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电视上动口

古代的希腊人罗马人,许多人专攻雄辩、演讲等“技艺”。市井小商小贩鼓弹簧之舌,吹嘘商品不能缺乏演说技巧、辩诡雄辩之术,有些富人要买头牛或贵重的货物,也托能言善辩的朋友或傍友出面去和商贩过招杀价。至于政客,绝不能缺少此技此术此艺。

自汉武帝黜罢百家,独尊儒术之后。在华人眼中,能言善道的苏秦、张仪就成为巧言令色之徒,是卖二手车、保险、直销之徒,绝非忠厚老实木纳谦恭,可信可靠的君子。

橘逾淮而枳。华人到了马来西亚,除了承继了木纳口拙的文化遗产,三语教育加上能讲多种方言的戕害,十把刀没一把利,没有一种语言或方言流利,枉论精通。有者半桶水,有者几滴水,全部倒进一个桶也凑不足一桶,语言的表达能力就更差了。马大生辩倒清华生,在澳门国际华语辩论再次夺冠,是经过特别训练,才有此成就。未经特殊训练者,相对其他地区华人,我们因词汇的贫乏,抑制思考能力,削弱表达能力。

马来同胞辩才滔滔

看看我们老一辈的政客,演讲也好,辩论也好,执政党中,出众者稀少。林良实“好像有深厚的儒家涵养”—话到唇边留半句—吞吞吐吐也。林敬益则深具市井好汉本色—“人不是人,鬼不是鬼”,娱乐性很高。

若让他们两人辩论,介乎喜剧、闹剧之间。至于后来的老翁和老蔡,两人皆能言善道,可前者咬文嚼字,若跟巴刹华语亦已流利的老蔡辩论,后者只要听得懂前者所抛的书包是什么,可不一定会逊色。

反对党方面,更早的陈志勤没听过他讲,林吉祥嘴利舌快,快利的是他的英语。新一代的如潘俭伟,也是英语精彩过华语。母语运用自如口才出众是倪可敏等人,实为可喜现象,惜乎数量太少。

总体而言,马来同胞较注重语言的表达,许多马来人自幼庭训,即为练习演讲辩论。看看他们无论男女,特别是政府各部门公仆,同僚同事,总有讲不完说不尽的话,恁他们窗前人龙多长,他们总是淊淊不绝也好,窃窃私语也好,表达沟通能力超长又超强。

请上电视辩明真相

说到政客,更是利害啦,看看土权主席依布拉欣阿里那把嘴和那条反黑为白颠是为非的舌头,以及其他政客的要慷慨激昂就挥拳捶胸,要悲悯土著就含泪哽咽,毋须部长级人马,只要巫统区会代表,就七情十足上脸,舌头伸缩自如。

因此,我们暂且相信警察总长英明判断正确,“毫无隐瞒”论坛,若不听其命令或指示,首相坚持赴会,必要生乱。国内局势虽然已沦落到理性对话也会失控,但看来人民全不担心或忧心,反而非常期待,全无老态宝刀更不老的敦马,有机会同正当盛年的首相,来个公平的君子动口摇舌的唇枪舌战一番,以释国人疑虑。虽然首相已断然拒绝,但土著的依布拉欣阿里建议二相上电视把真相越辩越明,仍是全民的期待。王对王针锋相对,即可澄清是非,全民又可一睹二公的出众辩才,让全民一睹,马来精英的口才和古希腊罗马的雄辩家,谁较利害?

在这国本动摇的关键时刻,大音希声不行,沉默也不是金—市场不能接受,经济伊于胡底?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