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医志:给父母的赞歌



“嗨,如果你今天听到关于霍斯特示威游行和自杀式袭击的新闻,不要惊恐。我们很安全。”我相信爸妈肯定从未想像过有天会收到女儿这么一条短讯。
我生长在一个普通的传统华人家庭。古往今来,看到自己的孩子取得成就,成为医生、律师或工程师,是大部分华人父母的梦想。父母以我成为一名医生、拥有一份收入稳定又能为社会作出贡献的好工作而感到自豪。我遵循每个步骤———医学院、实习、专科项目、被委派到农村地区,然后接受分科培训。但不知从何时起,我偏离了正路。

母亲试图劝阻
还记得一年前的某天,当我正与家人一起吃饭时,我接了一通电话。
45分钟后,我回来宣布已被MSF取录了。母亲问我MSF是什么,我告诉她那是无国界医生的法文名字简称,她还以为我在开玩笑。
直到她意识到那不是玩笑时,她开始担心起来,并试图劝阻我。她提出显而易见的理由,例如“你为什么要去冒生命危险?”到一些完全不相干的理由,例如“你再也不能穿漂亮的工作裙了!”但行动上一次都没有阻止我。
然后,我被获派第一个救援任务———塞拉利昂。
带着家人和挚友的祝福,我第一次去到了非洲,但几个月间,伊波拉疫情肆虐塞拉利昂,并成为一个国际议题。父母可能之前不知道什么是伊波拉,现在却看着关于伊波拉和塞拉利昂的新闻报道,担心着身处当地的女儿。
当我平安回家时,他们松了一口气。但两个月后,我前往阿富汗执行另一个救援任务。这次离别,对我来说变得更容易,但我不确定对于他们而言是否如此。
对很多人来说,阿富汗是个危险的地方,枪击、爆炸与绑架事件很普遍。这是真的,但也不完全是真的。在混乱的局面当中,这里有一种生活的平静,是人们未必看见的。
忽视美好一面
对我来说,阿富汗人是朋友、同事,会边喝茶边教你普什图语、和你一同大笑、帮你把鞋子拿去市集修补、知道你收集磁铁并为你带来一枚阿富汗国旗胸针,还会不断邀请你去他们家作客。他们亲切而友好地欢迎一个陌生人来到自己的土地来,而这些都是我向家人分享的事情。爆炸和枪击事件──是的,他们并存着,但若你让自己的观感被个别的暴力行为蒙上阴影,你最终会忽视了人类美好的一面。
中国向来有句话:“养儿一百岁,常忧九十九”。我感到很抱歉,本该是我照顾父母的黄金晚年,现在他们反过来还得担心已经长大成人的女儿;伊波拉、塞拉利昂,以及在霍斯特的爆炸及枪击事件。谁知道接下来会是什么呢。
我想深深感谢我的父母。我可能没有成为你们心中应有的样子,但谢谢你们让我尝试成为一个值得你们骄傲的女儿。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