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问多答‧连消带打 1MDB反击马哈迪

(吉隆坡16日讯)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屡受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炮轰,今天连消带打的大作反击,引经据典的逐点反攻马哈迪。

1MDB今早连发两份文告,针对马哈迪最近在部落格或公开场合所作的指责,以一问多答的方式,详细回应。

第一份文告主要是侧重在该公司的国內营运情况,第二份的重点则是跨国营运情况。

1MDB首份文告

1.敦马哈迪声称出现“登嘉楼投资局款项遭骑劫”及“登嘉楼因此退出,以免油田遭遇风险。”

●没有骑劫登嘉楼款项的问题。

●联邦政府和登嘉楼州政府于2009年针对双方如何各自为登嘉楼投资局提供资金进行了多次讨论,涉及多项选择。

●最后,联邦政府的贡献包括担保由登嘉楼投资局发行的50亿令吉回教债券。此事发生在2009年5月29日,早在登嘉楼投资局归中央接管之前。

●随后,登嘉楼州政府决定退出登嘉楼投资局,促成投资局于2009年7月中央化。

2.敦马哈迪声称,由政府担保的50亿令吉回教债券,“没有证据显示,有这方面的内阁报告,尽管数额不寻常的庞大,也不见寻求内阁通过”。

●与敦马哈迪所言相反,内阁准备了关于这个事件的内阁报告,并获得内阁通过,符合标准做法,也是所有政府担保的应当做法。

●此外,政府是项担保并非所谓的“预算外支出”,反之是中央政府明确及受承认的责任,而中央政府最终也成了1MDB的100%股东。

3.敦马哈迪声称“高盛受托筹募债券”及“高盛将获得5亿令吉佣金”。

●这项言论的整个大前提完全不对,因为回教债券是由大马银行安排,而非高盛。

●大马银行全面负责回教债券的发行(即承担为1MDB提供50亿令吉的风险),因而赚取应有的任何佣金。

指马哈迪夸大贷款利息

4.敦马哈迪声称“政府的借贷……通常只附带3%或更低的利息。不过1MDB的贷款利息近乎达到7%。”

●在2009年5月29日(50亿令吉回教债券发行日期),政府债券的殖利率为2.82%(3年期滿)、3.56%(5年)及4.27%(10年)。明显的,每增加一年,殖利率也较高。这是一个事实,可通过查阅国家银行的相关网站。

●由1MDB发行为期30年的回教债券,与为期10年的政府债券比较,相等于迟了三倍的时间,也是当时为期最长的债券。

●1MDB以100面值下,约88的折扣价发行,这对固定收益工具而言是普遍现象。折扣代表对回教债券投资者的额外收益。当这种折价再加上债券的利息5.75%后,债券的殖利率约为6.15%,并不是敦马哈迪误指的7%。

●根据上述逻辑性的分析,1MDB通过其6.15%殖利率的回教债券取得为期30年的融资。

相比之下,为期10年的政府债券,殖利率为4.27%。在期限差异之下,可作为固定收益市场任何准绳下的好成果。

5.敦马哈迪声称,“所有的420亿令吉借贷……不过420亿令吉借贷的利息,肯定达到每年30亿令吉。”

●敦马哈迪引述的数据是不确实的。更为明确的是,1MDB的420亿令吉贷款,截至2014年3月31日的利息成本为24亿令吉,比敦马哈迪所言的大幅低了20%。

6.敦马哈迪声称“……所有人都认识阿南达克里斯南必须提供20亿令吉供还利息。”

●1MDB的确通过丹绒(Tanjong PLC)子公司安排借贷20亿令吉,供摊还由国内一个集团所提供的20亿令吉贷款。不是敦马哈迪所说的,用来还利息。

●至于为何丹绒为1MDB安排融资,我们可参考1MDB志期2014年3月31日财务报表第170页中的41(iii)(h)段。

●该段落指出“公司(1MDB)的子公司Powertek投资控股(PIH)于2014年8月7日,与丹绒达致认购协议,丹绒同意认购PIH高达20亿令吉的股权,若发生一些事故……其收益将完全作为PIH在向马来亚投资银行及兴业投资银行取得的55亿令吉贷款便利下的付款或预付款项。

