus及Domaine de la Romanee-Conti实习。吸收了两大葡萄酒王国的酿酒精萃,他却没有打算盲目照板煮碗,因为他明白到要酿出最好的葡萄酒,关键不在技巧,而是能否如实反映葡萄园的风土。世上没有两块特性相同的葡萄园,所以每一款葡萄酒都应该有不同的酿造方法。
喝到Movia的新作Sivi Grigio Ambra,感觉与每次接触Ales的葡萄酒一样深刻,其“比生命更广”(Larger than life)的性格,烙印在酒液之中。
与其说他是酿酒师,倒不如形容他为用葡萄酒绘画的画家。他的每一幅画,展现出一个不同的斯洛文尼亚故事。这一趟,他选择了琥珀色绘画。
酝酿18个月
Sivi Grigio即是Pinot Grigio,Ambra是琥珀色,因为这酒比一般Pinot Grigio白酒的颜色深得多,几乎是浅橙色。
Pinot Grigio的果皮带点灰色,Friuli-Venezia Giulia一直有浸皮酿成“橙酒”的传统,但色泽不如粉红酒浪漫,果皮又带粗糙口感,没有流行起来。
Ales的Sivi Grigio Ambra,尝试在葡萄成熟时只采摘5%,低温浸皮10天取色,其余晚收,连同酵母渣灌进法国小橡木桶酝酿18个月,增加果味和糖分。
一如他的其他作品,不加硫磺或任何防腐剂,纯天然酿造,散发着杏、合桃以至蜂蜜气息,鲜爽平衡。这一幅画,绘出斯洛文尼亚的生动活泼。
好介绍:味道平衡可喜
旧世界酿酒师口说看不起新世界葡萄酒,心里不知有多羡慕对方。旧世界存在着太多规限,稍越雷池便不能附合地区监管,需要列入九反的Table wine级别。
Xavier Vignon是法国新人类,懒理什么规限,那管调合不同地区,以至不同年份的原酒,唯一目标只是要好喝。
Lili就是他以女儿命名的新作,是采用Rhone Valley南部长相思(Sauvignon Blanc)酿成的白酒。对,是南Rhone的Sauvignon Blanc。新鲜吧?
思维离经叛道,味道却出奇地平衡可喜,温暖气候降低了葡萄酸度,也没有我最讨厌的猫尿味,轻盈清新,最适合初夏野餐。

你知道嗎?
意斯意思
你可能会觉得奇怪,为什么意大利人会采用斯洛文尼亚的橡木桶酿酒呢?其实斯洛文尼亚只在意大利旁边,西接Friuli-Venezia Giulia,远古时代被罗马帝国统治,又先后成为奥匈帝国及法国的属土,独立后成为南斯拉夫一部分。
1990年进行全民公投,八成八投票人士赞成独立,经历10天不流血战争,斯洛文尼亚最终在1992年宣布独立。
斯洛文尼亚曾经是意大利一部分,现在斯洛文尼亚接壤意大利的地区叫Brda,意思跟Friuli-Venezia Giulia的Collio相同,解作“山”。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