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过关无望‧建制议员离席 香港政改法案被否决

(香港18日综合电)香港立法会星期四中午就“修改香港特区行政长官产生办法”议案(简称“政改方案”)进行表决,大批建制派议员眼见无法获得三分之二票数通过,结果集体离席,政改方案最终遭否决。
特首普选沿用旧法
香港立法会有70名议员,立法会主席曾钰成未参与投票。在69名可以投票的议员中,建制派的32人突然离席,仅有8人留下投了赞成票,泛民议员28票反对,主席曾钰成弃权,政改方案遭压倒性票数否决,这标志2017年特首普选将沿用2012年1200人选举委员会选举的办法。
立法会对决议案的审议辩论从17日下午1时开始,到今天中午大约12时25分结束,不足24小时。

在没有议员要求发言、港府“政改3人组”作最后陈述之后,立法会主席曾钰成12时27分宣布将在5分钟后响钟表决。
不过,在表决钟响起前最后一分钟,大批建制派议员突然集体离席。有泛民议员高叫要点与会人数是否够法定人数,惟遭其他泛民议员制止,说不必点算,马上表决。
民建联议员谭耀宗在议案被否决后澄清,建制派议员在表决前离开议事厅,只是希望会议不够法定人数,可休会15分钟点人数,让身体不适、正赶回来开会的议员刘皇发都能一齐投票。
但因期间沟通出现问题,令部分建制派议员都留在议事厅内,造成足够法定人数,让投票能够继续,最终政改方案被否决,而大部分建制派议员都没有投票的局面。但这说法遭香港媒体普遍嗤之以鼻。
泛民议员恐遭“票债票偿”
香港立法会今午否决政改方案,大批支持及反对政改的人士在场外观看表决直播,当立法会宣布政改遭否决后,约400名支持者即大力挥动撑政改的标语牌,激动地高呼“票债票债”,指反对政改方案的议员于明年的立法会选举将要付出代价。
此外,一批身穿号码衣的支持者高举灰伞,以表失望,又守在立法会示威区最外围,维持秩序。
百多名反对政改人士则振臂欢呼,拍手欢迎,高呼“我要真普选”,并走至支持阵营前挥动黄伞及标语,他们其后陆续离开示威区,走至大台前聚集,有人于台上宣读出就政改表决投赞成票的议员的名称,称他们才要“票债票偿”。双方情绪高昂,各自大声播放歌曲,现场有数十名警员在场戒备,以防冲突出现。
所谓的“票债票偿”,是2010年成立的一个香港政治团体,一批年轻人不满泛民议员违背对选民承诺,通过2012年政改方案,并决定参选2011年区议会选举及2012年立法会选举,喊出“票债票偿”的口号,准备教训泛民议员。
在本次的2017年政改方案投票中,有建制派称若政改被否决,呼吁选民要让泛民议员“票债票偿”,在即将举行的区议会和立法会选举,让“违背民意”的泛民议员落选。
在无线电视近日的民调中,针对有关“票债票偿”的问题,一向认为要通过方案的人,如一向支持的立法会议员选举否决方案,75%受访者表示下次不会再投票支持他;认为要否决方案的人,就有81%表明会“票债票偿”。
梁振英:极度失望 香港社会恐被撕裂
香港特首梁振英直言对政改方案被否决感到极度失望,认为投反对票的议员煞停了香港的民主进程。
梁振英在政改方案遭否决后,联同政改3人组,即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律政司司长袁国强及政制事务局局长谭志源举行记者会。
对于建制派议员临表决前突然拉队离场,并没有投票,以致议案遭大批数否决,梁振英只说,42名建制派议员一直十分稳定清晰、毫不动摇支持政改,强调他们的立场坚定不移,是值得肯定的。
被问到政改方案遭否决后,他会否不寻求连任,他只说,在推动政改的工作时,并没有个人考虑。
另一方面,自政改方案被否决后,有建制派及泛民议员均担心,香港社会于“后政改”未来会更为撕裂。
工联会议员黄国健直言担心社会变得更撕裂,泛民与特区政府的关系会进一步恶化,对政府施政、民生和经济发展都会转坏。
民主党主席刘慧卿也预计社会将持续分裂,行政立法关系可能会变得更差,但认为是由特区政府造成。
彭定康:民主不死
末代港督彭定康相信,即使政改方案被否决,香港民主也不会走入死结,他有信心香港终有一天有民主。
他在英国接受《苹果日报》专访时说:“因为,要在法治下维持开放经济,是不可能没有政治后果的。香港作为一个自由城巿,具备多元化的软件硬件,却只欠选举自己政府的能力,你认为最终会长此下去吗?当然不会。”
被册封终身贵族、现任国会上议员的彭定康,对因政改造成的两极分化局面,不认为是英国人的责任,“我认为北京要负责;或者,香港有些政治领袖要负责,而非如他们经常坚称英国要负责。”
一人一句
不影响中港关系-香港区全国人大代表●谭惠珠
政改方案被否决,对中央和香港关系完全没影响,中央会继续坚持“一国两制”,落实基本法,我亦对香港未来的态度积极。
股市仍保持平稳-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
立法会否决政改方案,股市仍保持平稳,我不认为否决政改会影响投资者情绪,港交所在政改无任何立场。
意料中无输无赢-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
否决政改是意料之内,“无输亦无赢”,不应该因而沾沾自喜。我们真正争取的是公民提名及废除功能组别,而非纯粹否决政改。
要真选择真普选-公民党立法会议员●梁家杰
政改方案被否决是香港人向中央发出清楚讯息,“我们要真选择真普选”。否决方案不是民主运动终结,是新一波民主运动开展,促请中央及特区政府重启政改。
中国网民谈香港政改“雇小丑演员也没用”
香港政改方案被否决,中国大陆网民批评激烈:泉歌1963:雇那么多小丑演员,也没甚么用呵,少干这种事吧!
果蔬总动员:不知足,我连选村长的权利都没有!
戈尔巴樵夫:早晚香港玩的跟台湾一样,天天玩来玩去。
紫萝兰时尚:不要恐吓,倾听大多数港人的声音!
生死斋主人nmtlhwx:看过一些报道,觉得泛民政客幼稚得近乎白痴。他们谁认为今年否决明年就能重启,重启的时候“8.31”决议就作废了,另外否决之后,中央为了拉拢反对派,会给香港让利更多,哈哈做梦去吧。香港普选不是中央不给港人,是反对派不给港人,既然给也不要,那就玩去吧。