●从这里来看,明显的,丹绒有责任认购PIH的20亿令吉股权,有关收益作为摊还贷款便利用途。

●遗憾的,诚如之前所作的解释,1MDB因为受到机密协议所约束,无法进一步详述20亿令吉的股权投资,为何各造最终将20亿令吉视为一笔贷款。我们相信,上述所提供的实情,足以澄清此事。

7.敦马哈迪声称,关于1MDB购买独立发电厂,为何“1MDB不等到执照期满,是一个谜”。

●值得注意的是,1MDB购买13家综合发电能力近5500兆瓦(MW)的不同发电厂。

●上述购买交易跟敦马哈迪所言相反,只有两家发电厂短期“执照期满”,即发电量440兆瓦的Powertek在2016年1月,云顶杉原(KLPP)发电厂在2016年2月。

●KLPP发电厂的“执照”过后获得延长10年,因此已证明是1MDB所购买的良好资产。

●此外,1MDB正在等待能源委员会延长440兆瓦Powertek发电厂执照的决定。

8.敦马哈迪声称,关于敦拉萨路的地段,“政府以3亿2000万令吉的价格出售给1MDB”。“邻近的地段售价每平方英尺7000令吉。”。

“1MDB至少应该支付每平方英尺3000至4000令吉。”

●值得注意的,1MDB最终将由大马政府100%拥有。

●因此,任何供1MDB的土地转让,及之后土地价格上涨的利益,最终是100%归大马政府。

●参考敦马哈迪所引述的数据,他再次出错。事实上,1MDB支付2亿3000万令吉购买有关地段,非3亿2000万令吉。

●1MDB是主要开发商,有责任资助有关地段的基础建设和策略性资产。在合同义务上,1MDB在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TRX)的基础建设成本,为每平方英尺1500令吉。这为土地购买人带来直接的利益,及作为价格支付的其中一部分。

9.敦马哈迪声称,关于1MDB的资产,“没有解释如何为这些资产估值。”

●1MDB的财务报表,清楚提供资产估价的基础。况且,也由专业估价师进行独立的估价,这是无条件通过1MDB账目的(超过一家)稽查师所要求的。

1MDB次份文告

1.敦马哈迪声称“Petro Saudi无需拿出1分钱”就能参与联营。。

●Petro Saudi通过其子公司,拥有包括在土库曼斯坦和阿根廷油田开采权,总值27亿美元的资产。

Petro Saudi将有关资产出售给其另一家名为“JV Co”的子公司;在交易之时,100%由Petro Saudi拥有的JV Co,是为了与1MDB进行联营而成立的。

●作为27亿美元资产转移的反馈,JV Co需要支付PetroSaudi7亿美元。这是资产转移所继承的负债,既无贷款,也无需付还什么。

●2009年9月29日,1MDB执行和Petro Saudi达致的联营合约。独立评估结果显示,1MDB贡献10亿美元现金,来取得JV Co的40%股权,PetroSaudi股权则剩下60%。

1MDB注入的是现金,而PetroSaudi的分额则为价值27亿美元的资产。

●联营合约中有提到,1MDB注进的10亿美元,7亿将用来偿还资产转移至JV Co的费用,其余3亿美元则继续留在JV Co內。在对独立审查满意后,根据联营合约,1MDB缴付7亿美元给Petro Saudi的一家子公司,且获得JV Co的40%法定股权,而后者当时市值为27亿美元。

•Accordingly,Petro Saudi had full rights to the USD700 million paid by 1MDB and these funds were for Petro Saudi to use,at its discretion.

●根据合约,Petro Saudi全权拥有1MDB所支付的7亿美元,能随意使用。

2.敦马哈迪声称,“突然有1MDB缴付的3亿美元,被转为Murabahah回教债券”,他也进一步指“我们不懂它在哪里?”

●和Petro Saudi之间的联营在2010年3月终止,其中Petro Saudi将掌握100%股权,而1MDB总值10亿美元的资产则被转换为JV Co所发放的回教债券,而PetroSaudi作为全权拥有者,则是债券的担保人。

●1MDB之后也进一步投资购买更多JV Co的债券,分别是5亿美元和3.3亿美元。

●总括来说,1MDB在终止联营后,在这家由PetroSaudi掌控100%股份的公司内,投资了18亿3000万美元。

●在2012年6月,所有18亿3000万美元的投资已经还清,而这些投资被转为PetroSaudi石油服务有限公司的股份,价值为22亿2000万美元。

●2012年9月,1MDB以23亿1800万美元价格出售在PetroSaudi石油服务有限公司的股份,并取得在开曼的基金单位,有关基金是被香港基金管理公司Bridge Partner所管理。

