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邹的狼来了

《狼来了》的寓言故事,大家都听过,牧童因为一再的大喊狼来了,让山下的居民疲于奔命,最终当狼真正的出现时,已没有人愿意再相信牧童的叫喊,而让羊群送入狼口中。
在华教的争论中,叶邹当权派一再的透过网路媒体指责,挑战派是消灭华教的狼,其论述多指挑战派当权后将会出卖华教、让60所独中变成改制中学、为了让统考获得政府承认而修改独中课纲等。其手法跟牧童是一样的,不需要证据,只要绘声绘影的,就能挑起一群草根,拿着棍棒拳头就冲上了华教山岗上来保护说谎的牧童。
在华教山岗上第一次演出狼来了的故事是叶邹直指挑战派深夜搬走重要文件和销毁抗议教育大蓝图的签名资料,当晚牧童把草根叫来华教山岗,直指董总潘棠莲女士的轿车里藏有文件,当时当权派坚持要打开轿车查有关文件。
相互请令阻止开会

但事件发展到第二天下午,当挑战派直指有关文件是叶邹过去烂用董总经费的帐册时,邹寿汉的态度卻出现180度的转变,坚持不让挑战派打开轿车公开文件。事后在警官的见证下该轿车内的文件才公开在媒体面前,事后也将有关文件提交到警局报案。
第二次狼来了的演出是6月14日的董总中委会议,这是法官指示叶新田一定要召开的会议,过去两派都不承认对方召开的会议是合法的,也一直不断的申请庭令来阻止对方开会,这一次的中委会在法官谕令下,叶新田不得不开。检见过去支持叶派的各州董联会,都表示只有合法的中委会才会出席,其中以登嘉楼州董联会是通过州董联会会议议决的共识最为鲜明,但14日登州董联会的代表做了最坏的示范,选择不出席“合法”的中委会。
彭亨州代表卢宇庭说有更重要的事无法出席,在这纷扰多时的华教问题,关系到全国华社教育发展的节骨眼上,竟然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忙,看来华教的问题,在卢氏的眼中是那么微不足道。
华教分裂无法弥补
邹寿汉向媒体说各州代表要不要出席轮不到他说了算。那就真的不知道是有意还是巧合,当权派的中委就只有邹氏一人出席,最后邹氏对外宣布流会。看来这场“合法”的中委会,当权派是有计划性的让它流会,那当初最早透过司法把对方告上庭的叶邹,原来在司法判决和指示下召开的“合法”中委会,也是叶邹狼来了挑动草根的谎言。
14日当天,当权派的纠察人员在阻扰出席者和董总工作人员,所造成的推撞,有人请邹寿汉叫他的纠察人员退后,邹氏卻对媒体说,这些纠察人员不是他叫来的与他无关,但是卻在事后与他无关的纠察人员在加影的翡翠大酒楼席开三桌,开心的慰劳,一点也看不出受到撞击而引发出现的脑震荡。
寓言故事的牧童一再的说谎最后自食其果,但叶邹一再用谎言来挑起华教基层草根的分裂,以种下难以弥补的分裂,就算赢了面子,也早已输了分裂的里子,华教不用等到真正的狼来,华教队伍早已分崩离析。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