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犹未尽:我们的无知与愚昧‧李慧易

即使这段话已经成了老梗,但仍是要说,既是狄更斯的《双城记》里头的一番话,“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我们拥有一切,我们也一无所有,我们一路走向地狱,却也一路走向天堂。”
这个年代人人都是将自己消融在某种定律中,当中我们认为要平等自由、又要有某种的普世价值,当觉得不顺心不顺利的时候就认为要脱离现况才可以找到自己、找到自由。因为我们看不惯自己为何出生在一个拥有族群政策的国家、我们认为自己一直在一个不公不义中生活着、我们面对国家的货币比油价还急速下滑而感到慌张,因此,我们失望的时候必需找到情感的出口,甚至也用了各种理由和行动来找寻情绪的出口。
别人都错需要改变
于是,我们自我设定了一个自以为是的“普世价值”,而这个价值中就是非黑即白,就如讨厌一个政党就得要被选择另一个政党来反扑回去,以为这样的举动就可以改变一切,哪怕只是好比三岁小孩还幼稚,这都是为了自己的无能、无知、赌气来遮丑。

难道以为歌颂赞扬某一种特权就能够提升自身以来的“卑微”身分,抑或是为了即可改变一个腐败的政权而可带来光明的前景,而去作出种种对抗却乏力的举动,换来的只有一次比一次被出卖的惨剧,却又不敢正视自己的愚昧与无知。
我们是否有对自己的种种行为需要丝毫的反省?一直认为活着需要改变都是別人,错的都是別人,但我们自己是否又有在改变,还是一直在担心被某种权力吞噬,而自己却创造不出一种存在的价值而感到惊慌,哪怕只能用“最动荡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来安抚自己心中的恐惧,而祈求不会继续变更无知及愚昧。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