1MDB是通过其子公司Brazen Sky,全权拥有这些基金,并由新加坡瑞意银行托管。

●总括来说,1MDB在Petro Saudi投资18亿3000万美元,而最后取得23亿1800万美元的基金单位,获利4亿8800万美元。

●有关数据能够依据1MDB2010年至2014年的财务报告做比对。

阿鲁甘达否认说过“看到现金”

3.敦马哈迪说“阿鲁甘达说,他看到现金在那儿,首相说钱在那儿。没有把钱带回来,是因为国行会问很多问题。但是国行必须取得部长的批准才能批准或是不批准有关交易。而部长现在是1MDB实权领导人。那取得国行批准又有何难?”

●不论敦马哈迪作出如何强烈的指控,事实上阿鲁甘达从来没有说“看到现金”。根据记录,他是说“看到了账目”(seen the statements),而他指的是基金单位的拥有权和赎回。

●敦马哈迪在部落格重复张贴财政部原先的回应,但是选择漠视财政部进行的更正和阿鲁甘达在2015年6月10日的澄清。

●1MDB传达给财政部的消息,造成一些误解,导致原先的国会答复需要被改正。这是事关公共记录,而1MDB也已经承认此事。

●作为公司总裁,阿鲁甘达对误解将负上全责,且将确保和其他利益相关者有更好的交流。

此外,根据财政部的澄清,已经落实适当的方案来避免往后重蹈覆辙。

●我们必须质疑为何在澄清和有人负责后,敦马哈迪重复他早前的声明?

●针对敦马哈迪对国行的指控,事实上,国行正对1MDB展开调查。适当的做法应该是等待调查的结果,而不是在公共平台分享一些不完全真实的信息来引起质疑。

4.敦马哈迪声称,“1MDB和首相并没有证据证实从开曼群岛拿来的钱的存在。钱是在新加坡还是10亿美元已经消失了?”

●第二道问题的答案,已清楚显示,从2012年9月,1MDB通过其在开曼群岛注册基金的子公司Brazen Sky基金单位,在截至2015年3月31日,拥有23亿1800万美元。这个基金单位,通过瑞士银行新加坡分行的瑞意银行监管。这是自2012年以来的实况。

●这笔23亿1800万令吉美元的基金单位,不曾受过质疑,这个价值也出现在志期2014年3月31日财务报表。财务报表提供关于公司资产的真实及公允价值。

●实际上,首批12亿2000万美元的基金单位于2014年取得现金兑现,现金收益用于支付跟批给Aabar能源业务有关的终止选项、营运资金及利息,而且这方面的事项已在公司的公开财务账目上有所概述。

●至于剩下的11亿美元基金单位,也诚如1MDB之前公布的,已经赎回。所有的赎回“证明文件”将提供给1MDB的稽查师及合法当局。

●尽管已经一再公开澄清,敦马哈迪选择重复提出同样的问题。我们必须质疑为何他重复提到“10亿美元已经消失”,而实际上,有关资金已经获得解释及稽查。

●此外,敦马哈迪被引述这么说:“420亿令吉已经消失”。他现在则说“10亿美元已经消失”。一直在变化的数字令人费解,引起了这种千变万化的要求后面动机的疑问。

5.敦马哈迪声称:“没有证明文件的言论,我们视为相当的没有意义。我们需要所有1MDB的投资及付款证明。不过没有证据显示接受(原文如此)收购发电厂及购买吉隆坡的政府地和槟城的私人地。除非出示签名的证明文件,不只是总执行长或首相的言论。我们假定1MDB所借的钱已经消失。”

●有关1MDB所有资产的“证明文件”,包括基金单位及其他财务资产,已经提呈给公司的稽查师。这些文件使到公司的账目获得稽查师无条件的通过。

●此外,“证明文件”也已经提呈给合法当局即总审计司及国家银行,我们相信当局将谨慎的检视所有文件。

●欣慰的,大马拥有“除非证明有罪否则清白”法治。正当的程序需要由合法当局先展开调查,确认实情及依据采取行动。

●首相已多次表明,一旦证明有不当之处,将采取行动。

1MDB完全支持这点,也因此在由合法当局展开的调查中提供充分的合作。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