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诗人展张玮栩特辑2:刚好

刚好

来到一个年纪
没有后空翻的能力
也不再有迎娶世仇女儿的企图
只是想要一种刚好
在非黑也不白的世界中
披一身最恰如其分的灰色斗篷

平行世界中
走在梧桐树下
可以听到干燥的蝉叫
让人发痒的多色毛毛虫不再落下
阳光缓缓
适时投注在戴礼帽的脸上

站着荡秋千
变幻节奏
微微屈膝
却没有到
对神下跪的边缘

一切都不过分
爱情咬起来是长到季节中旬的芦笋
或豆苗
一切都在调配好的犬儒中温煮
连沸点也是水银的对半再对半
生气也不过一杯温牛奶

刚好
就要这种刚好
安静美好
撕裂不成章
只是偶尔
一瞥艳红跑车闪过
会偷偷希望
童年时没有练习劈腿的事
不会被任何人记住
包括刚好
那么一个自己

寻找失物

在单行道白杨树下绕圈
十五分钟以后
佩戴红袖巾的老太太
终于踱步前来

找什么呢

那几次模糊的恋爱之后
遗忘的华尔兹步伐
放弃的马鞍形斜挂帆布肩包
昂贵的皮鞭
早夭的小说构想
磨损的讽刺句
失去的
自我

我们亲吻过每一个人

男的女的
长发的短发的
搽口红的不喷香水的
像俄罗斯轮盘
我们亲吻过
有人把舌头探入
有人把腰肢摸透
也有人清醒地单独走路回家

而我们终究亲吻过每一个人

没有人

盛大的飨宴之后
有人躺在临时沙发上睡着
有人搀扶陌生的臂膀
有人喝着最后剩下的香槟
有人错拿别人的包裹
盗刷了一次爱情

但就是没有人
没有人留下真心
没有人
穿透另一双真挚的眼睛
没有人有权纪录
以为会看见
完全不记得

浅薄

偶尔会睡得很浅
总是充满情绪
猫的
咖啡滴在白衬衫上的
一件脱线裙子的
以及做爱后动物感伤的

才察觉
那不是我要的
浓烈的浅薄。

分头行事

我们分头行事
搭两条路线的公车出门
划两组朋友圈
一个看早场一个看午夜场电影
分两个纪念日度过
甚至连难得的旅行也分开出发和离去
并穿不同亮度的蓝色毛衣上班
长假中你跟着背后有重大投资的舞曲摇摆
我随着无伴奏钢琴流淌

重大节日
我们当然一起
相爱相知相惜
知道彼此的过敏原
这样可以确保必要时下毒的时机
也同时是相互的紧急联络人
笑声在合适的时间点重叠
就这样
一生
没有人看得穿端倪
没有人说穿秘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