一分钟看懂政改始末
香港因政改争议发动的“占中”(占领中环)运动已结束逾半年,香港立法会星期四表决政改议案,如预期地遭到否决。香港政改究竟有什么争议,否决后,香港未来要如何走?
问:香港政改,改了什么?
答: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于2014年8月31日通过对香港政改的决定(俗称831决议),重点是同意香港于2017年行政长官由一人一票选出,但候选人须依照基本法由提名委员会先行产生。
问:提名委员会如何产生?
答:“提名委员会”按照选出香港特首的“选举委员会”组成,人数为1200人,由“四大界别”按比例组成,分别是工商金融、专业、劳工宗教及政界。
问:政改方案为何引起争议?
答:因提委会成员是由“四大界别”选出,有许多为公司和法人代表,易因在中国内地生意受北京压力改变投票行为,泛民派认为提委会提名过程可能出现“筛选”,排斥泛民派代表,或提出不具民意代表性的候选人。
问:香港政府对政改的态度?
答:香港特区政府的态度与北京一致,强调“831决议”符合基本法,满足港人对普选的要求。政改争议期间,香港官员多次公开呼吁泛民及香港民众支持政改方案。
问:政改方案如何投票?
答:香港立法会有70席议员,包括主席曾钰成,及建制派42席、泛民派27席。由于政改方案需要全体议员的三分之二同意才能通过,若席次超过三分之一的泛民派议员全数反对,则政改方案不会通过。
问:政改方案投票结果?
答:立法会17日下午开始审议议案,到18日中午表决议案,37名议员出席(含主席),8票赞成,28票反对,主席未投票。此案未获得三分之二支持,遭否决。
问:政改方案没有通过,会怎么样?
答:香港行政长官(特首)梁振英曾说,如果政改方案被否决,港府没有其他取代方案,不会再做政改工作,将专注与经济民生工作。
政改表决前,中国国家副主席李源潮和港澳办主任王光亚也表示,中国对通过政改方案有信心,不会作无原则的让步。代表政改方案若遭到否决,北京也不会让步,不会再对这份政改方案有任何修改。
但部分人士担忧,双方在政改方案的僵持可能造成内部撕裂,短期经济、政治会受到波动。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