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到关中走一趟

罗汉洲先生在6月4日《南洋商报》言论版《还是统考的问题》一文中对关中参加统考问题的观点,笔者无法认同,特此作出回应。
其一、他认为只有教育部才能批准关中参加统考。但实际上,统考是董教总独中工委会所举办,不是教育部的公共考试,试问要教育部如何允许关中学生参与统考?若果真如此,在统考证书上签名者,应该是教育总监,不是董总和教总主席了。
其二,罗先生认为有人把教育部“知道”关中要报考统考解读为“批准”。其实,隆中华独中、董总主席叶新田、关中和彭亨董联会已各别致函给教育部,通知关中将采用独中统考课程和报考统考,而教育部也个别回函明确表示“知悉”有关来函的内容。诚如笔者所言,统考不是教育部举办的考试,因此,教育部也只能“点到为止”。最终还是要华社用本身的智慧来解决关中的问题。
华社为独中找出路

数十年来,独中教育风风雨雨一路走来,靠的不是教育部的“恩赐”,而是华社主动为独中发展寻找出路,因此,就有了轰轰烈烈的独中复兴运动,造就了今天的独中成就。如今,教育部没有采取行动禁止或阻止关中学生报考统考,那我们还在犹豫什么?学问大,不会令人害怕,但如果一个华教领导人做事唯唯诺诺,屈服于当局的权威,这才真的令人害怕。
其三,罗先生认为马华的两位内阁部长应向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确认关中能否参加统考一事。其实,民政党全国副主席刘华才已在去年10月“代劳”此事。刘博士在其去年11月6日的文告中表示,民政党主席马袖强于10月17日内阁会议上,向副首相汇报关中生要报考统考事宜,而教育总监也于10月23日致函叶新田,表示知悉关中生要报考统考一事,因此,刘博士认为关中报考统考争议应就此停止。既然如此,罗先生又何苦要马华的内阁部长再作重复同样的工作,浪费时间和精力?
实地了解关中办学
其四,罗先生认为让关中考统考,若被罚款坐牢,后果谁负?实际上,董总本身在2006年6月出版《1996年教育法令问答录》时,说明教育法令一旦严格执行,董教总必须停办统考,否则就算犯法,违法者最高刑罚是罚款一万,坐牢一年或两者兼施。如此严峻的教育法令在1996年通过时,当时的董教总领导人都没有想过坐牢罚款的问题,而今天的董总主席难道就如此不堪一击?
其五,罗先生认为7州18名代表缺席董总去年12月7日讨论可否让关中考统考的会议(其实是特大),并认定他们也认为关中不是独中,因此不敢出席会议,免得承担后果。这究竟是罗先生凭空想象,还是有证据说明此事?罗先生应实事求是,勿为他人套罪名而误导读者。
最后,笔者衷心希望对关心关中的人士,如果不曾踏进关中半步,就请到关中走一趟,实地了解关中的办学吧!关中上下的每一位成员,都可以堂堂正正,毫不保留地让大家了解关中的一切,因为在他们心中,只有一个愿望,就是让彭亨的华裔子弟有机会接受独中教育。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