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张桌面:无木可栖息

早休时,有学生捧着小鸟来见我。小鸟只能张开眼睛无助的对我们看。
它并没有意愿想要离开学生的小手。怎么啦?学生说,在七里香树下检获的。
原来如此。去年初当我们的玻璃天桥建好,也有过好几只小鸟不识玻璃是障碍,急速中撞上去,掉落地面,昏死过去。
飞鸟撞玻璃

有一次,一只比鸽子还要大的灰色鸟儿也一样撞板,一时间瘫痪在地面。
校工三美慈悲,捧来给我们看。奇怪,过了数十分钟,小鸟真的苏醒了。它挣扎着飞离三美的掌心,弯弯曲曲的飞了一阵子,就遁入圣诞树丛。我们还在纳闷,突然天空俯冲下来三只黑色乌鸦,想要进入圣诞树丛攻击灰鸟。那气势真像黑帮的厮杀。我们用扫把将乌鸦赶走,它们竟敢不离开,在树顶盘旋一会儿,退而栖息在二楼的栏杆上,密切注意圣诞树丛匿藏的灰鸟。
我们的学校位处大山脚镇曾经风华万千的闹市,门前就是宽敞笔直的大道。不过,我们的后院却是相对的比前门寂静得多。校园外本来是一个老木屋区,凌乱的住了数十户人家。更远的地方就是著名的大山脚地标,一座俯瞰我们的墨绿大山。
巨树是鸟的庄园
发展的脚步急促的来到了校门口。
前一年,发展商大兴土木,局部木屋被迁移了,我们的校园就开始出现在地面爬走的四脚蛇。它们沿着沟渠钻进校园,懒洋洋的在红砖地面散步。学生见惯葫芦不稀奇,居然没有人尖叫,或者追杀。大家相安无事。有学生甚至对我说,这一只不是那一只,这一只头上有红点。
我一直密切留意,建屋子的空地上那两棵巨大的的榕树会不会被保留下来。老榕树至少有数十年的历史,四周也有其他矮灌木丛。很不幸的,一个假期内,校园外机械声及嘈杂的人声混杂,两株老榕树在刹那间轰然被放倒了。
巨树是鸟儿的庄园,也同时是蛇鼠匿藏的地方。大树放倒以后,真的,我们的校园除了出现大蜥蜴之外,偶尔也会发现青蛇在厕所旁边的七里香树丫上。有几次,它们误打误撞,竟然溜进课室。青蛇体型细又扁。只要有缝就会钻进去,真是防不胜防。幸好,收拾几只以后,就再也没有入侵者了。
不管是飞鸟还是爬虫,在现代社会里已经被人类逼到边沿,走投无路了。
世界就是这样,此消彼长。在我们年轻的时候,10年都没有一个发展,到处都是树荫覆盖,成为飞鸟走兽的家。它们面对的最大危机,就是我们这样的江湖好汉,成日拿着弹弓,四处狩猎,射杀树上黄鹂或者斑鸠。河水清澈见底,水蛭伸长身躯,我们捞起来,以椰叶梗将它体内体外翻开,再在火上面烤。
现在的鸟儿,甚至爬虫,幸福多了。它们都不再是孩子们的游戏目标。
孩子们心中只有一个挂碍,电脑内种的菜要浇水,池塘的鸭子要喂食才有收获。天呀,虚幻与真实对调,世界变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